台學者:讓租屋黑市見光明 無殼蝸牛安居才有希望(下)

+

A

-

為照顧身處低薪環境下的年輕人,台灣政府推出了“單身青年及婚育家庭”的擴大租金補貼政策,并計画于2019年9月上路,盼能減輕其租屋壓力。

此立意良善的租金補貼政策是否真的能幫助到無殼蝸居的租屋族?台灣租屋市場存在有什么問題,為什么被稱之為“黑市”?而長期以來針對弱勢者的租金補貼,為何總被詬病“看得到,吃不到”?執政者要怎么做才能真正照顧到無殼租屋族?台灣長期关注民眾安居課題的房地產學者張金鶚將為《多維新聞》讀者揭開台灣租屋市場的重重黑幕,并提出對租屋黑市改革的可行解方。本訪談分為上下兩篇,此為下篇。

台學者:讓租屋黑市見光明 無殼蝸牛安居才有希望(上)

台灣政治大學地政學系特聘教授張金鶚認為,近30年來台灣的住宅政策,僅有少數20%,擁有二殼以上家戶才是贏家,而60%的“一殼蝸牛”無法換屋改善環,以及另外20%的“無殼蝸牛”居住缺乏保障,都是輸家,也造成社會貧富差距的嚴重問題。 (張金鶚教授臉書)

多維:為減輕低薪無殼蝸牛的租屋負擔,“讓年輕人過好一點”,民進黨政府推出了“單身青年及婚育家庭”租金補貼政策,該政策也將于2019年9月2日正式上路。這放寬補貼資格,擴大補貼范圍對象的租金補貼政策能否達成執政者設定的政策目標,幫助到單身低薪的年輕人或婚育家庭?

張金鶚:我其實不鼓勵身份上的限制,比如說“青年”等等,而是只要是“弱勢者、無住屋”就該获得補助,收入所得才是核心,而弱勢可進一步區分為兩類,一類是社會弱勢,一類是經濟弱勢。

租金補貼是相對有效率的住宅政策工具,只是預算要如何重新調整、配置的問題,但這些都都需要長遠的規划。我最擔心的就是“什么事情都扯到政治”,而所謂“政治”就是選票考量,而非真正考慮到弱勢者或旨在解決問題。

租金補貼對于改善不婚不育的問題效果有限,這方面我認為選舉考量滿多的,因為租金補貼不能夠是今年有,明年沒有,只是臨時性的措施,而沒有長期的財源預算在背后支撑。

多維:在租屋政策上,政府能夠運用什么“紅蘿卜”和“大棒”來解決租屋黑市的沉屙,讓長期隱身地下的房東現身?

張金鶚:我認為在政策上還是得改變租屋市場的環境,讓住宅政策不是以購屋為主,健全租屋市場,且健全租屋市場不需要花錢,只需要政府大力查稅,或甚至特赦逃漏稅,我都認為沒有問題,否則任何補貼都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解決不了真正的問題。

改善租屋黑市的胡蘿卜方面,我建議可以考慮給房東來個“大特赦”,就是讓過去長年以來的租金逃漏稅部分能一筆勾銷,否則房東都不肯浮出水面;在大棒方面,就是要靠政府積極去查稅,對此当然有一些小房東就會反彈,但我們可以“抓大放小”,從大戶開始著手,例如先針對3戶到5戶以上的職業房東,并搭配鼓勵房客檢舉的“吹哨者條款”,結合胡蘿卜與大棒,我認為租屋市場不可能不透明化,只是政府要不要做,但政府看起來并沒有想要去正視這個問題。

民進黨政府所推出的“單身青年及婚育家庭”租金補貼政策,從該政策鎖定的“營銷對象”以及政策出台的時機點,民進黨政府所欲爭取的不外乎是青年選票的支持,著眼于2020年政權保衛戰的斧鑿痕跡相当顯而易見。然而,這“看得到,吃不到”,為期只有一年的政策煙花,恐怕只會讓更多青年租屋族大失所望。(台灣行政院長苏貞昌臉書)

多維:面對租屋市場的失靈,缺乏公平與效率問題,政府如何扮演積極角色來導正和健全租屋市場?

張金鶚:
政府資源如何重新配置​​才是关鍵,租屋市場如何透明才是核心。在有限的資源配置下,政府應把購屋補貼的錢重新分配一半到租金補貼來,如果要讓租金補貼的效率更高一點,或許可以讓有點違規,但基本上不至危險的弱勢者租屋能获補助。這些都需要細致化來盤整,不過前提都是政府必须把租屋市場的資訊掌握清楚。如果政府連租屋黑市的透明化都做不到,任何租屋政策都是無濟于事。

要如何讓租屋市場既有足夠的數量,也能提高品質?社會有很多觀念要教育,包括“買房子不見得賺得了錢”,“租房子住的舒服比賺錢還重要”等等。

舉例而言,國外因為租屋市場相對健全,所以民眾相對願意租房子而不是買房子。現在台灣的問題就出自于租屋市場不健全,所以民眾想買房子,如果買賣房子又有利可圖的話,民眾当然會拚了老命也想要購置房產,而不是租房子。

具體來說,多蓋社會住宅是一個方法,或者讓租屋市場中的民間物業管理機構更加健全也是方法之一,這些問題在國際間都有相关經驗可供改革參考。不過,回過頭來,改革的关鍵前提還是得先讓租屋市場的資訊先透明化,因為如果說租屋市場是個“黑市”,我們根本就不曉得問題出在哪、有多嚴重,如何進一步解決 。

多維:租屋市場的不健全,是否也與台灣房市的高房價、高空屋問題息息相关?政治人物該如何解決民眾的“安居”問題?

張金鶚:
租屋市場確實不能獨立看待,因為核心关鍵還包括整體房市的健全與否,而房市包括租屋市場和買賣市場,我們在買賣市場方面,就不應該讓它有炒作和暴利空間,而要促使房屋市場合理化,也关系到不動產的稅制改革,必须增加持有成本稅,讓人們不會買房卻囤在那。這些問題彼此都環環相扣,必须相互聯系起來思考,問題才能慢慢解決。

安居問題從來不只是喊口號,而必须真正关心人民的居住問題。其中房市問題有一個核心就是“高房價不合理”,沒有政治人物敢于面對這個問題。假如我們無法看見問題的核心,只是在枝微末節上在處理居住問題,最終大概還是沒法解決安居問題。

相关閱讀:讓租屋黑市見光明 無殼蝸牛安居才有希望(上)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陳炯廷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