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统”新世代:我是中国台湾省人

+

A

-
2017-05-30 22:27:57

“我们党部的理念是一国一制。”奎元郑重其事地说道。他是台湾“80后”,目前是中华统一促进党添丁党部的总干事。该党是由台湾大名鼎鼎的竹联帮大佬“白狼”张安乐于2005年创建,目前有近4万党员、100多个地方党部。

2014年太阳花运动之后,“爱台湾”成了台湾社会最大的政治正确,台湾的年轻人被冠名为“天然独”世代,他们中的绝大数人具有强烈的台湾主体意识,拒绝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在这些年轻人眼中,到海峡对岸游玩、工作就是出国。


“白狼”张安乐由黑道人物转型为统派先锋(图源:AFP/VCG

奎元对此忧心忡忡,他指责同龄人缺乏基本的政治常识和理性的思考能力,被无良媒体误导,为险恶政客愚弄。“说我们不是中国人,那我们是什么人呢?过端午吃粽子,过春节吃团圆饭,这是日本的文化传统吗?我们说的是国语,用的是汉字,这些也是外国的?大家不该这么数典忘祖。”奎元针对“天然独”思潮辩驳道。

其实,在台湾年轻人中,奎元是绝对的少数派。奎元的同龄人成长在台湾民主化时期,学的是按照扁政府时期宣扬台湾本土意识的课纲编纂的教材。在教育的潜移默化作用下,台湾年轻人集体无意识地把爱台湾和认同中国对立起来,他们甚至觉得谈论统一就是出卖台湾。

但奎元认为台湾人和中国人的身份并不冲突,就像一个上海人,他的身份证是上海的,但他的护照写的一定是中国。既是上海人又是中国人,没有问题,那么既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一样没问题。奎元宣称:“我们党部的主张是一国一制,我们是中国台湾省人。”奎元在国族认同上没有像同龄人那么困惑,一是因为他祖父的家庭教育,二是跟他外省人平民后裔的身份有关。

奎元的祖父是位平民,在1949年从江苏抛家舍业逃到台湾。一开始非“党国体系”的外省人,在台湾社会处境很是艰难。“党国”人员金权傍身,有恃无恐;本地人人多势众,谁也不敢轻易得罪。无依无靠的外省人平民,成了台湾政治的牺牲品和社会的受气包。后来,“党国”人员的子弟纷纷加入蒋经国的黄复兴党部,构成深蓝的基本盘。而外省人平民的不少子弟,由于上升通道狭窄、生存空间逼仄,不得已加入各黑道帮派。

奎元加入中华统一促进党之后,前阵子还受到深蓝朋友的嘲笑。他们党有竹联帮的黑道背景,在台湾社会众人皆知,一般年轻人对他们党的态度是敬而远之。面对同龄人的不理解和嘲笑,奎元觉得不必理会,当年国父孙中山革命的时候亦是依靠洪门等黑道势力,而且“仗义每多屠狗辈”,黑道是真热血、真爱国,政客只是为了利益算计。

奎元认为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他早已看透了台湾“虚伪”的政党政治。什么叫做黑道?见不得光才叫黑道。国民党的买票,民进党的绑桩,哪一个见得了光?国民党喊“九二共识”,民进党推“台独党纲”,双方都是玩弄政治概念,谁也不敢统一,也没胆量独立。而且台湾现在哪一个人选总统都要得到美国的首肯,这算什么民主?没有真正的国家独立,就没有民主。


台湾经济活力下滑,年轻人薪资不増反降(图源:中央社)

奎元十分怀念蒋经国的威权时代,虽然那个时候他还是个懵懂儿童,但当时台湾社会欣欣向荣的社会景象令他记忆犹新。他非常羡慕中国大陆这十年来的成就,认为奉行国家主义的“老共”,在捍卫领土、民生经济方面做得比台湾好太多。他觉得台湾的民主化走得太急,台湾应该走“大国小民”的道路,而不是“小国大民”。

作为一个国家主义者,奎元不是很爱看台湾的娱乐节目,他觉得非常低智、浅薄。他平常爱看军事、历史书籍和大陆的新闻节目,最崇拜的历史人物是秦始皇,他认为秦始皇最大的功绩是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帝国。历史记载中大一统王朝的兴盛和繁荣,更坚定了他对“红统”政治理念的信仰。

“红统”是中华统一促进党政治理念的形象说法,由张安乐提出,以区别以国民党“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理念,主张在台湾复制香港的“一国两制”模式。其实,“一国两制”最初就是中共为台湾设计的。奎元他们党经常组织党员抗议“台独”活动,有时候直接在现场挥舞五星红旗。大陆的一些地方台办把他们党当做有利统一的健康力量,会邀请他们党的高层访问大陆,但是奎元从未得到机会踏足中国。

最近,奎元和一些党干一起创建了新的添丁党部,他正忙着在台北的各学校组织社团活动,积极吸纳新人。谈及在纳新当中遇到的各种困难,奎元乐观地说道:“年轻人只要还认自己是中国人,慢慢陈述,会认同的。但老一辈的反共情结,根深蒂固。其实,共产党从来没有统治过台湾,也没有杀死过一个台湾人,为什么还要恨老共呢。”

采访结束之后不久,奎元在脸书“PO”了一贴,插图是《毛主席语录》封面。

撰写:绍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