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学者:中国效应或促成“威权扩散”

+

A

-

近年来,台湾街头抗争景象已成为陆客或是其他外籍旅客来台必看的特殊行程之一,对台湾人而言,各类抗争在日常生活出现,已习以为常,但对于非民主国家的民众来说,这倒是件难能可亲的特殊体验。只是,全球对民主体制所产生的各种社会纷乱、施政无效率,以及其他林林总总的弊端,检讨不鲜,这也使得反思民主及其后果成为当代最重要的政治学课题,同时也是民主国家的执政者与学界需要共同寻求解答的难题。

据林宗弘(左二)研究显示,中国因素确实影响台港两地民众对自身政体评价,可能会在两岸三地出现“威权扩散”问题(多维记者:黃俊傑/摄)

对于民主谬思何解,显然在两岸三地有着程度不一的想法,从大陆民众视角来看,多半对于台湾政治的第一印象就是选举、抗争与立院暴力;对台湾民众来说,大陆似乎就是个缺乏民主的蛮夷之邦,没有任何人权与自由可言。然而,两岸这类片面解读的视野,始终无法帮助彼此了解对方更多,更不用说能够同理现阶段各自遭遇何种发展难题,沦为一种各说各话的矛盾状态。

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124日举办“中国效应工作坊”,以“中国效应与台港经验”为主题,聚焦探讨台湾与香港民众面对中国因素所产生的政治心理及其效应。中研院社会所副研究员林宗弘发表中国效应对台港民众政体评价的影响——以政体竞争的视角初探之一文,剖析两岸三地因各自政治体制不同,体制差异也可能影响民众对于对方体制评价的差距,甚至回过头来更加支持自身政体。民众也有可能因亲历不同政体转型,型塑新的政治态度,甚至产生所谓威权怀旧情结。

林宗弘认为,政体存续或多或少取决于执政绩效的表现,特别是经历政体转型的新兴民主国家,其民众往往会以旧政体作为比较基础,若政体运作绩效不彰可能会使得民众产生负向评价并危及新政体的存续。因此,林宗弘选择以2013年与2016年台港两地的“中国效应调查研究”的电话调查为例,分别探讨中国大陆的封闭威权政体对台湾的民主政体与香港的竞争性威权政体,对民众“政体评价差距”的影响。

其次,林宗弘以“政治社会化”与“制度绩效”观点来解释不同政体对个人的社会化效果,并加入时间因素观察太阳花运动雨伞运动前后所产生的影响。研究发现,除了对本土政权的面包与爱情议题以外,制度绩效与中国大陆的政经效应也会影响港台民众对民主的评价。其中,制度绩效(台港政府评价、中国大陆政体评价、中国大陆经济持续发展与经济衍生的政治效果)确实对于评价差距有重要影响。

台湾中研院社会学所举办“中国效应与台港经验”研讨会,多名港台学者进行对话(多维记者:黃俊傑/摄)

尤其,林宗弘发现台港民众在政治社会化因素出现相似变动,这很可能是2014年台港先后发生大型社会运动使得政党倾向与身分认同因素对政体评价的影响力增加,表示政体评价差距除了绩效权变性考虑之外,还必须关注政体竞争过程中,由于对抗“中国因素”抗争政治所造成的政治社会化。

根据2013年及2016年调查结果显示,台湾民众对于民主评价与政体支持度,从2013年评价为好的向度(好:39.4%、很好17.9%)至2016年成长为(好:40.1%、很好22%);香港则是由2013年(好:32.7%、很好2.4%)至2016年下滑为(好:20.3%、很好1.2%)。其中,台湾民众对大陆政体的评价更从2013年(不好:37.2%、很不好:39.4)至2016年下探为(不好:29.7%、很不好:50.9)。反倒香港民众对于大陆政体评价却有所提升,差评也有小幅下降。

林宗弘指出,台湾的体制竞争与评价差距主要与民众对台湾本土政权的评价有关,香港的体制竞争与评价差距主要与民众对中国大陆政权的评价有关,反倒不是对香港自身政体有感。显示中国大陆政府的制度绩效对于香港民众而言,确实存在最直观的影响。至于台港于2014年都历经重大社会事件,但太阳花运动与雨伞运动出现相反的抗争效果,结果表现在2016年台湾民众对民主评价显著提升,香港民众对香港民主评价却显著下降。

面对近几年全球政治学界热议的威权扩散问题,特别是中国大陆崛起后,与周边国家、非洲及中南美等国都有密切交往与合作,是否会出现对中国威权体制评价上升反对本地民主评价倒退的可能性,林宗弘认为,威权扩散的确可能发生,尤其在台湾主要为经济效应,例如台人赴陆次数或家庭经济获益者,在香港则为认同政治,例如自认中国人或建制派等,然而背后机制相当复杂,仍待学界投入更多研究、追踪观察。

撰写:黃俊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