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北京学者:台湾“连环结 ”易结不易解

+

A

-
2017-04-14 01:36:06

海湖庄园的“习特会”已落下帷幕,两岸关系并没有成为此次会谈的“主菜”。台湾当局此前一直担忧台湾会在此次会谈中沦为大国利益交换的筹码,此刻悬着的心终于着地。但是,这并非意味着两岸关系就能雨过天晴,台湾当局就可以高枕无忧。相反,两岸如何寻找到新路径去打破两岸关系的冷和状态,去破解两岸关系目前的囚徒困境,是一个尤其值得当下关注的问题。

近日,多维新闻就两岸关系新路径的问题专访了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两岸关系研究所所长朱松岭。朱松岭认为,蔡英文当局受台湾政治环境和民进党内生态的限制,会继续奉行名为“维持现状”实则“柔性台独”的立场,两岸关系在这种情况下达成新共识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台湾当局继续一意孤行甘为筹码,在大国间玩弄地缘外交游戏,存在沦为中美利益交换牺牲品的可能性。朝鲜问题和台湾问题是东亚地缘政治的连环结,一并产生,也会一并消除。


陈德铭期待以“一国分治”的说法获得再访台湾的可能(图源:VCG)

如无必要,勿添新共识

多维:不久前,陈德铭在博鳌论坛上提出“一个国家还分治着的两个机构”的说法,虽然并不是新说法,但还是引发外界密切关注。无独有偶,2016年底社科院台研所周志怀在出席一个两岸青年交流会议时也提到,在“九二共识”之外可能会有一个新共识。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

朱松岭:先说这个新共识。台湾所谓新共识其实是民进党胜选之后美国人操作的,他们希望有一个新共识取代“九二共识”,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九二共识”有可能会使两岸走得更近。两岸走得更近不是美国希望的,两岸走得更远也不是美国希望的,两岸之间不近不远,既有矛盾也不破局才是美国所希望的,这样它可以两边通吃。

推出新共识的理由是“九二共识”是国共之间的共识,不是民进党和共产党的共识。这其实是一个伪命题,严格意义上说,“九二共识”是马英九当选之后两岸双方达成的新共识,这个新共识不过是旧瓶装新酒,用了“九二共识”的名义。不管以前有没有“九二共识”,现在是两岸双方用当局的名义达成的共识,而不是国共两党之间的共识。

马英九2008年选举的时候就明确提出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之上两岸走向和平发展之路,原因是2005年的时候“胡连会”达成了两岸和平发展的共同愿景,2008年马英九当选就是落实国共这个共同愿景,当然双方注意到了《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五条的限制,我们通过提出一个很虚的愿景把这些规避过去了,但马英九当选之后确确实实是在落实这个愿景。所以说,“九二共识”是两岸双方之间的共识,不仅仅是国共两党之间的共识,如果把它限缩在国共两党之间的共识里面,就是在偷换概念。

多维:周志怀所说的新共识,和美国所希望的两岸关系不好不坏的新共识,肯定是完全不一样的。按照你的说法,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蔡英文在两岸问题上的态度主要是受美国“新共识”的影响?

朱松岭:美国是希望台湾不管哪个政党当政都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都不允许走向明目张胆的台湾法理独立之路。但是在这个范围之内,做一些小的活动,美国人并不一定能控制。蔡英文在这个任期应该是不会走台湾法理独立之路的,但是“文化台独”、“文史台独”以推动台湾的“实质独立”,这种行为还会有。在国际上拉抬和美日等国家的实质关系,提高跟美日交流交往的实质层级,甚至逐步走向外交关系的边缘。

多维:但是周志怀的话也不是随便说的,周志怀说完那句话之后,北京方面一直在等台湾有一些善意释放出来,结果最后等来的是蔡英文和特朗普的那通电话,所以北京就彻底失望了。“5·20”一周年的讲话,北京方面也可能没有任何期待。

朱松岭:你能期待她讲什么,民进党本身就是具有台独党纲的。

多维:你觉得蔡英文会冻结台独党纲吗?

朱松岭:《台湾前途决议文》已经覆盖了或者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台独党纲,但是台独党纲还在那里,我们是希望他有一句话讲出来,但是这句话他不会讲,这就是中国人,不管你是台湾方面的,还是大陆方面的 ,中国人艺术就在这里,有些话他不会讲透,这不是所谓的台独退潮。

台独党纲是要建立一个新的台湾共和国,是要正名制宪。但是到1999年的时候,也就是陈水扁选举之前,岛内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发现台独党纲招很多人烦,认为民进党会给台湾带来危险,要是继续坚持台独党纲的话,很多人就不会投民进党的票。因此,他们为了争取选票搞了一个《台湾前途决议文》,《台湾前途决议文》三句话很重要,第一句话“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第二句话“这个国家的名字叫中华民国”,第三句话“改变这个现状就必须经过台湾2,300万公民投票决定”。

现在民进党主张的维持现状就是维持两岸这个现状,要改变这个现状必须经过2,300万公民投票决定。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还对民进党提出新共识给出一些善意回应?我个人看来,两岸之间有“九二共识”就足够了,不需要新共识,因为“九二共识”是两岸双方当局之间的一个共识,是海协会和海基会谈判谈出来的共识,而且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开创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八年的大好局面。


九二共识”是两岸关系的基石,也是台湾当局绕不过的坎(图源:中央社)

不必急于打破僵局

多维:但是如果一直纠结于“九二共识”,双方就没得谈了,两岸的僵局就这样持续下去吗?

朱松岭:僵局有什么不好吗?为什么要破这个僵局呢?本来就是两岸双方达成的一个协议,一方毁约了,你是迁就毁约的人呢,还是坚持契约原则?马英九2008年上台的时候是高呼“九二共识”,台湾民众才选他的。2012年的时候,很多企业家出来表态支持“九二共识”,所以马英九才当选。你说那不是民意,那什么是民意?不能说只有民调才是民意,选举也是民意。

多维:但是民意是在变化的,台湾的新生一代很多都有天然独的倾向,在两岸这种僵局的情况下,如果蔡英文能够成功执政两届的话,倾向独立的民意恐怕再也无法挽回。

朱松岭:那就是中国国台办主任张志军所讲的那句话,台独走到最后就是统一,不过是另外一种形式的统一。大陆的宪法、台湾的宪制性文件本身规定了两岸同属于一个中国,在一个国家内有一片人说要独立出去,一般要通过公民投票,但并不是公民投票通过一定就能独立,这里面法理非常复杂。澳大利亚也出现一拨人要求独立,结果投票通过了,也没让他独。在自己国家的领土上,有一批人宣布独立出去,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是不允许的。

多维:另外一种形式的统一是什么?武统吗?

朱松岭:我觉得说非和平方式更合适一些。公民投票本身就是两个人提出来的,一个是社会主义阵营的列宁,一个是资本主义阵营的威尔逊。资本主义国家之所以允许公民投票独立,那是美国想把英国、法国、德国这几个帝国主义国家全部拆垮,是政治斗争的方式。美国出现这种状况之后,林肯立即悍然发动战争。现在美国允许你搞加利福尼亚独立,搞夏威夷独立,是因为在可控范围之内。如果背后没有美国人的操纵,哪个地区通过公民投票独立成功了?现在想在台湾操纵成功不可能,中国不是东欧那些弱国。

而且我们也可以讲法理,台湾民众拥有投票权的是多少,拥有投票权去投票有多少,投票又投了那个人的有多少,那个人拿了这点票就可以当选了。那谁代表多数呢?你是在你那套规则之下代表多数,我也可以在我这套方法之下代表多数。而且,在双方都认可的属于一个国家的领土之内,有一帮人宣布分裂领土,那是不允许的,我们是有《反分裂国家法》的。

多维:但是现在岛内有两组民调特别引人关注,一组就是台湾的大多数民众认为大陆不会武统台湾,还有一组是即便大陆武统美国会协防台湾,持上述观点的人数基本在百分之六七十。你怎么看这两组民调?

朱松岭:1979年邓小平访美时,明确讲了一句话:“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再用解放台湾这个口号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两岸一定是要走和平统一之路,这个政治决断没有变。但是有两个例外,一种是台湾宣布独立,第二种是外来势力的干涉。两岸关系最终的解决方式,就是和平统一,没有武力统一这一说。我们的武力只针对两种情况,在法律里面叫但书,如果没有这两种情况,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去维持两岸现状慢慢去磨。

特朗普选举的时候,很多人说他选不上,民调如何如何,民意到底在谁那边呢,民调不见得对,因为沉默的大多数没有发声。只要不提统独,两岸民众没有什么问题。两岸之间的实质问题是解决政治对立,从胡锦涛到习近平一直在讲,国家复归统一不是主权与领土的再造,而是结束政治对立,政治对立是两岸当局之间的对立,就是在一个国家里面不允许存在两个号称中央政府的政府。谁降格?中国希望是台湾当局降格,因为你小,没有外来势力支持的话,连一天也支持不下去。


中美两国在朝鲜问题和台湾问题上达成交易的传言愈演愈烈(图源:新华社)

利益交换的可能

多维:之前有消息说,中美之间已经达成某种交易,筹码可能就是朝鲜和台湾。你怎么看待这个“交易”?

朱松岭:我觉得解决台湾问题的方法可能在台湾之外,不一定通过直接处理台湾问题来解决问题,可能通过解决其他方面的问题顺势解决台湾问题,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朝鲜半岛和台湾问题是中美两个棋手在东亚这块棋盘上打出的连环结,这两个连环结要想消解的话,恐怕得一起消。因为历史上台湾问题的产生是因为朝鲜问题产生的,严格意义上来说,台湾问题不是1949年产生的,而是因为1950年第七舰队驶入台湾海峡使得两岸问题有了外来势力干涉而产生的,而第七舰队之所以驶入又恰恰是因为朝鲜战争。

多维:其实如果这个交易真的存在的话,对北京来说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一方面可以甩掉朝鲜这个包袱,另一方面又能维持两岸和平的状态,美国也不要过多的插手两岸之间的一些问题。

朱松岭:我不太喜欢用交易这个词,因为台湾问题是不能交易的嘛,但是这符合特朗普交易的艺术,特朗普也是一个看重双赢的人。

多维:台湾中央研究院教授吴介民在《中国的第三种想象》一书中提出,如果两岸要想统一的话,北京必须要承认台湾和你的不一样,尤其是民主制度的不一样,如果抹杀掉这个不一样,任何形式的统一都会遇到反弹或者很糟糕的后果。

朱松岭:我们从来没有否认台湾创造一种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们尊重台湾地区的生活方式,但是有一点,也希望台湾尊重我们的生活方式,生活方式的不同不能成为抵制统一的工具。

其实现在台独和民主选制已经密不可分了。1991年修宪之后,台湾地区直接选举整个中华民国的领导人,造成了法源和权力来源的错位。从法源来讲,应该是整个中华民国,包括大陆、外蒙古、台澎金马地区、港澳共同选出来的,但是现在是台湾2,300万人选举出来的,就等于台湾地区选整个中华民国的领导人。

因此,中华民国自然矮化为台湾地区这样一个地方割据政权,因为手握权力的人是向权力来源负责,而不是向法源负责。但是台湾民众不需要担心统一会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大陆要的只是名义上统一,要的是一个不分裂的政治承诺,并非要解放台湾,让台湾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绍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