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課綱上路問題多 學者吁重新檢討教改政策

+

A

-

自台灣《108課綱》頒行以來,由課綱所編寫的教科書在今(2019)年9月正式上路使用后屢屢受到民間聲音的挑戰。國民黨智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于当地時間11月13日下午舉行“荒謬的108課綱 孩子們還有未來嗎?”座談會。基金會教育文化及體育組召集人張國恩表示,《108課綱》雖然標榜“素養教育”,但所謂“素養”包山包海,真能達成學科本質的教學目標嗎?課程規划是否符合程序正義?多元入學方案對偏鄉學校、弱勢學生是否公平?處于教育現場的老師是否已經准備好了?近期引起台灣社會軒然大波的“性别平等教育”,應是讓學生學會尊重彼此,并非教導行為方式,家長們放心了嗎?國文、社會領域被批評是“去中國化”,課程內容應是教授事實,或取得全台大多數民眾認同才可列入,這种“台獨課綱”要怎么解決才是重點。

台灣“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教育文化及體育組召集人張國恩,主持“荒謬的108課綱 孩子們還有未來嗎?”座談會。(許陳品/多維新聞)

與會的“國教行動聯盟”(國教盟)理事長王立升認為,《108課綱》稱的“素養”,包括培養學生適應現代生活的知識、解決問題的能力與自主學習態度。然而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學習方向,要全部滿足其實相当困難。況且一般知識的“半衰期”在5至7年,所以義務教育階段不應教導那么多知識。其余像是數學、物理等半衰期長的知識,應該好好盤點,并讓學生確實學會基本知識,否則學生畢業進入職場就難以解決實際問題。

台灣中國文化大學師資培育中心教授王等元則是從法律角度出发,稱課綱爭議其來有自,由于教育法規條文相当抽象,在具體情境個案適用時機僅能由學校教師專業判斷,所以實際的教學情況應讓各學校教師社群、家長會產生共識。王等元質疑,現行課綱從倡議到今年发布已有十年历程,在当初擬定課綱草案時,有沒有規定其他教育团體不能提出自己的課綱?如今定案的《108課綱》,是否為台灣“國教院”提出的唯一版本,還是有其他部門或民間版本?

台灣“中華語文教育促進協會”理事長段心儀以國文課程的時數與學習內容分析,稱國文、英文、數學的學習時數都被降低,在國文科就是單元與文言文減少,《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從4學分減少為2學分,過去20年,台灣高中曾要學習60篇經典古文,近年必讀篇目調整為30篇,如今降至15篇。此外,國文科參考篇目里,竟出現日本人寫的漢文文言文。面對國文時數與內容不斷刪減,台灣學界、家長共計5万余人聯署,反對國文領綱修改,卻未能使台灣教育部順從民意。

其次,過去國文科教學目標強調兼負文化、文學、語文,三者同等重要,并重視學生對文章背景時代的“神入”(empathy),轉化成其生命遭遇挫折時有的堅忍毅力。然而,現行課綱將文化、文學省略,只剩下語文,讓國文簡化溝通的符號;由于著重“多元文化”的詮釋,使中華文化被略而不提,教學的核心只剩下文本閱讀。所以,實行新課綱將使孩子缺乏未來的競爭力。再者,國文科教學時數減少,卻硬要與課綱的19個議題強行捆綁在一起。而語文領域的綱要多達444頁,其中光是國文科就有131頁,課綱規定太過瑣碎,應該要松綁。

台灣“全國家長团體聯盟”理事長彭淑燕以學生家長的身份发言。她認為,目前多數家長不了解何謂新課綱的“素養”,以及考試升學如何與能力指標相关,要怎么評量?過去家長、教育現場習慣知識性學習,但現代科技发達,搜索信息已經非常方便,当代的教育不應單單只是學知識。更重要的是,學生升學將會用到的“學習历程檔案”,“素養”要如何在其中呈現?而各高等院校在招生時,對此的要求也非常不明確,學生、家長只能繼續抓瞎,要怎么實現課綱“適性揚才”的目標?目前台灣的大學還有少子化問題、招生不足,對中學階段教育也非常陌生,上下溝通不良。彭淑燕強調,大考中心有責任義務解釋、引導跨領域的素養評量。

台灣“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副理事長薛慧盈批評,新課綱要求高中開設彈性選修,課程直接對應學生的學習历程檔案,但台灣各地的城鄉差距不小,例如彰化只能找到明道大學的教授開課,台北的建中、北一女卻能請到台大電機系、醫學系開設彈性課程,差距一下就突顯出來。其次,彈性課程名稱規定不得與升大學的“學測”、“統測”掛勾,只能開電影文學、飲食文學班的課,學生往住只在意下次上課可否吃到什么美食或制做什么樣的面包。在學生選擇彈性課程方面,雖然台教育部規划有“課程谘詢師”(課谘師)幫助同學選課,但由于教育人事經費不足,所以多是學校老師兼任,也不見得了解學生實際需要或興趣,若是文科班學生到了高三才想要轉理科班,或是上了大學才发現興趣不合要轉系,這樣的責任該歸咎于誰?同時薛慧盈也抨擊,目前大考中心公布的“素養題”又臭又長,像是國文考科題目總共有12,000字,且必须在80分钟內做完,學生做每一題都像閱讀測驗,殊不知,言簡意賅也可以是“素養”能力。她也期望,國文測驗題不應該考邏輯、考桌游該怎么玩,物理化學考題不應該考《天工開物》的文言文閱讀,理應回歸學科專業,“素養”不應該包裹所有學科,變成國文閱讀。

台灣師范大學地理系退休教授潘朝陽提到,《108課綱》推行后,學生家長都非常困惑。而目前民進黨所推動的教育改革目的,一是制造一個崇尚“多元文化”的台灣,并以后現代主義、去除價值核心為指導思想,使教育碎片化,台灣社會也呈現虛無狀態。二是建立不同于海峽對岸的“台灣民族”、推動“去中國化”。他強調,只要政權不改換,課綱也不會改變,呼吁2020年若韓國瑜当選台灣總統,必须要重新檢討《108課綱》。

“國教盟”理事長王立升補充道,芬蘭教改之所以成功,是由于1978年師資培育政策調整,規定小學中學教師都必须要有碩士資格與研究能力。若要成為教師,高中畢業后要讀五年教育碩士,或四年本科加兩年的教育碩士。反觀台灣教師的碩士學历比例太低,未來應該推動修改《師資培育法》,讓現行師資“多元儲備制”改回“計划培育制”,要求所有教師必须有碩士學历。

薛慧盈也稱,由于每個學校都有固定的教師編制限制,且員額經常不足或縮減,造成每位教師授課時數太長,要開設選修課程時,根本沒時間撰寫課程地圖與課程大綱。她呼吁台教育部應與師范院校做一次全盤統整,回歸師資專業培育,讓老師自己有能力引導學生。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許陳品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