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國安高層:間諜案发酵 北京恐出重手

+

A

-

由澳洲傳開的“王立強間諜案”疑云,在台灣因為相关关系人向心等人被檢調偵辦、限制出境,而引起一波台灣間諜史上最戲劇性的一幕。而正当總統大選將進入最后一個月的关鍵期,被輿論視為“藍紅一家親”的國民黨,選舉聲勢几乎被此事打得毫無招架之力,而民進黨黨內如今則是勝券在握、甚至已經開始分配選后府院黨權力結構調整的規划,讓2020年的總統大選,成為台灣自1996年開始總統直選以來,最戲劇化、最讓人瞠目結舌的一次。

根据台國安高層的分析,台灣情治單位聯合檢調拘捕向心(向念心)、龔青夫婦,事實上是受到包括美國在內的“五眼聯盟”情報體系的通報,才匆忙上陣逮人。由于向心夫婦在台灣的行程,長期被美國等國的情治人員跟監,故台灣檢調才有能夠在偵訊期間展示多項跟監結果的影像,讓其無法開口脫罪。而高層更透露,事實上台灣國家安全局第二處(負責大陸事務)的細胞,四、五年前已經與向心集团在台有所接觸,其投資案、購宅案都在台國安局的掌握中,但是台灣情治單位当年并未認為向心夫婦的作為,有害台灣國家安全,故僅以“套交情”的方式接觸,甚至有酒酣耳熱、賓主尽歡的場面。

但是,由于近二年由美國主導的“中國威脅論”越演越烈,且特朗普是個不按排理出牌的領導人,其對中國政策的搖擺不定,甚至讓盟國也無法跟上。而夾在美、中之間的台灣,此間的處境更加尷尬。蔡英文身邊的國際與兩岸政策团隊,分為二個集团。一個集团認為台灣應該跟著美國亦步亦趨,可以获得國際曝光以及安全保護,且對總統大選有利,是屬鷹派。

台灣國安局再向心案中的角色尷尬,收集資料已久卻無法參與太多偵辦動作。(陳宗逸/多維新聞)

而另一派則以陳水扁時代的老輩政務官為主,認為台灣“不論如何,總要跟北京對話,要想尽辦法,兩岸一定要對話,才能建立起碼的風險管理機制”。但是,這個論點,目前在選舉期間并不受歡迎。國安高層認為,選舉期間是“仇恨動員”的高峰期,誰站出來講比較偏向和解的政治語言,就會立刻被打為例如謝長廷、柯文哲之輩的下場,變成賣台主義者,在總統大選之前,并非好主意。不過,民進黨內已經有人預言,蔡英文的第二任期,兩岸政策會有變化,而柯文哲甚至認為,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個變化的出現,還是得視選后民進黨內如何權力分配、核心權力轉移的版塊變動上,如今分析時間尚早。

至于台灣國安局專門對付大陸問題的第二處,此次在向心夫婦事件中,扮演的角色有限。由于民進黨內不信任台灣軍情系統,雙方爾虞我詐,故此次主要偵辦單位是法務部調查局國安處處理,重要原因也是國安局干員并未擁有司法警察身份,不能出面逮捕人員,和調查局干員具司法警察身份、可持槍執法逮人的身份有关。不過,主要的資料提供者,除了國安局外,來源還是來自美國。

美國在台協會(AIT)里面有一個獨立的編組叫做“研究企划組”,其真正身份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在台工作站。這次的事件,雖是由澳大利亞的安情局(ASIO)发動,但是幕后有濃厚的美國味道。此次AIT的研究企划組,是否隨同台灣檢調一起偵辦向心案?牽涉的程度有多深?目前都引人高度興趣。眾所周知,台灣軍事間諜二大案,包括泄漏美台高階鏈結軟體的羅賢哲案,以及泄漏美台高階硬體飛彈部署的謝嘉康案,都是在美國主動偵辦的壓力下,台灣軍情檢調才緩慢動作。羅賢哲案甚至是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主動偵辦逮人,才交給台方。而謝嘉康案,則由美國國防情報局(DIA)和海軍情報辦公室(ONI)等駐外單位長期監控所得,如果沒有美國的壓力,台灣情治系統是不太會有動作,因為牽涉到情治管控不周、人員怠忽職守等問題,情治高層深怕万一辦得太大,會有丟官危機。此次向心案也一樣,暴露出了台灣情治機关沒有警覺性、僅會宣導不會辦案的尷尬,故要辦大還是辦小,事實上牽涉到此次選舉動員等政治力學的攻防中,這是美方無法操控到的一環。

台灣國安高層也預估,北京方面不會輕放此案,只是目前才剛剛結束香港的紊亂局勢,北京意志以慘敗告終,政治處理尚待北京方面的決策。而向心案一旦逐漸升高台、中之間的對立,北京方面開始有的動作,除了逮捕大批台籍間諜、甚至澳籍間諜,都象征了此戰開打。如果蔡英文当局在選后想要改善兩岸关系、尋求兩岸間的對話,向心案應該會在短期內被悄悄抹平,不會有太多衍生事件。而這一切的結果,都须視這個月的選舉動員態勢,以及最終選舉結果,目前可變性太高,無人敢預言事情會向何處发展?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陳宗逸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