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共“无同有异” 两岸何来互动新模式?

+

A

-
2017-08-10 04:31:29

台湾总统蔡英文老调重弹,再于美台智库二轨对话场合,要求两岸一起找出互动新模式的主张,然就两岸互动的新模式该如何产出,在怎样的条件下发生,蔡英文并没有给予方向。

蔡英文此话自然引来中国大陆涉台学者质疑。厦门大学台研院院长刘国深接受台湾《中央社》访问时便直言,蔡英文和民进党与中国大陆究竟有什么政治共同点,这一点必须先让中国大陆了解。上海台研所常务副所长倪永杰则直接建议蔡英文,应提出新模式可供选择的方案。

确实,有别于尚在“政治蜜月”的中共与台北市长柯文哲之间的互动,还能以“朦胧美”的“两岸命运共同体”营造“初级阶段”的良好氛围,民共与国共之间的交往,因各自早已具备理论基础与核心价值,自然难于柯文哲个人与中共的交往关系。

国共两党因九二共识,存在求同基础(多维记者:郭宏章/摄)

以国共关系为例,爬梳两党历年诠释彼此政治歧见的说法,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于2008年第四次“胡连会”场合,提出改善两岸关系十六字箴言,即“建立互信,求同存异,搁置争议,共创双赢”;前国民党主席朱立伦2015年在应“一中框架”说法时,言称“那是双方表达求同尊异的说法”;2016年,前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再于“习洪会”上提出“求一中原则之同,存一中涵义之异”(求同存异);更甚者,前台湾总统马英九在“习马会”后的台北记者会上,也再次声明两岸“求同存异”。

综上所述,在具备一定政党互信基础的国共之间,都已坦然认知彼此间存在“求同存异”的目标企求,简言之,国共两党都是在“存异”的基础上,戮力“求同”。试问,就连承认“九二共识”的国民党与中共间,都未必能是“大同小异”,又何况缺乏政治互信、说不出政治共同点的民共两党之间?

其实,民进党内也不是没有呼告两岸“求同存异”的说法。例如台南市长赖清德6月稍早在议会答询与访美期间,都曾利用机会表示,处理两岸现阶段最好的方法,是不管主张独立或统一,都应搁置统独争议为先、“求同存异”;赖清德并奉民进党《台湾前途决议文》是处理两岸问题最务实的方案,要外界别只注意到民进党的《台独党纲》。

只是,诚如刘国深所言,“两岸互动新模式首先要解决民进党和大陆的互信基础问题”,当民进党依旧高奉《台独党纲》如此特大号的“民共之异”,原先本已难达共识的“民共之同”,只怕根本无法期待。

蔡英文应先指明民共政治共同点为何,两岸互动新模式才有发展性(图源:Reuters

是以,对照国共关系在“九二共识”下“求同存异”发展,其间过程也是着墨万分,缓步徐行;蔡英文在毫无提出民共两党的共识能见、“无同有大异”的情状下,单方面对中共倡言推动“两岸互动新模式”,若非假议题,便是过于天真。

唯一庆幸的是,从大陆涉台学者的回应看来,蔡英文言下的“两岸互动新模式”并没有被彻底回绝,只是“新模式”未来的发展性如何,还需视蔡英文能否真切给予民共“政治共同点”卖点,又候选方案如何。显然中共此际还有耐心在等待蔡英文如何就“新模式”完成答卷。

撰写:陳鄭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