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实看待“中梵建交”下的两者双赢

+

A

-
2018-02-18 10:08:45

华人的农历新年即将到来,在岁末年终之际,关于台湾、中国大陆与梵蒂冈之间的“三角关系”,其长期稳定的结构有逐渐被打破的趋势。台梵关系生变、“中梵建交”在即,成为各方瞩目的焦点。

汪洋(中坐者)出席全国性宗教团体负责人迎春座谈会(图源:新华社)

梵蒂冈作为台湾在欧洲的最后一个邦交国,有鉴于台湾近年在外交领域屡遭挫折,除了停留在控诉“中共打压”的主观悲情意识中,以及“乐观的”相信台湾宗教自由环境会使教廷最终“留下来”,其实不妨台湾可以用务实的态度来看待“中梵为何建交”会更客观。

首先,梵蒂冈教皇社科院院长马塞洛·索龙多(Bishop Marcelo Sanhez Sorondo)主教最近接受媒体专访时,对中国赞誉有加,甚至形容中国是天主教教义的“最佳执行者”,并“捍卫了人类的高贵尊严”;在气候变迁的议题上,称中国承担了其他国家已经放弃的“道德领导”。

姑且不论索龙多主教的溢美之词是否发自内心,至少也表示了在天主教内部除了教皇之外,尚存在对中国表示友善的主教,他们看到中国大陆在改革开放后的经济成就和日益扩大的政治影响力,俨然成为一股“亲中”的新力量,站在了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严词炮打教廷接纳中共的另一方。

其次,中共坚持“宗教中国化”政策。习近平出席2016全国宗教工作会议提到“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努力把宗教教义同中华文化相融合”支持我国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近期,中央政治局常委汪洋在全国性宗教团体负责人迎春座谈会上也重申:“更好地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不断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正因原先宗教教义与社会主义、中华文化在性质上的不兼容,所以才大力提倡宗教要“中国化"、“适应社会主义社会”。天主教进入中国大陆后,也不可能原封不动,势必要做出符合中国国情的改造。

再者,“地下教会”与“爱国教会”冲突不断,信徒流失。中共建政后,“爱国教会”纷纷成立,其宗旨:自治、自养、自传(故又称为“三自教会”),这也是受官方认可,得以光明正大存在的“地上教会”。相对于“爱国教会”,有一大批不愿受官方干涉、强调“政教分离”的信徒,承认梵蒂的“圣统制”(产生新任主教时须获得教廷的祝圣),反对“爱国教会”的“自选自圣”模式。由于只能在地下活动,所以被称为“地下教会”(或称家庭教会)。

“地下教会”与“爱国教会”长期以来互相争夺信徒、龃龉不断,雙方勢如水火,也造成许多基督旧教信徒不愿涉入政治纷争,改宗信仰基督新教。由于意识到中国大陆的旧教信徒不断流失,梵蒂冈也期望能调和两个教会的矛盾,并正式进入中国大陆以巩固信众。

第四,中共“维稳”需求,吸纳“地下教会”势在必行。“地下教会”长期不在中共的控制下自行吸收信徒、发展组织,官方也难以掌握其真实动态,如果集结成为反共势力,对中共长期执政将构成威胁,形成社会不稳定因素;也由于中国近代有着“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历史,天主教会作为西方以船坚炮利打开中国门户的附庸,中共从建党之始就对其相当警惕与防范。

因此宗教要“中国化”、不能“特殊化”,一视同仁以避免造成差别待遇、影响社会稳定,所以习才会强调宗教要“独立自主自办”,保有自主性,未来应会朝向将“地下教会”合法化且与“爱国教会”合并的方向进行,一同纳入中共的可控范围内,避免受“境外敌对势力”的煽动和渗透。

俞正声出席中国天主教爱国会成立60周年纪念会(图源:新华社)

当台湾方面认为中国大陆在国际上不断出手打压、抢夺邦交国,挤压台湾的国际生存空间时,“中梵即将建交”,也就成为有力的注解。然而,国际政治“趋利避害”的现实主义,恐怕才是促进北京和梵蒂和解并越走越近的关键。“中梵建交”,对北京来说,大幅降低了地下宗教势力所带来的社会隐患;对梵蒂而言,未来可大方在中国大陆宣教、牧灵,双方皆蒙其利,何乐而不为?至于“一个中国”原则或是“台湾问题”,完全不是当前中梵交往考虑的重点。

撰写:許陳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