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打开两岸僵局的时间窗口

+

A

-
2017-05-17 01:35:56

两岸关系在民共双方遍寻不着政治共识的对接点下,一年来处于冷和已是常识,然而,随着各项情势发展,两岸恐怕连冷和的“常态”都将难以延续。于蔡英文而言,如何避免两岸、民共间善意互动的可能进展,受到2018年地方选举日程的干扰,摊在蔡英文面前的有效时间已逼近倒数,甚或只有接下来3到4个月的时间足够回应。

近一年来,两岸关系受挫的主因不外乎民共无法就“一中”达成共识,尽管反映在蔡英文的执政现实是,其所履行的几乎已是一套没有“九二共识”之名的九二共识,然而,政治的现实是,只要蔡英文不做出明确表述“一中”意涵的宣告,于中国大陆的理解,都只是善意有余而诚意不足,蔡英文便无法轻骑渡过两岸关系的隘口。


受台湾2018年地方选举日程干扰,蔡英文能够建立民共政治互信基础的时间已然不多(图源:Reuters/VCG)

持平而言,面对九二共识“有口难开”的蔡英文路线,民进党内部其实早已就此蓄积强大不满。大陆海协会会长陈德铭日前于博鳌论坛抛出”一中分治”,显然是大陆体谅蔡英文路线之余,所给予的一个让步的饵。

“一中”作为大陆一方必然的坚持底下,蔡英文如何啃下“一中分治”的政治实至,料想蔡英文政府于幕后应也做足了一番功课。

只是,光是自诩做足功课是不够的,蔡英文政府需要争取的还有时间,美好的时光一旦错付,两岸双方一年来极尽节制的冷和均衡亦恐将重新估价。

于此,横亘在蔡英文面前的难题有二,一则是如何妥善利用陈德铭接连两次抛出的善意,修正其两岸论述自“维持现状”论转向“一中分治”去调整、适度黏着;这当然是一项艰巨的论述工程,但事在人为,机会显然是有的。

其二,蔡英文在发展与中共论述相黏着的尝试中,存在有效时间的限制,但这项限制既不是由中共片面划定,也不是由蔡英文主动划设,而是囿于台湾选举进程,不得不然的一项客观约制,即2018年的地方选举与2020年的总统暨立委选举,将自成一道蔡英文政府推陈两岸论述的时间天险。

质言之,蔡英文必须在2018年地方选举正式动员前,有效建立民共间的政治互信基础,以免影响到民进党地方县市长的选情;又2018年之后,2020年的总统大选将提上日程,为避免被深绿收割基本盘,蔡英文也难于2020年大选的整备期间发表与陈德铭“一中分治”相对接的两岸论述。

只是,蔡英文若要适度迁就民共得以共识的最大政治目标,程度软化并改变两岸论述往“一中分治”方向调整在所难免,但此举势必会为蔡英文政府的执政稳定性带来一波政治寒流,如何应外的两岸所需,备妥于内的“供暖”条件,是蔡英文现下必要做足的政治准备。

最实际的,是蔡英文需要先有改革成绩,包括年金改革、前瞻计划等要尽快过关,才能有筹码去说服台湾人民支持蔡英文提出类“一中分治”的论述来改善两岸关系。尽管蔡英文或将因提及“一中”而失去一小部分的深绿支持,但总的来说,改善两岸关系,甚至建立起政治难度颇高的民共互信,更可争取到民进党基本盘外的广泛社会支持,进而扩大民进党于中间盘的支持比例,这一来一往间,于民进党整体支持度自然是会增加的。


蔡英文若能建立民共政治互信,将有助扩大民进党于中间盘的支持比例(图源:中央社)

然而,考虑2018年地方选举日程逼近,蔡英文有效的时间窗口并不多,从此刻算起也就剩几个月时间。尤以2018年地方选举为例,重新盘整的是全台与民进党内“地方百里侯”的势力,在总统大选前两年、每每被视为大选前哨战的地方选举开跑之前,蔡英文应戮力抓紧有限的有效时间,尽可能地避免两岸、民共间善意互动的可能进展受到地方选举日程的干扰,否则选举将届,哪怕是蔡英文再有心,也难有摧枯拉朽之势去做出具创造性的两岸论述突破。

是以,如果蔡英文错过选前的这段时间,接下来恐怕就要等到2020年之后。但期间的风险变量可就大了,意即,谁能保证北京愿不愿意再等四年?试想,一旦北京对两岸关系滞后发展渐感不耐,介入影响台湾2020大选的可能性便不能排除,此举亦将成为蔡英文、乃至于民进党继续执政的外部压力。于此,推算蔡英文政治格局的最适利得,当不该消极地等到2020年大选后才思索如何改变两岸论述,最好的时间契机将是在2018年地方选举开始动员前的这段时间便开始着手推动,拖延不得。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陳鄭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