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评论

从金马奖谈起 台湾影视产业的难局和希望

+

A

-
2016-11-30 03:04:22

本届第53届台湾金马奖揭晓,被外界讥为“彷佛看到金鸡奖”,中国电影在奖项上大放异彩,也在台湾舆论上面引起轩然大波,关于金马奖“要不要本土化”、“金马奖代表华语电影是否对台湾电影有益或有害处”?“台湾电影哪里比不上中国大陆电影”?等等各式的检讨,都在奖项揭晓后成为台湾影坛和文坛的热门议题。事实上,此次金马奖,台湾也并非毫无所获,新生代的台湾影人,不论国籍、族裔,在台湾电影圈这个贫瘠的园地默默奋斗,而且成果逐渐显露,对于这股新生出来、不仅属于台湾、甚至可能属于亚洲的电影生命力,台湾这块土地要怎么去面对?

正逢其实,之前导演李安,旋风式的来台宣传其创新影视科技规格的新片、和推广新的戏院播放科技前景,台湾各路政客,无不借着这个“台湾之光”行“台湾沾光”之实。登录于报载的,声势最浩大的,有“号称”被李安加持的“台南沙仑国际级影城基地”,随着台南市长赖清德的声望,使这个新闻成为台湾电影界的“最新政绩”。有趣的是,和赖清德在民进党内属于对立派系的台中市长林佳龙,也同时间揭露“中台湾电影文化园区”,这个计划也是前任市长胡志强任内、因为李安在台中市拍摄《少年Pi的奇幻旅程》遗留下来的产业、园地和技术而成形。再者,还有台开公司董事长邱复生在今年稍早大张旗鼓的要在花莲开设号称“华莱坞”的“全台湾最大影视园区”,占地22公顷,如果再加上前台北市长郝龙斌任内承诺的“台北市影视音产业园区”,则在2016年为止,台湾将大张旗鼓扩建起码四个影视园区,而且毫无意外,每一个园区都号称“得到李安的指导”。但据悉,虽然台南市长赖清德紧抓李安名号不放,但是李安透过私人管道澄清,台南市的影视园区和他无关,但是他本人不愿意介入纷争。

本届台湾金马奖揭晓,被外界讥为“彷佛看到金鸡奖”,中国电影在奖项上大放异彩(图源:VCG)

从发展电影产业的眼光来看,“盖影城”当然是一条必须走的路,最基本的原理,就是影城的盖设可以引来资金,资金集中就可进行大型计划,才能让影视工业从中获取养分。但是,台湾的“广设影城”热潮,随着几位即将进入选举激战的政治人物的秀场而开跑,真的对台湾影业有实质的贡献?事实上,盖完影城之后等于“玩完”,是台湾特有的政治特色。

台湾从政府到民间,对电影文化的见识,不仅无知更甚至粗鄙,这个根源在于台湾政府从来不在乎电影这个产业,也不理解电影所能带来的“文化能量”,也因此而缺乏永恒治本的电影政策,从中央到地方的层层机关都对此毫无概念。台湾政府近年来,兴起来吸引外资来台拍片的风潮,但是目的并非为了厚植台湾电影的“文化力量”,而是肤浅的要进行地方政治首长的“城市营销政绩”。为了所谓的“城市营销”,各级政府编列预算鼓励外资,但是都着眼于有名的国际大导演来台拍片,拍片的内容与技术是否和台湾有关,并不重要,台湾的政客只期望这些“国际大导演”的“名作”,能够在影片里露出一些台湾的场景就好,然后少数有一些电影团队拍摄经验的交流即可,并没有长远的思考。

对国外的作品如此,对台湾国内的作品也是抱持这种态度。多数台湾各级政府,面对台湾电影的创作企划,在补助资金时,不但仅要求能够“保证卖座”的商业作品,而且还规定要在一定比例的地区景物要带到当地景观,这样就能对县市首长的“城市营销”政绩加持,其余是否有后续可发展的远景,则不在考虑范围。

但是,仅仅是吸引国外团队来台拍片,就要求能够“经验传承”,这根本就是对电影制作毫不聊解的一种“捡便宜”心态。试想,国际投资的重大商业巨作,拍摄时程都是分秒必争,哪有甚么时间跟台湾本地的影视工业界有所谓的“技术传承交流”?所以往往仅有空泛的“营销台湾”之实,着眼点仅在于较无成效的“观光产业”,而对电影产业的深化与广度的探求,毫无兴趣。此时,在有计划的前瞻性的专业影视园区的设立,其实就有其必要性。


台湾从政府到民间,对电影文化的见识,不仅无知更甚至粗鄙。(图源:中央社)

以南韩为例,1994年金泳三总统上任后,得知该年的美国片“侏罗纪公园”,竟然能够在一年内赚进八亿五千万美元,相当于当年韩国汽车出口一百五十万辆的收益,金泳三对此震惊不已,遂决定开始推动比传统制造产业更有前瞻性的文化产业。韩国的方式,不是开始大量兴建园区、盖蚊子馆来彰显“金泳三的政绩”,而是锁定当时已经初具产业规模的文化产业来重点发展,这些重点包括电影、电视、流行音乐、计算机游戏、动画和漫画,金泳三盖的第一个文化产业园区,就把这几项文化创意产业的进驻和群聚效应,视为第一个开发重点。2001年金大中总统任内,不因人去政息,继续高度重视发展文化产业,并且成立中央级的“文化内容振兴院”,金大中的企图心更深远,他将当年韩国已经起步的IT产业,和文化产业园区的这些文化产业进行结合,将文化产业的振兴视为“国家级战略”,希望韩国的文化产业,在走过1997年金融风暴后,能够带领韩国开创新局。这个“国家级战略”产业,在李明博总统任内的2008年,设定目标,要让韩国在2015年成为全球市场前五大的3D文化产业强国。

经由韩国历任政府有效的开发与管理,韩国的文创产值,从1996年的0收入,跃升到2011年的7.94亿美金,2003年到2011年,文创产品出口的年平均成长率高达21.6%。到了2016年的今天,南韩的文创产业规模,已经达到全球第九位。南韩能够成功达到“国家级战略目标”,除了将文创产业园区、中央政府部会的相互结合与联盟外,最重要的是不断修订法令和调整组织。例如1999年立法的”文化产业振兴基本法”,至今已经修法超过30次。中央主管文化的行政组织名称,在二十年的时间,经过超过三次以上,最重要的是,南韩政府知道文化产业的领头产业就是影视,没有影视的精密推动,其余的创意产业都仅只能成为附庸,故南韩的“文化产业振兴基本法”,将“电影”放在法条的最前面。

今年,面对韩国电影来势汹汹的“尸速列车”狂潮,台湾人如梦中惊醒,讶然于韩国电影的实力已经雄厚到台湾望尘莫及。但是,理解韩国影视产业创造出的“韩流”,那并不是哪位政客盖了多大的影视产业园区,就可以达到梦想。南韩政府推动影视产业的成功,首先,就是重视“电影”的“领头羊”脚色,如果连电影都做不起来,就无法形成“国家级战略指标”。其次,虽然金泳三总统任内,已经开始搭盖影视文创园区,但是园区除了地大之外,还配合了IT产业的合作,将韩国的文创与科技这二个强项结合在一起,才能在园区内创造奇迹。而最重要的,就是韩国政府不畏修法、修改组织,只要法条不完善、或者与时代脱节,就立刻修法,毫不迟疑。此外,密集检讨政府组织的效能,只要旧组织的职能无法支持电影这个“国家战略”,就毫不迟疑改组织,将政治上的算计放在后面,这才是经营“国家级战略”的态度。


韩国政府推动影视产业的成功就是重视“电影”本质的角色,形成国家级战略指标。(图源:其他网络来源)

反观台湾,影视产业的法规,数十年来不动如山不说,对于国际资金、经营团队的帮助几乎是杯水车薪,目光短浅,将“推展影视产业”视为“拚台湾观光业”的一环而已。又因为政治斗争的激烈、意识形态的错乱,导致政府组织效能也不被检讨,排斥中资或许有国家安全之虞,但是排斥港资则没有太能够说服人的逻辑。而兴建影视园区的地点考虑选择,毫无远见,仅止于急着盖房子,成为一种台湾民间常见的炒房地产的短线操作,没有考虑到影视园区和周边、和高科技产业、和台湾优势的各种产业结合、 形成聚落的各种可能性,所以,台湾盖影视园区发展影视,不向金泳三是在进行“国家级战略”,至今都仅止于政府出钱“盖比较大的摄影棚”而已。

台湾文创产业该如何回应像新锐导演赵德胤这群电影人强悍生命力的挑战呢?(图源:其他网络来源)

台湾政府,从2003年开始,把“文创”当成很流行的政绩,但是政府官僚无人了解何谓“文创”。事实上,“文化创意产业”本来就是一个很有争议性的议题,究竟是要“培植文化”还是“获得利益”,这在世界各国都有颇多争论,事实上是复杂的施政哲学问题。文创业产值市场全球市占率第一、二位的国家,是美国和日本,而这二个国家能够成功的输出文化、输出创意、输出意识形态,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这二国的政府,“从来就不干预文化创意产业”。

故此,大张旗鼓的用传统台湾政客综艺式的“盖园区、拚政绩”的短视作法,能否照顾到本届金马奖里面,被大众舆论忽略的那股,生于台湾厮土、却源于亚洲各地的电影新生命力?台湾的文创产业未来,如何回应这股强悍生命力所反馈回来的挑战呢?

 

撰写:陳宗逸

评论

检举

检举类型:
具体描述: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