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国昌领头的时代力量正在崩坏

+

A

-

台湾“太阳花学运”虽然早在3年多前划下休止符,但不少这场社会运动的参与者在抗争落幕后纷纷投身到体制内,希望借以改变台湾的政治,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时代力量”整个新政党的崛起。

靠着民进党的协助和青年票的大量支持,现在的时代力量在立法院内占有5个席次,分别为区域立委黄国昌、林昶佐、洪慈庸及不分区立委徐永明和高潞·以用·巴魕剌。这五个人,曾被视为是太阳花学运的一大胜利与延伸。

2016年的台湾总统、立委大选结束后,时代力量也随之在各县市成立党部、深耕基层,期盼在2018年的九合一选举中把有理想的年轻人送入各县市议会,从其他各县市包围首善之都台北市,逐渐将国民党边缘化,并期盼着哪一天能打垮国民党。

不过,时代力量打蓝也打绿的投机战略,不但引发“大绿”和“小绿”间的多次冲突,导致两党间关系紧张也引发许多民进党成员强烈不满,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甚至在蔡英文面前扬言要“重新定位两党关系”。

黄国昌曾多次在立法院与民进党发生冲突,引发民进党不满(图源:中央社)

对外除了绿营不满,时代力量内哄的消息也是传得沸沸扬扬。

先是知名作家、时代力量前党员冯光远不满“时代力量”党内什么事都是黄国昌一个人说的算,这样的独裁和法西斯让时代力量成了“国运昌隆党”而选择退出;此外,时代力量在《劳动基准法》修法过程中不但上演“自囚”立法院,还直奔总统府前绝食抗议,当时就传言时代力量内部分裂为以黄国昌为首的“主战派”和林昶佐、洪慈庸的“主和派”,外界质疑这也是为什么随后时代力量针对《劳动基准法》再修法举办复决公投记者会及连署活动,洪慈庸与林昶佐都选择缺席的原因之一。

外传因为《劳动基准法》再度修正导致时代力量分裂为主战派和主和派(图源:中央社)

虽然1月20日,时代力量5名立委全员到齐出席党庆活动,且5人之间互动融洽,看似破除不和传言,但外界之所以会认为时代力量面临分裂、岌岌可危,正是因为“有迹可循”。

过去,时代力量3位区域立委,靠的多是民进党的地方组织协助,其中洪慈庸的基层组织更是与台中市长林佳龙密不可分,更何况洪慈庸的丈夫还是林佳龙的新闻局局长,在这种“亲上加亲”的渊源下,洪慈庸未来加入民进党也能算是“情有可原”。再者,林昶佐所在的选区,原本就是蓝大于绿,过去是刚好乘着“太阳花学运”的大顺风及民进党的帮忙才能顺利当选,以目前的态势林昶佐想竞选连任有其难度,和民进党合作才能有机会。目前来说,比起黄国昌徐永明,洪慈庸与林昶佐与民进党之间并未有明显冲突或对立,甚至也有一定的默契。

从时代力量进入国会至今和在诸多议题上和民进党之间的冲突与纠葛,眼看2018年的九合一选举民进党是很难也不太愿意再跟时代力量合作了;过去向来在青年议题无往不利的时代力量,却也开始吃瘪;加上黄国昌、徐永明和其他党团成员间的意见分歧,种种迹象显示时代力量正处于“内忧外患”交织的尴尬处境。

台湾的政党政治确实不利于小党生存,否则过去也不会有这么多的“第三大党”消失在台湾政治历史的洪流中。若在失去民进党基层组织协助又吸引不到青年票的处境下,是否将加速时代力量的泡沫化?2018年的地方选举,时代力量能将多少人送进县市议会,将会告诉我们答案。

撰写:劉育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