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造勢高歌《浪子回頭》 台政治人物爭唱“茄子蛋”

+

A

-
2019-09-09 23:46:14

煙一支一支一支的點/酒一杯一杯一杯的干/請你要體諒我/我酒量不好麥給我冲康。韓國瑜于当地時間2019年98日在新北市三重幸福水漾公園舉辦造勢晚會,主辦方預估人數達到35万,韓國瑜在造勢晚會現場選唱了台灣樂团茄子蛋的經典歌曲《浪子回頭》。

茄子蛋的歌曲近年成為台灣政治人物的愛歌,629日國民黨總統初選候選人政見发表會上,前台北縣長周錫瑋亦高歌一段《浪子回頭》,而同場的前新北市市長朱立倫則同樣引用茄子蛋浪子系列的歌曲《浪流連》。在更早之前,《浪子回頭》也曾被改編成諷刺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的歌曲《憨智回頭》在網絡上瘋傳。可以說茄子蛋的浪子系列歌曲從2018年九合一大選一路紅到2020總統大選。

韓國瑜在造勢晚會上選唱《浪子回頭》。(洪嘉徽/多維新聞)

《浪子回頭》這首2017年发行的台語歌魅力可不只于此。因為細膩的描繪現實的殘忍無奈以及男生之間的友情,并用台語唱出特有的滄桑味道,因而引发許多共鳴,更在內地的短視頻平台抖音意外爆紅,在抖音同名話題被提及高達5億次,許多大陸網友表示聽著聽著就哭了,這首歌更被封為閩南語神曲,也順利打開茄子蛋在大陸的知名度,在大陸的巡演票常常搶購一空。

但這首歌為何能引发這么多人共鳴? 并成為政治人物選唱的歌曲,或許歌詞里真的是反映現實的殘忍和內心的苦悶,因此政治人物選唱被視為一种接地氣、苦民所苦的象征。

“佇坎坷的路騎我兩光摩托車/橫豎我的人生甘哪狗屎/我沒錢沒某沒子甘哪一條命/朋友阿/逗陣來搏”~《浪子回頭》

茄子蛋樂团入圍2019年第30屆金曲獎最佳歌曲。(袁愷勳/多維新聞)

周錫瑋:年輕人的人生像是狗屎
629日國民黨的總統初選政見发表會上,周錫瑋引述茄子蛋的《浪子回頭》的歌詞,說台灣年輕人覺得人生像狗屎一樣,因為沒有未來。周錫瑋在會上舉例,台南的年輕人月薪是新台幣2.3万元(1新台幣約合0.03美元),但照顧一個小孩一個月就要2.3万元。他也舉例說自己在30歲的時候一個月就有10万元的薪水,是現在台南市年輕人的4倍。

而無獨有偶,前新台北市長朱立倫在同場发表會,則引述《浪子回頭》的第二部曲《浪流連》歌詞,他在政見會上提到,要讓世代間成為知己,他并表示,自己的兒子喜歡茄子蛋的《浪流連》,歌詞中的這個風風雨雨的社會,欲怎樣開花,少年家怎樣落地。”講的也是青年人的苦,他所做的,就是要為年輕人找未來

這個風風雨雨的社會,欲怎樣開花,少年家怎樣落地。咱攏是為著愛情來浪流連。《浪流連》

前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也曾引用過《浪流連》歌詞。(楊騰凱/多維新聞)

政治人物選擇貼近選民,能“苦民所苦”,也彰顯自己貼地。因此不難理解以“莫忘世上苦人多”為口號,吸納廣大“庶民”支持的韓國瑜會選用這首歌,而這首歌在兩岸青年間廣傳,引发廣大的共鳴,也彰顯兩岸青年都有的焦慮。

《浪子回頭》兩岸青年都苦的感情投射
2012年成立的《茄子蛋》是由四個大男生組成,成員有主唱兼鍵盤手阿斌(黃奇斌)、吉他手阿德(謝耀德)、阿任(蔡鎧任)以及日前已退团的鼓手小賴(賴俊廷),2017年发行首張專輯2017年发行首張專輯《卡通人物》,就获得第29屆金曲獎最佳台語專輯獎與最佳新人獎的肯定。而走紅大陸的台灣獨立樂团,茄子蛋并非個案,這几年台灣的獨立樂团在兩岸青年間都有高人氣,主要原因是捉住了兩岸年輕人苦悶的心情。

  • 台灣樂团興盛,圖為五月天。(VCG)
  • 不同种類的樂团也很多,圖為閃靈樂团與何韻詩。(袁愷勳/多維新聞)

微信公眾號北方公園NorthPark在《三千台团上大陸》一文中,就寫道一邊是掙扎之后的疲憊,一邊是無法掙扎的困窘,兩岸青年的情感出現了奇異的重合。不同地域、成長環境可能使創作者在意象的選擇上有所不同,而普世的情感卻是黏合兩岸青年的万能膠,在文中并引用《浪子回頭》在抖音上的推薦語大概聽懂這首歌也就明白何為人間疾苦了吧,很好地闡釋茄子蛋的《浪子回頭》如何在兩岸青年間引起廣大共鳴和維持傳唱熱度。

而政治人物在選歌、唱歌以歌曲作為議題上,也反映出希望在選民眼中建立的形象以及傳達的意念。從20182020的台灣選舉,無法解決的关于年輕世代的,或許也是《浪子回頭》會一再被台灣政治人物提起并選唱的原因。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林小山 蔡苡柔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