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管理媒体 台NCC应与时俱进

+

A

-
2017-09-09 02:40:37

“台湾通讯学会”8日举办《数字汇流时代的结构管制思维媒体所有权与意见多元》研讨会,针对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简称:NCC)”于2017年7月份公告的《媒体垄断防治与多元维护法》草案进行讨论,长达一整天的讨论会中,有关于美国、英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的法规分享与情况进行讨论,出席的多是过去的NCC委员卸任后返回大学执教的传媒领域教授,只是面对数字汇流(digital convergence)的时代,NCC的法规修订聚焦还停留在传统媒体的法规修订与讨论,未免跟不上网络时代的脚步。

面对数字汇流的时代,台湾传播界对媒体管理几乎还停留在传统媒体的法规修订讨论(多维记者:蔡苡柔/摄)
 

《媒体垄断防治与多元维护法》草案来自于当年的“反媒体垄断运动”。2008年台商蔡衍明的“旺旺集团”回台湾投资,先后并购中国时报集团的《中国时报》、《中天电视台》、国民党营的《中国电视》(三者分别简称:“中时”、“中天”、“中视”),形成旺旺中时集团,并计划继续并购频道业者。社运团体与台湾“中央研究院”学者如黄国昌等人,担心台湾媒体财团化以及财团跨媒体经营过度集中将造成垄断,从2010年起先后反对中时、中天、中视并购案、旺中并购中嘉案,并且号召示威游行活动。

同样在2010年,台湾立法院通过广电三法修正案,将政党、政治人物及军队(简称“党政军”)投资媒体放宽至10%,也引起“党政军”介入媒体的争议,社运团体群起号召第二次“党政军退出媒体”运动,阻止党政军势力进入大众媒体、并且希望能立法规范台湾财团投资行为,以维护台湾传媒的公正与公平。

2010年的“反媒体垄断运动”事件,距今也有7年了,这7年来,台湾媒体环境、甚或是世界媒体趋势早已经多次翻转,传统媒体早已是强弩之末,然而这场国际研讨会内容讨论的主题,却是媒体所有权与媒体多元关连性的认定问题。其中一场与谈人在会中表示,某地区有三家电视台经营三个频道,在黄金时段A节目有75%观众喜爱、B节目有12%观众喜爱,C节目有10%观众喜爱,则三家电视台将会不约而同的在同个时段制作A类型节目,因为收视率会驱使电视台做出不约而同的决定。这在电视圈早已经是入门等级甚至像幼儿园学ABC的常识,拿到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谈,未免太不进入电视产业界的实际状况。

然而,目前媒体潮流与趋势,新媒体早就超越了电视台,成为网络媒体的时代。台湾民众拜网路频宽(bandwidth,带宽)跳跃式提升与网速整体提高之利,加上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装置的普及,年轻人看网络媒体(或称新媒体),并不会计较是那家电视台或制作单位、那个时段,而是随时有空就上网观看各类节目,长短不拘,几乎不受时间与地点的限制。因此电视台跟时段这两个因素在网络时代早就不是重要的讨论因素,网络时代的运作模式跟过去电视台时代根本是完全不同的思考模式,真正该讨论的是节目内容如何规范,然而台湾到目前为止对于网络媒体的法条规范完全没有,而主管机关在意的关键竟然还停留在电视台过去的收视率问题,令人感到悲哀。

主管机关真正应该忧心的,是媒体生存问题。根据台湾经济研究院的资料统计,2013年台湾的电视广告费用有新台币248亿元,(1新台币=0.0331美元)数字广告只有新台币136亿元,但到了2015年,电视广告剩下新台币241亿元,数字广告增加到新台币193亿元,2016年上半年,电视广告费只有新台币110亿元,但数字广告已经增加到新台币111亿元,而且其中数字广告收入百分之80都是进到美国googleFacebook,台湾在地媒体根本分不到,这关系到传统媒体的生存问题,因为一旦没有广告收入,电视台该如何生存?当生存都成为问题的时候,该怎么要求业者要遵守法规?

作为NCC的法案草案条文征求修法意见、送进立法院审议之前关键时刻的讨论会(注:各机关研拟之法律及法规命令草案应至少公告周知60日),9月8日这场研讨会不仅华而不实,更让人担忧主事者竟然如此不食人间烟火,尤其这项法案还跟未来台湾媒体发展息息相关,但内容竟然是停留在7年前的媒体环境与情况,完全没有与时俱进,难怪会中有教授讽刺说,NCC是否故意提出这样的法案草案版本让外界可以趁机检讨NCC内部问题。

事实上,在2016年新任NCC主委詹婷怡上台后,以她所熟悉的领域,新创数字通讯传播法做为未来互联网(Internet)、电子商务以及OTT产业跨业营运的法规依据。蔡英文政府上任后,新一届的NCC陆续提出的新汇流五法”草案将包括2016年在立法院审查通过的广电三法”,也就是台湾现行卫星广播电视法有线广播电视法以及广播电视法,加上合并两法的新电信法”草案与詹婷怡主导新创的数字通讯传播法”草案。其中,广电三法,还会再新增30多个子法,内容包括一些具有争议性的议题,包括党政军条款、分组付费、频道必载,而新电信法以及数字通讯传播法将优先在短时间之内形成共识。

然而在已经进入21世纪将近17年的当下,讨论台湾媒体管理法规的语境中,只有NCC新主委一人进入“网络时代”的数字化时空是不够的。其实蔡英文政府不只詹婷怡一人懂数字化的趋势与产业界实况,林全内阁延揽的网路天才专家唐凤也还继续留任在賴清德内阁,持续推动台湾加强数字与实体沟通连结,但并未看出对詹主委的“火力支援”何在。但若这些围绕在NCC主委与现任委员身旁、参与法规政策讨论的前
NCC委员、传播界教授们多数仍活在“石器时代”,若靠着詹主委一个人要带动整个NCC此一重要机构往前走,亦无其他NCC委员的以新媒体时代的思维凝聚共识,要合力推动台湾的媒体管理法规改革,要帮助台湾的产业创新与新创企业发展经济效益,将是一个艰难的任务。

撰写:马立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