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維TW】美台关系與兩岸关系:擺蕩在虛與實之間

+

A

-
2019-12-02 09:07:42

導語:2020大選可能是統與獨的一個節點,可能是台灣在美中博弈下做出選擇的一個節點,可能是台灣在“務虛”與“務實”中權衡的一個節點,但這僅僅就是一個節點。 中國大陸持續循著“打鐵還须自身硬”的思路发展并影響著世界局勢,美國仍以“普世價值”號召台灣——在虛虛實實的猶疑中,台灣的長遠規划又在哪里?

本文轉自《多維TW》049期(2019年12月刊)《台美关系與兩岸关系:擺蕩在虛與實之間》。

網絡上很多年輕人說,這次的大選是不同以往的、是攸关台灣未來是否還能投票的、是民主與一國兩制的對決——言下之意,此次中共就算真的毫無動作,在社會大眾眼中,中國在大選中的比重都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新高,甚至已經影響到了台灣民主制度的生死存亡。

這樣的情緒,可以說是選舉炒作,但更可以說是当前世界局勢的改變已經令台灣太焦慮。網絡上“中國衰弱論”者有之、“中國威脅論者”有之,“美國最終會打敗中國論”者更有之,但不論是哪种心態,其中缺乏的是台灣自強的精神:一是寄望别人崩潰;二是期望美國能出手,將對岸那個壯漢打趴在地。而將命運牢牢綁在别人手上。對此最精辟的形容詞,或許只有“無奈”二字。

美國的“務虛招式”

這讓民進黨擬定了打這場選戰的路线,也讓中美在這次大選中各自发揮優勢。“中美參與台灣大選”到了今天已不用再說是陰謀,而是百分百的“陽謀”。兩強各自出招,台灣民眾看得好不熱鬧。

先看看美國吧。美國能发揮的優勢是民眾在中國崛起、又無能力因應之下,冀望美國保護的脆弱心態,加之蔡政府現階段已經定下了“改善兩岸关系等于傾向一國兩制”的意識形態路线。于是,在今年10月底,美國參眾兩院以極快的速度通過了《台北法案》,几位美國親台國會議員甚至表示,《台北法案》能阻撓台灣其他友邦轉與中國大陸建交的“錯誤”,甚至提出呼吁“美國是時候承認台灣是個國家了”。

当然,這個呼吁,連在台灣內部,普遍都被視為不現實、不可能。

在差不多的時間,太平洋彼岸的台灣立法院,民進黨在人數優勢的情況下,將吵了數個月的中共代理人相关法案交付委員會審查。中共代理人,這詞戳痛了在大陸的台灣人(特别是深耕大陸市場多年的台商組織已表明反對),社會輿論也有不小爭議。但若將視野放出台灣,就可明白民進黨此舉的用意。

若說中共代理人相关法案是民進黨鞏固這樣敵我恐懼的凝結劑,那么《台北法案》何嘗不是美國針對中國崛起之后強調敵我之别的必然舉措?再看看台灣政府口口聲聲的“民主防護網”、美國國防部的《印太戰略報告》,其意識形態、敵我定位,都是遙相呼應。

既然台美意識形態有志一同,又都在中國崛起之下日漸憂慮,美國的“招”在台灣能否就此穩占優勢?若真如此,九合一大選民進黨就不會失去高雄,且失得令人意外。

蔡政府上任這几年外交主打“美台关系更緊密”。(中央社)

大陸的“務實攻勢”

美國通過《台北法案》后不久,大陸國台辦推出了“26條措施”,這算是2018年時“惠台31條”的精粹、細化、進階版。將台商、在陸台青、在台灣的特殊專長領域人士都包括進去,其中較多討論的是對台灣運動員赴陸的開大門、對台灣企業困擾已久的融資問題提出解決,這些都可謂“打在實處”。

台灣執政者以“統戰陽謀”應對之,例如台灣外交部說“台灣人在國外出事不必去中國大使館”、蔡英文說“因為台灣有民主自由的環境,是高階人才最喜歡的地方,民主自由是可以当飯吃的”。

顯見面對大陸的“務實攻勢”,政治人物極力想將戰場從“務實”拉回“務虛”,因為他們明白,社會對美台关系與兩岸关系之所以复雜糾結,就是務虛與務實的拉扯不斷。

兩岸关系,是看似不佳,但非常務實的緊密关系。意識形態上互罵互噴,“中國威脅論”不斷,但2018年兩岸貿易總額還是突破了历史新高,兩岸人員往來自不用說。

這几年大陸政府的所有措施都在將台灣人“公民化”,從前几年的卡式台胞證、而后台灣人在大陸工作不用申請工作签證、再到近期推出的居住證,不用政府提醒,人人都知道中共的目的。但是,在知曉中共的“司馬昭之心”后,是否去大陸讀大學、去大陸工作要注意什么……這些討論在台灣論坛上都是尋常,且不說大陸的一线城市,連二三线城市,台灣人的身影也不少。

所謂“惠台政策”,不是中共天縱英明想到的,這不過是台灣在過去二十年產業轉型困難、薪資凍漲下,根基已經開始晃動的順水推舟措施罷了。台灣青年普遍“天然獨”,抗拒中共、護主權,這些都是事實。但諷刺的是,台灣社會與大陸民間当前不論經濟上、還是娛樂生活上的連結程度,遠高于十年前,“赴中”更早已成為台灣人正常的生涯規划選擇。

美台关系則是另一种情況。此次《台北法案》掀起的風波,遠沒有昔日《台灣旅行法》來得熱烈,因為《台灣旅行法》通過已一年多,新聞上說美台关系深化,但在2019年一整年,邦交國該斷仍斷,美台之間官員的互動往來也沒有太大突破,人民并沒有看到實質上給台灣帶來的“外交牛肉”。

美國與台灣,依存的是價值觀的一致,依存的是美國是台灣的安全屏障、是保護台海的友方之認知,但保護與否、願意幫助到多少、是否會跟對岸談條件——這些跳出價值觀的現實層面,一切取決于美國,台灣只能“期望”,這點人民亦明白。美台关系更進一步不論是否為真,但這“更進一步”很難化為民眾有感的實質牛肉,且不論台灣經濟的依賴度,美國與台灣很難達成如同兩岸這樣的文化、娛樂等各產業連結與大批人員流動。

台美关系雖好,但是“務虛”;兩岸关系雖僵,但是大陸對台的影響力卻又太“務實”。台灣在中美之間虛虛實實地擺蕩,在意識形態號召與切身生活利益中搖擺——社會知道對岸的影響力,卻又不敢面對兩岸关系的可能未來;人民知道美國的現實權衡,卻也只能相信美國的口頭保護。

這,成為政治人物操作選舉的最好屏障。

選后見真章

台灣政府現階段的衡量與操作,以贏得選戰為主軸,惟在這“務虛”與“務實”之間,若缺少兩岸互信,許多現實問題將接踵而來。比如,這樣的斷交潮要持續多久?長久不參與國際大會,又會犧牲多少利益?若無《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台灣未來還有签署經貿協議的可能性與否?這些問題現在人民不敢問,政府不敢說。

大選当前,中共代理人相关法案與《台北法案》一搭一唱、能成為得到選舉利益的煙幕彈,民眾除了不想被中共統一之外,對于台灣未來戰略為何,仍茫然無措。

相較于台灣,在美中兩國的算盤中根本不存在于“押寶台灣誰当選”,因為不論誰当選,大國都能從中找到對自己有利的點。美國對台政策是從自己國家利益的考量出发,美國政府在與中國大陸博弈時,何時該出什么棋子、何時該收回什么,都有主動權。

而大陸的惠台政策,也不是為了讓台灣誰当選或讓誰不当選,而是其完成統一,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复興”的盤算,美中兩國都在各自的國家戰略中,為長遠計。

2020年大選可能是統與獨的一個節點,可能是台灣在中美博弈下做出選擇的一個節點,可能是台灣在“務虛”與“務實”中權衡的一個節點,但這僅僅就是一個節點。對岸持續循著“打鐵還须自身硬”的思路发展并影響著世界局勢,美國仍以“普世價值”號召台灣,在虛虛實實的猶疑中,台灣的長遠規划在哪?

大選落幕之后的現實,才最真實,最值得思量。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林犀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