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猎雷舰弊案起诉 国防自主陷入阴霾

+

A

-
2018-02-13 01:20:29

从去年延烧至今的台自制猎雷舰的庆富诈贷案有了新进展,高雄地检署213日依相关法令,起诉庆富公司负责人陈庆男、次子陈伟志与前执行长简良鉴等5人,各求刑30年到20年,并科罚金共新台币19亿元,而相关涉案官员则因查无不法,皆不起诉。

2017年台北国际航天暨国防工业展曾展出猎雷舰模型,如今弊案的发生已经使国舰国造蒙上一层阴影(多维记者:陈宗逸/摄)

台湾在马英九政府期间,基于国防自主的构想,陆续规划相关计划,马英九在2011年宣布“国舰国造”、“国机国造”后,在海军舰艇方面以技术水准较低的猎雷舰作为先期目标。历经4次流标后,在201410月由台庆富造船获得标案。

不过,庆富造船随后以资金不足为由,透过假采购合约,以“灌水”方式扩充公司资本,向银行团争取联贷新台币205亿元,但其中只投入新台币2.5亿元做为造舰经费,其余皆被随意挪用,做为集团其他事业项目投资,更被查出其中新台币4亿元资金,被转入投资在中国大陆方面事业,形成国防建设经费被拿去“资敌”的可笑场面。事件爆发至今,猎雷舰造舰项目已全面停摆,也令之后国舰国造后续计划蒙上阴影。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事件台军在其中的角色令人存疑,在整个计划招标、采购过程以及过程监督都存在特意放水、把关不确实等问题。在招标过程中,军方对于投标厂商资本额有了不合常理的改动,将原本至少需要计划案金额1/10的规定,大幅放宽20倍,变1/200,进而使原本不具备投标资格的庆富集团得以进入投标,但是本身不具备资本实力的庆富,要实际进行造舰,只能说“贪心不足蛇吞象”,需要透过向银行团贷款来获取资金,也引发后续的诈贷结果。

台湾海军在事件爆发后,曾多次声明军方对于相关弊案并不知情(多维记者:陈宗逸/摄)

评选阶段中,更出现过评选委员会原召集人及副召集人,均未出席会议且未注明原因的情况;而评选过程中,也出现各评选委员的评选结果有明显差异,但是后续委员会也没有针对各项目、厂商数据及初审意见进行讨论,忽视委员的专业意见,让相关条件较为薄弱的庆富进入决选阶段。

而在庆富得标后,后续的履约管理上,台军也没有确实督导,对于计划进度落后、相关厂房兴建延宕的情况,台海军曾说明,有派遣相关人员进驻进行监督。不过,台湾行政院的调查报告则是打脸台军,认为并未依照合约落实监管。这就令人好奇,若依台军说法已派员进驻督导,那是否代表本身的监督控管机制出现问题,无法对厂商进度落后做出有效管制。

台湾行政院针对庆富案发布公布调查报告(多维记者:陈舜协/摄)

20179月,更爆出台军曾在未经台湾立法院同意的情况下,将战机性能提升经费,跨由空军挪用到海军猎雷舰采购。虽然台军一再澄清,相关经费是依据同一计划进行资源调控,不存在私下挪用,规避立法院监督的问题,但是仍有立委质疑相关作为已经违反《预算法》规定。

从这次庆富案引爆台军表现出的问题可以发现,在如此重大项目中,还是存在着诸如便宜行事、得过且过的心态与作为,在评选、采购及监督上,都存有许多瑕疵,之前台陆军的汽车基地勤务厂弊案,轻型战术轮车采购及验收瑕疵,都显示了台军内部的官僚文化,已经严重影响了部队日常与训练作息、进而可能干扰台湾未来的战力规划。若是不能接此机会,痛定思痛的改正,之后即便台湾政府希望能够进一步推动国防自主,不希望将国防寄望于他人,也只是镜花水月,将台湾人民的纳税钱白白浪费而已。

撰写:陳雨揚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