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金權勾結下的司法黑幕再現 法官形象修補漫漫長路

+

A

-

近日台灣司法界近日再爆重大丑聞,負責審判全台公務員和法官操守的“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長石木欽,竟淪權貴的司法打手,借“法律谘詢”替權貴脫罪并換取自身获利,且違法亂紀時間長達10多年,終于在当地時間9月17日由台灣司法院調查、決議后,以其行為嚴重違反法官倫理規范,傷害司法形象為由,將其移送台灣監察院進行相关彈劾的審查。

對于涉嫌关說、違反利益回避倫理等質疑,涉案的石木欽先是于9月13日辭職以示清白,隨后发布聲明辯稱,自己是“斗爭下的犧牲品”,并認為只是為相識30年的老友提供法律谘詢,甚至以“当法官不能沒有人性”來為自己涉犯的“不当行為”辯解。

圖為台灣司法高官石木欽。石木欽涉嫌在1997年至2014年任法官期間長期為“過從甚密”的上市公司老板翁茂钟提供法律意見,且疑似替翁涉犯的非法炒股案“关說”。在檢方查扣翁姓老板的20几本筆記本中发現,包括石木欽在內等多名資深法官,都曾是其飲宴中的座上賓。 (翻攝自台灣台北大學校史館網頁)

檢視石木欽令人瞠目結舌的言行,不難了解到為什么公眾對于法官信任度偏低,且多數不認為司法能維持公平正義。根据台灣媒體所做的一份“2019年台灣社會信任調查”,在所有公務員的信任評比中,法官是僅次于政府官員和民意代表,民眾信任度較低的公職角色,而有高達六成的民眾不信任司法有公正性。

而石木欽口中的30年好友,其所涉犯非法炒股案在上訴最高法院時,雖然并非由石木欽親自審理,但石当時位居最高法院庭長,等同于行政上的首長,職責為監督該庭行政事務,可謂位高權重,因此又有誰能確保其不會濫權施壓或設法影響審判結果。

從該名“好友”所涉入的炒股案在最高法院的判決結果,以及各种時間、事件的“巧合”,都實在叫人難以相信,這中間石木欽沒有“关說”或“利益輸送”之嫌。因為就在石木欽接受該名“好友”所招待的各种“吃喝玩樂”,并透過好友所提供的股市的內线消息,以妻小名義買賣股票获取高達新台幣2,000多万元(1元新台幣約合0.03美元)暴利的同時,涉犯非法炒股,并在一、二審都被依違反證券交易法重判8年徒刑的“好友”,卻能获得最高法院后发回更審,最終只以偽造會計憑證罪輕判4個月且易科罰金了事。

扼要地總結前最高法院庭長石木欽與“好友”上市公司老板翁茂钟兩人過從甚密的故事,無非就是一個非法炒股的大老板被判重刑,但因為有身居要職的法官“酒友兼球友”可充当“法律顧問”,所以最后只需花點小錢就可免除牢獄之災。

這樣的司法腐敗劇碼,看在社會大眾眼里,無非就是一則“有关系,就沒关系”,“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俗套故事。相关情節與2019年3月前司法院院長邱太三涉嫌替知名私人醫院院長“关說”逃漏稅案的司法丑聞案也如出一轍。

如同石木欽以“当法官不能沒有人性”來合理化自身違反法官倫理操守,未善尽利益回避原則的行為,当時邱太三也矢口否認自己涉嫌“关說”,辯稱自己只是“轉知”当事人的陳情給負責起訴該案件的地檢署檢察長,且是“好意提醒”檢察長該怎么辦案比較好。然而,任何有司法常識的人都清楚,這樣的作法與妨礙司法公正沒有任何差别,任何平凡的老百姓更明白,這是他們恐怕連做夢也想不到,而只有權貴才可能享有的“司法服務”和“刑事豁免權”。

石木欽所涉入的司法丑聞案,雖然一方面赤裸裸地叫人看見台灣司法“錢權勾結”的黑暗面,但其中仍是可見一道新生的微光。据了解,檢方在調查石木欽違法亂紀案時,其之所以能夠有突破性的進展,是來自于一封署名“一群台中高分院看不下去的法官”檢舉石木欽涉嫌替非法炒股案关說的檢舉信。

此外,在年輕世代的法官社群中,也发表了對這類司法丑聞的強烈反對聲明,強調程序正義和司法倫理的重要性,指公信力的建立耗時費勁,卻能毀于一旦,故在氣憤之余,仍呼吁司法院必须“查明真相,除惡務尽”,如此才對得起大多數兢兢業業的司法人員,并為年輕的法律人保留一點希望。

石木欽現已因接受宴飲及違反利益回避原則等涉犯《法官法》倫理規范的案件,遭司法院移送至監察院審理,但是否能夠获得適当處份,被予以彈劾、免職仍是未定之數。

尽管近年來,司法官因戕害司法公信,職務法庭的判決結果有越來越嚴苛的征兆,但總體而言,台灣對于司法官的淘汰、彈劾的問責機制,仍是難以取得公信。而石木欽一案最終就算以彈劾、免職寫下句點,但飽受戕害、重傷的司法形象未來的修補仍有遠路要走。反過來說,如果監察和司法單位,不能徹查到底,從嚴審理,連這起碼的正義都做不到,未來更難以叫社會大眾重建對于司法的信任。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陳炯廷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