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学者:蔡英文一周年的变与不变

+

A

-
2017-05-18 01:06:31

5·20马上一周年了,两岸关系仍陷在僵局。一方面中国官方采用“保持战略定力”的策略,在一中原则的立场丝毫不退让;另一方面台湾蔡英文当局则始终不肯的答卷,绝口不提承认“九二共识”。而两岸关系近期因WHA风波摩擦突增,前景更加晦暗不明,从冷和平逐渐走向冷动荡。

多维新闻就当下两岸关系中热点问题,专访了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两岸关系研究所所长朱松岭。他认为,两岸关系陷入僵局的部分原因在于中国官方中式思维和台湾当局英国法式思维的龃龉。他判断,蔡英文在5·20一周年之后的政策表述仍然是维持现状,这是由“太阳花运动”后崛起的台湾新世代力量的政治倾向决定的。


参与WHA与否,无碍于台湾获取防疫信息和技术,却有关台湾的国际空间(图源:中央社)

WHA冲击波

多维:WHA最终未邀请台湾参加今年的大会,这是近期两岸关系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我们看到,一方面中方措辞严厉地批评蔡英文的两岸政策,另一方面台湾的一些人士借机炒作悲情意识的同时,一些台独势力也在向蔡施加压力。两方面的因素共同起作用,会不会迫使蔡英文放弃目前的中间路线,走向激进台独呢?

朱松岭:政策的表述和政治人物的表现是两个不同的问题,蔡英文的政策表述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依然会延续她既往的表述程式。但是政治人物的表现上就会有一些变化,比如说她会在语言上、在舆论宣传上会有一些变化,再比如邀请一些异议人士访台等。她不会去主动挑衅两岸关系的底线,对中国的底线做太多的冲撞,但她可能会未来做出一些迎合台独势力的表述。

有一点需要大家注意的是,蔡英文近日答应了林义雄年底完成公投法修改的要求。公民投票双门槛的降低以及公审会的废除会给对两岸关系带来什么影响,值得我们关注。目前版本的公投法草案通过以后,一些少数派意见可能就可以成案,就可以发动,就可以从小议题变成大议题,台湾社会将从相对宁静的状态走向动荡不安。这样的公民投票一旦进入到政治领域,对两岸关系的挑战是不言而喻的。

多维:也就是说蔡英文未来可能会在政治表现上走向激进,但她对两岸关系的政策表述并不会变化?

朱松岭:基调上没有变化,并不意味着她的其他言行不再冲撞两岸关系。蔡英文的思维方式是英国法的思维方式。先具体,后抽象。她一定要去冲撞原则性,看这种抽象的原则性当中到底包含什么样的具体性。看这些具体性里面,我做的哪些行为是你可以接纳的,那些行为是不可以接纳的,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来获取自己本身的空间。这是英国法式的律师经常做的一种行为,通过这种方式,逐步扩大法条概念的基本解释,以此来为自己的辩护人捞取更多的利益。

蔡英文在接受国际媒体专访时,谈及两岸关系,不断地强调一件事情一件事情的积累信任。但是中国式思维更注重原则,原则性问题大家达成一致之后,才能去解决具体的问题。蔡英文当局一直坚持先具体后抽象的话,与中国的思维方式南辕北辙,背道而驰,双方就很难找到交集。

中国的思维方式已经被特朗普总统所理解接受,并有了良好的互动。蔡英文应该认真思考美国和中国的互动模式。特朗普尚且有这样的胸怀,作为同胞的台湾当局,应该认真考虑用中国思维方式来解决问题,而不是用英国法式的思维方式来跟中国大陆打交道。

多维:巧合的是,蔡英文之前在接受路透社专访的时候反而呼吁中国大陆的决策者,不要受到过去传统的思维与官僚体制的限制。

朱松岭: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台湾政治精英的固步自封,始终带着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去看待中国大陆。当前,中国思维方式日渐为世界各国所接受,却不能为台湾当局所接受;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日渐成为普世价值,却为台湾当局所排斥;当世界各国吸收接纳认可中华文明以及中华文明在现代社会创造的文明成果和精神财富的时候,而台湾当局却依然保持僵化的冷战思维,用东西方对立的传统思维,去看待中国人在传统文化基础上创造的文明成果,拒不接受反而加以指责,使整个台湾自外于现代化的中华文明之外,自外于新世界秩序之外。

多维:台湾的一些人士对十九大之后的两岸关系有所期待,认为十九大之后中国会在对台政策方面有所让步。此前我们在采访民进党立委郭正亮时,他也一再提到了十九大这个关键节点。

朱松岭:这其实是罔顾事实,一厢情愿,源于他们对中国大陆政治常识掌握的不足。中共党内自从确立了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十九大只不过是党的一次代表大会,无关于核心的变化,无关于政策的变更,它只会是一个政策延续,根本不可能是他们所想象的状况。对两岸关系病症诊断错误,就不可能拿出正确的药方。两岸关系的不断恶化,原因恰恰在于台湾屡次误判中国大陆的政治走向。期待十九大之后中国对台政策有什么变化,无异于痴人说梦,中国对台政策的延续性是明确的。


台湾新世代已厌倦统独议题的争论,他们更关注切身的利益(图源:中央社)

“后蓝绿时代”来临?

多维:蔡英文对改革有一种时不我待的急迫感,受访时曾称,再不改革,台湾再也回不来了。因此,她采取了先难后易的执政策略,将年金改革、司法改革等一系列优先推进。你觉得蔡英文民调的低迷是因为她的这种执政策略吗?

朱松岭:台湾既有的政治体制是产生政治明星、毁灭政治明星的体制,任何一个政治人物在台湾既有的政治体制之下,只能是选举过程当中塑造政治明星,执政过程中逐步光环陨灭,最后归于毁灭。这是台湾引以为豪的民主体制的既有弊端。

他们认为只有三权分立的西方民主体制才是台湾社会治理的灵丹妙药,对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五权宪法进行了实质性的操作篡改,使得中山先生设计的政治体制不能得以健康运行。比如台湾立法机构扯皮内耗的现象不断,许多有利于台湾的政策因为政党操弄被杯葛。再比如行政官员毫无权威,政策执行力大打折扣。台湾社会活力远不如蒋经国时期,裹足不前,失去效率,导致台湾从亚洲四小龙地位衰落下来。

多维:台湾民主体制的种种乱象,导致民众开始厌倦政治,和西方发达国家一样,出现了一股反建制、反传统的风潮,比如“太阳花运动”。这股风潮最后会不会冲破台湾目前“蓝绿对立”的政治格局,对台湾未来的政治走向有何影响?

朱松岭:我一直对“蓝绿对立”这个词持保留意见。“蓝绿对立”不是统独对立,而是老国民党(国民党、新党、亲民党等)和绿营(民进党、台联党、时代力量等)的对立。中国大陆很多人认为“蓝绿对立”是统独对立,其实是一种误解,传统意义上的统独对立实际上已经结束。传统台独追求正名制宪,传统统的力量追求的国家统一,所谓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已经都在式微。现在产生的是一种新的力量,可以称之为“维持现状派”,而不是“天然独”。

台湾年轻世代出生的时候,他们拿到的证明文件都是带有中华民国符号的,他们出生以来没有经历过两岸关系的形成时期,没有经历过东西方冷战对抗时期,更没有经历过祖辈父辈从大陆迁徙至台湾的历史情景,他们从小到头认为自己生长的现状就是合理的。他们认可的政治符号既不是台湾独立,也不是国家统一,而是维持既有的状况,就是维持一种“小确幸”的状态。他们在政治上没有太多想法,只是在被政治人物利用的时候才成为“天然独”。

“太阳花学运”之后,蓝绿对抗的问题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所谓维持现状派登上历史舞台。而且正是由于台湾新世代年轻人自我观念的表达,才导致传统独派力量和统派力量的式微。未来台湾没有蓝绿,只有维持现状派。但他们没有清晰的政治立场,比如很多人投票蓝营或者绿营,只是因为蓝营或者绿营的政治主张暗合了他们保护动物、同性恋平权的诉求,他们本身没有那么强的政治意识。

撰写:绍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