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怪象 囤油囤糧都要罰囤房的房產大戶卻罰不了

+

A

-
2019-09-17 22:08:50

“囤油囤糧都要嚴厲予以刑責處分,台灣卻鼓勵囤房這怪現象”,台灣房地產學者張金鶚日前在台灣立委黃國昌所舉辦的“囤房稅”修法公聽會中,點出了台灣房屋持有稅偏低的問題,并呼吁台灣中央政府負起責任,針對持有四戶以上的“囤房”屋主制定累進的差别稅率,并認為這是解決台灣房市“高房價、高空屋率及高自有率”等“三高症”的良方解藥。

柯文哲日前在談論台北市居住政策時,也坦言“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其認同“囤房稅”修法,也再度建議中央應依据民眾房屋持有的戶數多寡來調整稅率,否則囤房的問題永遠無法解決。

日前台北市長柯文哲也表示支持囤房稅改革,呼吁台灣中央政府能負責制定標准,加重房產大戶的稅負,解決囤房炒作問題。(譚英瑛/多維新聞)

事實上,台灣不動產稅制上并非沒有所謂的“囤房稅”規范。 2014年在高房價已成為民怨之首的社會氣氛下,台灣立法院通過加重“非自住房屋”稅率立法,讓名下擁有四戶以上房產者,從原本的1.2%至2%的稅率調整為1.5%至3.6%,希望藉由加重多屋族的持有成本,來減少民間囤房炒作的誘因。

問題就出自于当時的“囤房稅”方案,考量“社會壓力”,并未讓台灣財政部統一訂定稅率標准,按照房屋持有數來增加、調整差别稅率,而是把權責交由21個地方政府各自去決定是否根据房子持有的多寡來調整稅率高低。

尽管多屋族多繳點稅可說是合情合理,也是符合租稅的公平性原則,但因為不少地方民意代表本身可能就是房產持有者的大戶,地產商又是選舉時重要的金主、樁腳,因此在金權政治盤根錯節的利益关系下,多數民意代表自然不會拿石頭砸自己腳或自絕財源厚碌。

所以即便有少數地方政府在抑制炒房、增進地方財源的考量下,實行了“囤房稅”,針對房產大戶制定累進的差别稅率,但改革最終仍是難敵多屋族和地產商的游說與反彈,使地方政府在實行囤房稅后被迫下修或改以最低稅率計算,由此也可見改革阻力有多大,以及地產商對于地方議會的超高度政治影響力。

例如2017年7月,台北市議會就在地產商的壓力下,調降了建商自2014年起蓋好卻未售出的房屋持有稅率至最低稅率。 2018年10月新北市議會也決定調降4戶以上房產者的最高稅率,從2.4%調降至1.5%。

而当前全台僅有台北市、宜蘭縣、連江縣等三個地方政府,針對持有4戶以上房產的多屋族給予“差别待遇”稅率,其他多數地方政府,不論屋主持有的非自住房屋有多少,多采取單一稅制,以最低稅率1.5%征收。

至于“囤房”的標准是否合理,事實上也有討論的空間。因為現階段“自住房屋”的標准為三戶,第四戶以上才會按照“非自住房屋”的稅率課征,受到1.5%至3.6%的稅率規范。俗稱“狡兔有三窟”,但一個人是否需要有三間房子才能滿足自用的居住需求,卻是有待商榷。

也是因為台灣房屋持有成本偏低,才形成台灣中央研究院稅賦改革報告所言的“有錢人拚命置產,而無殼蝸牛無力購屋的諷刺景象”,而有錢人囤房置產,寧可空著待高價而沽也不願出租或降價售出的現象,也導致了資源的閒置和浪費,以及租屋市場的難以健全。

對于民間以及在野黨立委提案由中央政府統一制定囤房稅標准,加重多屋族稅負的改革呼聲,台灣有房地產業者認為,若改革通過會讓“台灣死掉”。但事實是,当房地產持有成本過低,房地產不再是給人住,而只是淪為富人投資、炒作標的時,“死掉的”恐怕是台灣經濟的活力,以及普羅大眾對于安居及未來的展望。面對囤房稅的改革呼聲,執政黨能否拿著對策來推動改革,就考驗其對于民眾安居問題的態度和決心。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陳炯廷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