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课纲何处去? “中华史观”vs“去中国化”

+

A

-
2018-02-02 02:55:39

台湾预计于2019年学年度起施行的《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课程纲要总纲(草案)》(简称《十二年国教课纲》),针对将“中国史领域并入东亚史”,高中历史的必修8学分减为6学分,中国史内容由1.5册减少为1册,并有“去中国化”的疑虑,统派立场鲜明的台湾“孙文学校”总校长、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表示,为了“重建台湾价值”,孙文学校将推动“捍卫中华史观”的公民投票,“确保我们的下一代不会忘了自已的国史”。

台湾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左二)表示,孙文学校将推动“捍卫中华史观”公投(图源:中央社)

台湾孙文学校称自己的主张为“捍卫中华史观”,批判《十二年国教课纲》主要有三点:一、反对部分中国史并入东亚史。目前现行的台湾历史教科书是以“同心圆”方式编排,意即以台湾史为核心,强调台湾主体性与本土化,向外依次为中国史与世界史,并以此为教学的顺序。

此举已将台湾史脉络与中国史发展做出区隔与分割,并不放在本国史里统合性叙述,《十二年国教课纲》若再把中国史的宋、元、明、清时期拆分出来,放入“世界网络中的近代东亚”,着重这段时间的国际互动与文化交流,往前不与“古代中国的政治与社会”相连,后续突然又接回到中国晚清时期“现代化的尝试”,显得逻辑相当突兀与不连贯。

二、孙文学校反对教学方式由线性史观(朝代编年史)改为主题式呈现。过去在历史领域学习上,重视时间流变的“历时性”,从时序感受事物与环境变化过程,但这容易陷入只有深度、缺乏广度的思维模式中,也就是只特别关照在某些国家或地区,见树不见林。

事实上,中国传统历史叙述有三大常见体例,为纪传体、编年体与纪事本末体,可见编年叙述也仅是其中一种方式,并未定于一尊,若要以“编年体改主题式”批判《十二年国教课纲》,似乎有些过于苛刻。不过,要特别注意的是,在国小、国中阶段,应该还是要以时间先后顺序编排为宜,待学生建立基本的历史时序感,到高中阶段才适合用主题式教学。

三、孙文学校反对高中历史减为6学分,中国史减少为1册。台湾孙文学校对于历史教学时数和教材分量表达了与《十二年国教课纲》不同的意见,张亚中主张:“本国史仍维持两册,其中台湾史半册,其它部分1册半”。另有媒体称《十二年国教课纲》缺少了三国时代、南北朝、隋、五代十国等历史时期,亦弱化政治更迭的政治史部分。

正因过去的历史教科书编排方式不利于学生思考理解、只重背诵记忆,为了引起学生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习动机,不使中学历史课仅成为大学历史系的先修班,抹煞学生的学习兴趣,因此才会秉持后现代主义的精神,对课纲做出全盘修订,将历史教科书的“中华中心史观”从头到尾解构再重构。当前台湾历史教科书的编纂主旨是“略古详今”,有所侧重、当然也会有所轻忽,重点在于學生毕业离开学校后,是否具备适应现代生活及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不是记忆了多少历史年代、人名与地名。

国中、高中学生皆面对不小的升学压力,日新月异的各种社会变迁议题都要进入义务教育中,历史科是否需要维持过去的教学时数与份量,都是可以斟酌、调整的。硬性规定教学时数和教材份量,其实并没有深入关怀身处历史教学现场的教师压力。距离2019年秋季《十二年国教课纲》正式上路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尚待专家学者与中学历史科教师一同努力,抗拒来自各方的政治压力(包括刻意排除、鄙视“中华史观”的偏见),为台湾制订一个相对于过去更为生活化、人性化的课程安排。

撰写:許陳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