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文化在台湾 还能长久吗?

+

A

-

一直以來,台湾自诩是保存最正统中华文化的地方,而在大陆、港澳等地都对台湾有一定的民国情怀,然而在不久的未来后,与东南亚文化链接越来越深的台湾还会有这样的民国风吗?同时,在台湾的东南亚文化又能否持续茁壮下去呢?

截至201712月,根据台湾内政部统计,含大陆、港澳地区人民在内,约有52万新住民人口,其中约17万来自东南亚。又根据台湾教育部的统计,2016学年度(民国105学年度)的国中小学人数当中,约有19.6万名新住民子女,其中东南亚新二代就有105,922人。

虽然新住民总人口数略低于原住民的55.9万人,但前者的人口数对未来台湾的教育面貌会有长远的影响。明显的例子是,在2019年学年度起,将实施的12年国民基本教育课程纲要总纲,已将新住民语文列为国民小学必选,除了国中列为校订选修课程,国小学生将从一年级起,可依个人意愿,每周上一节课新住民语言(7国东南亚语)或闽南语、客家语、原住民语等课程。同时,为使该项目顺利推行,教育部将在2018年先试行新住民语文教材试教计画。

可预见的是,在不久的未来,无论新南向政策持续推动与否,东南亚文化将与汉文化为主的台湾,多元并存地在同一片土地上,并互相交融着。

2018年,台湾将试行东南亚语言教材,以利2019年推广新住民语言课程(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台湾经济起飞带动东南亚跨国婚姻

台湾解严后,随着与国际经济市场的接轨、人员自由流动之下,东南亚移民丰富了其族群结构,而这多元文化的样貌,也开始让台湾社会开始强调族群平等、减少对东南亚人民的歧视。某种程度上,未来,多元文化主义会冲击台湾这向来独尊汉文化的社会。

国民党政府来台后,将整个大中国体制给套上了在这不大不小的台湾岛和其他离岛,此后台湾基本上仍是个以汉文化为主的社会,并有一定的大中国心态,而大中国心态多对周边国家带有歧视的心态,如自古中国视南方国家为南蛮。在台湾社会眼中,比较先进的文明是欧美日,看不见周边的东南亚国家,即使注意到东南亚,也多仅关注华人族群,认为东南亚华人必然较勤奋,当地原住民族就是懒散的。矛盾的是,台湾社会又相当依赖来自东南亚的非华裔蓝领劳动力。

自居正统中华文化的台湾除了在文明上对东南亚国家有优越感外,在阶级上的歧视亦然。对台湾社会而言,东南亚除了较先进的新加坡外,基本上对其他东南亚国家社会概况了解不深。无疑地,新加坡是东盟国家中的已开发国家,马来西亚和文莱亦属于开发程度较高的国家,位居二线,至于其他东盟国家,如泰国、越南虽然近年来经济发展相当亮眼,缅甸也因民主改革后受外资青睐,但除首都、大城市及少数经济特区外,仍有不少地方相对落后。

也因台湾的东南亚新住民、移工群体多来自东南亚非一、二线的国家,必然地居于经济开发程度较高的台湾社会对他们有阶级上的歧视。早期台湾因经济起飞,需要大量劳动力而引入东南亚移工,同时为解决婚姻问题,台湾男性通过跨国婚姻中介寻找东南亚外籍配偶,而东南亚国家贫困地区的女性也为了家族生计,愿意跨海到台湾结婚,才形成了今天台湾有高比重的东南亚新住民。

若台湾的此等东南亚新住民人口数放在中国大陆的13多亿人口当中,可谓沧海一粟,对中国大陆整体的文化冲击有限;而台湾人口仅有2,300多万人,汉文化的台湾与东南亚文化的交汇,必定产生不一样的文化碰撞。

曾经台湾的经济起飞而吸引力东南亚移工,如今东盟经济崛起,令台湾转而瞄准新南向商机(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台湾的多元文化政策能长久吗?

当前的台湾社会,尤其在年轻族群间高举着进步的旗子,寻求不同性别倾向、阶级、族群的平等,而首先要改变的,即使台湾在长期儒家文化影响下的父权社会,进而形成多元文化主义(Multiculturalism)的社会。

从新南向政策对新住民群体的重视,包括推动东南亚语言教学、清真产业等,显示了台湾政府开始推动系列的多元文化政策,以使台湾未来能成为亚洲多元文化的典范。然而这其中的阻碍,除了主流社会的保守观念外,更重要的是台湾的经济实力。

国际上推崇多元文化主义的国家,无论是领头文化政策、熔炉式政策或多元文化政策,都有个重要共同点是,他们多为经济开发程度高的国家,吸引了许多追求高薪的蓝领移民与追求成就的白领移民,如加拿大、美国、欧洲、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等国家。

因商品化的跨國婚姻仲介市場的关系,台湾的新住民族群特点在于女性人数大幅高于男性。根据台湾内政部资料,截至201711月底,最多外籍配偶的东南亚国家,依次分别是越南100,123人(男1,101:99,022)、印尼29,418人(男630:女28,788)、泰国8,710人(男2850:女5,860)、菲律宾9,049人(男620:女8,429)、柬埔寨4,300(男4:女4,296),可见以上国家,除泰国外,外籍配偶性别比例相当悬殊。

虽然没有欧美澳等高度开放移民国家的移民性别比例数据,但可相信性别比例会相对平衡,无论男女都可透过留学、投资移民、技术移民等方式过去,台湾在这方面的门槛仍相对高。台湾行政院长赖清德在去年年终记者会上表示,2018年会订定前瞻的移民政策,以缓解台湾人口压力,然而台湾在经济发展最高峰时期已错过了开放移民政策的时机,未来成效如何恐难以乐观。

促成台湾跨国婚姻的重要因素是经济,当地女性透过婚姻中介嫁来台湾,是希望台湾的夫家或工作收入能改善原乡的经济环境;同样地,会来台湾当外籍移工的,都希望能赚取台湾薪资,透过侨汇改善家乡经济。因此未來台湾若持续经济不振,东南亚女性还会透过跨国婚姻中介来台吗?东南亚移工还会来台工作吗?

根据台湾教育部2017年发布的《新住民子女就读国中小人数分布概况统计》报告称,受中国大陸及东南亚经济的崛起、外配來台适应问题及政府为杜绝假结婚的做法,致国人与外国籍人士之结婚登记人數由 2003年高峰之 5.46 万人逐年下降至2013年之 1.95 万人,再缓和回升至2016 年的 2.04 万人。可见台湾官方也认知到,台湾的经济发展是影响外籍配偶人数的重要因素。

至于外籍移工方面,台湾引进外籍移工已25年,根据台湾劳动部统计,截至201711月,台湾外籍移工已达674,651人,其中产业外籍移工有425,010人,社福外籍移工249,641人,其中以印尼籍和越南籍人数最多。近日台湾媒体以PTT上的一则20179月的帖文热议泰劳不来台湾了,因有网友称所认识的泰国移工在约满后不续约,选择回泰国工作,因泰国月薪水平已有24K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33美元)了,而且物价相对台湾低廉,引起台湾网友与媒体热烈讨论。随着东盟国家的经济起飞,以及相对广大的市场,未来势必冲击严重依赖外籍移工的台湾。

台湾最终能否形成涵括东南亚文化在内的多元文化的社会,取决于是否持续持续有东南亚人民移民进来,而移民人数又取决于自身的经济发展是否具吸引力。

虽然目前台湾的社会氛围对未来经济并不乐观,但在多元文化社会的梦想未尽之前,基于东南亚人民已在台湾是不可忽视的族群,新住民子女甚至已占了中小学生人数的一成,台湾社会还是该重视他们。

从2004年到2016年,台湾新住民子女就读中小学的人数已从1.63%上升至10.54%(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持平地说,任何民族、种族间都会有歧视的存在,歧视是人类的共通文化,即使在东南亚国家之间,东南亚国家内部,都会因族群、宗教信仰、阶级而相互歧视与对立,但台湾作为亚洲相对进步的民主政体,自身更应有去打造不同族群文化间和平、平等共处的典范的决心。

撰写:杜晋轩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