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共沟通亟需破冰 “一中分治”可作为基础

+

A

-
2017-04-01 09:44:56

“行路难,行路难,多岐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唐朝诗人李白当年借诗抒发仕途浮沉的心境,未必能完全代表两岸关系这一路走来的发展。但回顾来时路,某种程度能反映从1990年代初期,辜振甫与汪道涵两位老人家当年历经一波三折,率领各方菁英多次磋商,电话与书信频繁往来,竭尽智慧,搁置彼此之前40多年的争议,虽然对一个中国的内涵有差距,但双方同意不在歧见上折腾,两岸最终在1993年务实地完成两岸制度性协商等四项协议,在两岸关系上勇敢踏出前所未有的步伐,有如两兄弟一同驾驭一扁舟、长风破浪,迎向未知,开展新局面。

虽说四分之一世纪以来,双方的共识未能抹平所有台海之间的风浪,但也为两岸互动奠定善意基础。当时这种开阔的胸襟与勇气,在两岸关系发展地关键时刻,能不能重现在今日的台海之间呢?

近期两岸大多数人均认为两岸正式往来交流全中断,连处理两岸人民之间非政治的事务往来的海基会与海协会,几乎都没有进一步的正式沟通或意见交流,甚至当大陆观光客在台发生重大伤亡事故,双方人员却只能以手机简讯往来,或派一位海协会事务性代表前来协处,这对于两岸关系的发展当然是负面。相信北京与台北都不乐见此一情况持续太久。


海基会董事长田弘茂2017年1月18日表示,如果时机合适,很期待和大陆海协会长陈德铭见面,会面的地点可以考虑从金门开始,希望大陆方面,慎重考虑这项提议。(图源:中央社)

而在今(2017)年1月份,当大家都不看好两岸关系发展时,台湾海基会董事长田弘茂邀请陈德铭前往金门访问。虽然大陆方面没有立即明确回覆,但柳暗花明,就在大陆全国两会结束后,大陆海协会会长在3月25日出席博鳌论坛时回应了田弘茂董事长这项邀请,陈德铭表示,“我不能作为一个外国人去,我要作为一个国家两个分治机构之间的授权代表去。”这是大陆方面具有两岸关系代表性人物罕见的提到两岸分治现况的说法,我们就其精神,称之为“一中分治”。

过去其实在李登辉执政时期,就提出过“一国两府”也就是“一个国家,两个政府”,最早“一国两府”的说法,是由美国为了解决两岸问题、在1972年中美《上海公报》中提出的建议,当时被大陆政府明确反对。直到1990年李登辉在“国家统一委员会”会议上再度把“一国两府”提出来,向大陆表示愿意在此基础上进行“政府对政府”的对话,但当时大陆方面担心造成“两国两府”模式,李登辉的“一国两府”提议就遭到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杨尚昆拒绝,杨甚至坦言两个“中央政府”将成为“两国两府”的模式。此处的歧见就在于“一国”的定位,双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

到了2000年台湾首次政党轮替时,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当时再度提出“一国两府”、联邦制和邦联制等构想。不过,并未获得大陆官方正面肯定。

不过,这次陈德铭说出的“一中分治”与前面李、连所提的“一国两府”概念不同,“一中分治”的说法是把焦点放在他愿意以“一个国家”的“两个分治机构”之间的授权代表去台湾,某种程度的模糊了“一个国家”的指定对象,给了台湾解释空间,也给大陆自己余地。而两个“分治机构”,也不以过去双方都顾忌、甚至心中盘旋著内战尚未结束阴影、两个针锋相对的“中央政府”来作为今日两岸的交流主体,陈德铭这次代表海协会这样提出的创造性模糊,明显是伸出橄榄枝来呼应了海基会田弘茂的热情邀请,我们乐于见到两岸双方能够抛开先前因为说不说“九二共识”的不快,重拾辜汪两位老人家所共同铸造的“搁置争议”的典范,共同在彼此一同认知两岸分治的现实,向前看,而不是纠缠在过往的问题上。

我们若把大陆海协会会长陈德铭这次表态,看待是以“一个国家、两岸分治”来定位两岸关系,这与“一个分治的中国、一国两区”的概念已相当接近;而“一国两区”最近提出且获得大陆方面有正面回应的一次,就属2012年3月,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在大陆会见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时表示:“我们现在在推行的两岸关系的依据是《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这是以‘一国两区’的概念作为法理的基础,我们处理两岸事务的部门是大陆委员会,不是外交部,这就足以说明,两岸并非国与国的关系,而是特殊的关系。”

此一说法就与日前台湾陆委会主委张小月以及台湾外交部长李大维在立法院回答立委质询所说的观点相同,只是张李两人并未说出当时吴伯雄所提“一国两区”这四个字。

吴伯雄将“一国两区”解释为“一个国家,两个地区”。这样的论述认为海峡两岸同属一个国家,两者之间并不是“特殊国与国关系”,而是一种特殊的地区对地区的关系。吴伯雄最初的发言中,没有明确定义一国是指哪一国。当时国台办发言人表示这代表台湾也认同一个中国原则。时任大陆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在国共论坛上也回应,海峡两岸确认同属一个中国,两岸不是国与国关系,是两岸互信新起点。

我们试著从大陆官方的角度来看,在法理以及情感上,应该都会认为“两岸分治”不等同于“两岸分裂”的概念。如果北京默认台湾目前的“实际治理机构”(政府)对台澎金马的管辖权及治权,但这就不代表“中国”主权与领土分裂,而是认为自1949年以来,两岸在主权与领土还是合而为一、并未分裂。“一个中国”既是过去式,也是现在式、现在进行式、未来式,这有别于李登辉再提出“一国两府”遭拒、几年后转变为“特殊的国与国关系”的那种把“一个中国”当成过去式或是未来式,也有别于陈水扁未来式的“一中”。因此陈德铭的“一中分治“说法,给予台湾一定的善意,也体现两岸政治情势的现实面,蔡英文不会听不懂其巧妙之处。

其实两岸现况已经改变,蔡英文何不大胆展现创意,把握变动中的契机。(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但是,蔡英文能够轻易的拥抱“一中分治“,藉此机会与大陆形成两岸新的论述吗?能够就这样接受“一中”吗?的确,在现实方面,蔡英文是有困难的。从蔡英文在去年9月29日民进党创党30周年党庆后一天给党员的公开信所说的“我也要请各位相信,有些价值,我们一定会坚守。我们要力抗中国的压力,发展与其他国家的关系。我们要摆脱对于中国的过度依赖,形塑一个健康的、正常的经济关系。”就可以看出,在民进党内许多人对于“中国”的概念,仍然视为另一个“给予台湾压力的政府”,甚至看成“另一个国家”,而与我们讨论的“一中分治”的“一中”,对蔡英文和她领导的民进党来说是个很难克服的障碍,在台湾社会也有不少人无法接受,反而是愿意拥抱“维持现状”,但事实上这是逃避现实。

可是如果蔡英文与民进党不翻越“一中”认知这个障碍,民进党与中共的“民共沟通”就永远无法进行,在民进党可能长期执政的情况下,两岸沟通也就无解,这种消极的“维持现状”,在两岸经济与军事等实力失衡,以及快速变动的地缘政治局势下,对于两岸关系发展,尤其是对于民进党和台湾有好处吗?“习特会”的行程刚刚公布确定,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6日将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郡海湖俱乐部举行会谈,根据多维的独家掌握,美中两大国元首会面,这后面发生的政治交易,美国“买到”中国出手管控北韩,而中国则“赢得”美国坚持“一个中国”政策来栓住台湾,是很容易可以理解的。

其实两岸现况已经改变,蔡英文总统何不大胆展现创意,把握变动中的契机,说服台湾各方接纳以“一中分治”的概念,作为两岸开启新对话的共同政治基础。

既然蔡英文总统在2015年5月20日职演说中肯定两岸的沟通基础“1992年两岸两会秉持相互谅解、求同存异的政治思维,进行沟通协商,达成若干的共同认知与谅解,“也尊重这个历史事实。那么为何不能够接续“92年之后,20多年来双方交流、协商所累积形成的现状与成果,”致力于“共同珍惜与维护,并在这个既有的事实与政治基础上,持续推动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发展”。

以两岸分治这样的现实,衍生出政治与现实上的“共识”即是:“一个中国,目前是分治局面”。但从1992年起过去二十多年的善意交往,让这种“分治”局面朝著良性互动的方向发展,让两岸人民获得了好处,开展各种交流,双方都享受了和平与共赢,这就是现状。其中或许有些波澜,但从台湾的角度来看,“中华民国”是台澎金马两千三百万人民的家,只有这两千三百万人能决定中华民国的未来。而“中华民国”的未来,与前面所说的“一个中国目前是分治局面”并不抵触,而两岸官方如果能都接受前面的“一中分治”的内涵、达成高度共识与互相尊重,必定能够降低误解,放下歧见,更能让两岸敞开心胸一同来就两岸未来发展商讨进一步的合作与发展。

蔡英文政府既然已宣称遵循宪法、两岸条例,就应该努力克服党内歧见,还有2300万人民托付的重任,理应勇于说出本来就在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法律条文中的“两岸一国”以及“一国两区”的关系定位。如果能让两岸回到“一中分治”的关系定位,而且北京此时已经透过陈德铭之口释出弹性,伸出橄榄枝,希望能和民进党蔡政府建立以“一中分治”为主体的“一七新共识”。蔡英文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开创两岸互动新局面,为两岸人民共谋和平发展的福祉

撰写:郭宏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