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在蔡英文头顶的“克劳塞维茨魔咒”

+

A

-

喧闹台湾多时的《劳基法》部分条文修正争议,终究还是在民进党团人数优势主导下难堪通过。自民进党重返执政以来,改善劳动环境与青年贫穷问题,一直是蔡英文手拍胸口宣示的政策目标。只是,蔡英文既无法搞定两岸关系,也无法平稳对内改革,此二者犹如利剪的上下刃,咔喳地剪去民意对民进党的信任,也严重撕裂整个台湾社会面临重大改革转型的自信。

台湾立法院1月10日正式三读通过《劳基法》部分条文修正,修法过程频引群众走向街头抗议(图源:中央社)

本次台湾立法院110日通过的《劳基法》修正案之诸多争点,落在劳工休息日加班费改核实计算、加班工时每月上限46小时增加至54小时、加班费换补休按一比一计算,以及轮班间隔由11小时缩减为8小时等,甚至松绑工作七日需有一例假的规定。尤其,民进党修正版本的轮班间隔例假规定,是众多舆论责难之处。许多人担心,在台湾产业结构偏重中小企业、工会制度不够健全、劳动检查长期不足,以及劳动意识不够团结等限制条件下,若政府不能给予明确规范与保证,却有条件放宽劳资协商空间,是将劳方推向更严峻的困境。

面对短时间内二度修改《劳基法》,造成社会不安动荡,以及民进党与劳团、时代力量发生严重龃龉、对撞,蔡英文也在10日于民进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议向台湾民众致歉。蔡英文甚至再次宣示,改善青年低薪,弱势劳动者的处境,是今年执政团队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只是,摆放在2018年底的地方大选之前,还有什么议题可以称为是蔡政府最重要的心头肉?特别是劳工曾作为蔡英文心中最软的一块,都被折腾成这般德性,遑论此次道歉言论是在党内说的,而非公开亲上火线直接面对民众说明,是否诚心想要面对急迫改革导致的民心纷乱,相信公道自存人心。

别忘了,蔡英文曾在20171月结束出访中美洲友邦回程时,有随行采访记者当面喊话要求一例一休,结果蔡英文竟笑着回答,这不是跟我说,去跟你老板说,又接着补充“台湾劳工就是这样,劳工不自己跟资方沟通,都去跟政府抗议,让政府公亲变事主! 今昔之比,难道不令台湾千万劳工心寒吗?

经过马拉松式逐条表决,《劳基法》在民进党团人数优势主导下难堪通过。民进党再次重演以社会改革为工具性策略的克劳塞维茨逻辑(图源:多维记者/摄)

十多年前,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吴介民曾撰文以克劳塞维茨逻辑讨论,为何民进党取得执政后会走向保守化?吴介民认为,如普鲁士军事家克劳塞维茨(Carl Von Clausewitz)在《战争论》中阐述:政治是目标,战争只是该目标的手段,且手段绝对不能孤立于目标的思考之外……战争绝不能视为具有自主性的事物,而应视为政策的工具,战争必须随着政治动机……的变动而变动

此一逻辑,套用在民进党身上,可以发现执政前被其自视先进性象征的改革内容,都将在执政后逐渐受到党、内外压力而妥协,不禁让人质疑,各项改革议题与群众力量,是否只是民进党获取执政的策略性工具?遗憾的是,过去也曾另有评论循此逻辑批评,可到2018年的现在,民进党似乎一点长进也没有。对照过去街头起家形象,以及在野时敢于为人民发声的姿态,取得执政后的民进党却日益走向保守化,宛如再次唤起克劳塞维茨魔咒,让社会运动沦为延续政党夺权的替代手段。

诚然,时代力量目前似乎甘于占据更为激进的政治光谱,把民进党推向与国民党并无二致的执政形象。那时代力量在这次《劳基法》修法中的各项行动,能赢回已对政党政治冷漠的年轻人信任吗?能换得广大劳工的同情与选票支持吗?必须深思的是,已进入 体制内时代力量若要让台湾民众深刻认识蓝绿以外有第三条路的希望自居,就请拿出该有的责任担当,而非带伞求雨只想从社运势力予取予求,望不到年轻人与各界劳工到场应援,独落民进党与反动论者的笑柄。

总的来说,回顾蔡英文执政一年多以来,曾自诩作为解决问题的政府,却因年金改革、劳基法修法、能源议题、猎雷舰案等重大争议而坐困愁城,更不用说两岸关系紧张、国际外交冷淡,不仅无法解决问题,反倒频频制造社会对立;团结不了整个台湾,却让各种社会争议遍地烽火,导致民调直线滑落。

现实无情,蔡英文用心良苦有余,却像唱盘跳针似不断喊出代价由我承担责难到我为止我不是为民调做事,是为台湾做事等诡辩话语,依旧唤不回民众体谅与支持。台湾民众若继续一厢情愿地含泪支持特定政党,最后助其当选却反遭利用,将再次重演克劳塞维茨魔咒而不可自拔。此际,蔡英文除了频频道歉,难道非要等到民进党生出烂疮,才来刮骨疗毒?若待那时,恐怕为时已晚。

撰写:崔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