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方向的租金補貼政策 怎挺得到真需協助的年輕人

+

A

-

為照顧青年蝸居族,減輕其負擔,民進黨政府在当地時間2019年9月2日推出“單身青年及新婚育兒租金補貼方案”。由于租金補貼政策向來被詬病有“看得到吃不到”的問題,因此主責住宅問題的台灣內政部為“消毒”和加強政策宣傳,于9月4日時公開表示,房東若拒絕提供身份證等資訊,將會處以新台幣3万元至30万元罰鍰(1元新台幣約合0.03美元),借以作為讓青年蝸居族能安心申報補貼的政策宣導。

然而,租金補貼“看得到吃不到”,真是因為”房東不願提供身分證資料嗎?”民進黨政府這樣自行扎“稻草人”,看似要嚴懲不配合房東的說法,既無法有任何嚇阻不法房東的效果,也無法給予需要協助的租屋青年安心后盾,只能淪為無意義的政策宣示,對于推出補貼政策以便促進并改善租屋市場的目的毫無助益。 

台灣“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指出,台灣租屋市場不夠完善,這可從租屋占住宅比重看出端倪,例如台灣不到10%,但其他地區經常是20%,歐洲地區則是30%或更高。同時,中低端的租屋市場不少是違建或亂隔間的房子,品質很糟糕,它們需要被良性循環給淘汰掉,但如何讓更多好房子進入租屋市場,关系到政府如何解決台灣的高空屋問題。(台灣“崔媽媽基金會”臉書)

從事居住權倡議近30年的“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就向《多維新聞》坦言,他不清楚為什么內政部會特别針對”房東不願提供身分證字號有罰則”一事发新聞稿,他想來想去,唯一的可能性恐怕只是在“轉移焦點”。因為就他長期的了解,很少房東會拒絕提供身分證字號,因為連一般人到便利店買的“租賃契約”版本,它格式上都需要登載房東和房客雙方的身分證字號。

呂秉怡表示,房客不敢申請租金補助的真正原因,主要絕對不是因為房東拒絕提供相关的資料,而是害怕申請補貼后造成房東的租金收入曝光在政府面前,導致房東稅賦增加,從而使得租約到期后,房東借此漲租或不續租,因此,除非房客抱定了會找到更好的房子,或是覺得房東不續租也無所謂,才會申請補貼。

事實上,按現行的租賃專法早已規范租約必须揭露房東身份資料(包括身分證字號),同時也限制房東把稅金透過房租轉嫁給房客,但整部租賃專法并未訂罰則。呂秉怡指出,雖然《消費者保護法》有法源可針對房東拒絕透露個資給房客的情況,做出行政處罰,但因為它首先得要有房客去檢舉,且有需要一段不短的行政流程時間,例如公家單位需要時間稽核,然后會先勸導房東改善,直到情況一直沒有改善下,最后才會開罰。

呂秉怡說,最后如果房東因檢舉被罰,房東和房客的关系一定是“撕破臉”的狀態,所以即便這次房東給了身分證字號,但租期結束后,房東也一定會不再續租給擅作主張的房客。

此外,呂秉怡指出,實務上有很多房東也會仗著房客對于租賃法規不熟悉,仍會照常轉嫁稅金給房客,但租賃專法沒有罰則,所以即便房客檢舉,也拿房東沒輒。房客如果要伸張權益,只能走上法院爭訟一途,但司法訴訟成本很高,假如聘用律師可能就要花費新台幣5、6万元,而且訴訟成本本身,就比其能获得的租金補貼或漲租損失更大。

為什么立意良善的租金補貼政策無法有效流到有需求的房客手中呢?呂秉怡借現任台灣內政部政務次長花敬群在身為房地產學者階段的見解指出,台灣租屋市場的本質就是個高度“黑市”和“地下化”的市場。像是台灣有高達九成房東的租賃行為是隱身地下,長期逃漏稅,所以考量租屋行為會隨著房客請領補貼而曝光,導致接下來的各种稅負問題,所以一定不會允許房客申請補貼。

呂秉怡認為,如果政府沒辦法讓租屋市場“開大門走大路”的話,無論祭出多少補貼,房東仍是會跟政府玩“貓抓老鼠”的游戲,也不與理會政府給出的租稅優惠,他們寧願繼續隱身地下,而最終只讓立意良善的政策事倍功半,吃力不討好。

台灣租屋市場是陽光照不進的“黑市”,大部分的租屋活動都是“地下化”,缺乏政府管制和規划,租屋質量參差不齊,充斥不安全或高價格低品質的風險,民眾能否透過租屋安居,只能自求多福。(多維新聞網)

換言之,民進黨政府意圖讓民眾以為“房東不配合就會開罰”的喊話,終究是“虛晃一招”,毫無實益。因為租金補貼難以落實的核心原因,從來就不是房客在申請程序上所遭遇的技術性問題,且實務上房東不給身分證的問題絕非关鍵,執政者大可不必為此“大作文章”,除了只是讓問題流于表象外,更是模糊焦點,無法直指台灣長期以來租屋市場就是處在“黑市”的問題核心,對于改善年輕人的住房負擔也永遠是“頭痛只醫頭发,腳痛只醫腳指甲”,沒有可能徹底解決問題,甚至連逐步改善問題都很困難。

当然不可否認,民進黨政府這次推出的“單身青年及新婚育兒租金補貼方案”,還是可能讓其預算名額內的2.4万戶低薪單身青年和婚育家庭,在提出申請后能获得經濟上的補貼,但這些補貼款項是否真的幫助到年輕蝸居族,還是只幫助到懂得利用制度來获利的脫產蝸居族,不得而知,更遑論這個政策缺乏穩定財源支持,一年到期后恐又將消失,成為虛無的選前煙花,同時在“租屋黑市”未見光明下,它實際上仍是排除了許許多多有申請資格,卻深怕不被續租或被漲租而不敢申請的年輕人。

“在這個風風雨雨的社會,要怎么開花(結果)?少年家(年輕人)怎樣落地?”,該首由台灣”茄子蛋”樂团所演唱,相当受歡迎的閩南語流行歌曲〈浪流連〉,它之所以不斷地在人們的播放器被重新回放,并廣為傳唱,除了旋律動人外,也是因為它相当傳神地唱出了当前台灣青年世代難以”安居樂業”的心情寫照。如果執政者要減輕蝸居青年的負擔,“讓年輕人過好一點”,人民能夠安居樂業,就不能老在一些支微末節的問題上原地打轉,而應直面問題核心,解決租屋黑市,遏止囤房炒作,以讓安居樂業能不再是人們遙不可及的夢想。

相关閱讀:
台灣住宅學者:讓租屋黑市見光明 無殼蝸牛安居才有希望(上)
台灣住宅學者:讓租屋黑市見光明 無殼蝸牛安居才有希望(下)
解析為什么高房價是政策與社會價值觀共筑的國王新衣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陳炯廷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