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科院欲升级M60战车 “战车无用论”再起

+

A

-

台湾军方为了因应大陆近年来不断强化对台战力以及两栖登陆能力,强化台军装甲战力,展开具体行动。根据台湾媒体报导,台湾中山科学研究院于2017年底,接收两辆M60A3战车,进行性能改造评估,也在20181月提出新台币400亿元的相关规划,除未来能提升台军M60A3战车性能外,也希望成为亚太地区的M60战车性能提升及延寿中心,为将来“国车国造”蓄积能量。

M60战车为台军目前性能最优异之主力战车(图源:中央社)

目前台军的主力战车约有近1,200辆,但除了460辆美制的M60A3战车较具战力外,其余皆为美台合制的CM11战车和自行改装的CM12战车,在性能上已落伍。但即便以M60A3战车为主力,不论是火力及装甲上,面对大陆在攻台时作为第一波登陆主力的ZTD-05型两栖突击炮车,以及后续上岸支持的重装甲部队,并不占优势。因此台军也有极大的压力,寻求下一代战车填补装甲战力上的空缺。据了解目前可能方向,主要有由中科院主导,升级既有M60A3战车,更新120mm炮管、更换炮塔液压系统、新的弹道任务计算机以及自动装填系统,以及向美国购买全新M1A2战车两套方案。

不过,针对台军是否要外购新型战车或升级现役战车,台湾内部也有一股战车无用论的声音,对于战车究竟适不适合台湾环境提出质疑。这类声音主要可以分为两派,其中一派认为台湾因地理的限制,作为一个海岛其实不需要过分投资陆军,而应以强化海空军作为主要建军方向,陆军只要能满足基本防务需求,能执行反斩首、反渗透作战足以。而另一派则是强调,台湾西部南北向交通,由于河川众多的因素导致桥梁遍布,这些桥梁及交通要道等基础建设,是否足以撑起未来更重型的战车部队转移,令人怀疑,同时以台湾高度都市化,大小城镇密布的状况,狭窄的街道巷弄,并不利于战车部队的展开。不过,上述两派论点若深入分析,都可以发现存在论述弱点。

从第一点来看,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攻势现实主义的提出者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在《大国政治的悲剧》一书中便指出,即便如今“制海权”、“制空权”的掌握,已经成为现代战争的决胜关键,但不可忽略的是,陆军的军事力量仍然是最后决胜的关键。从历史上的几场冲突与战争来看,不论是1991年的波湾战争和1999年北约介入南斯拉夫内战,单纯的空袭与海上封锁都不足以在军事上打败一个国家,最终的决胜以及后续的占领,仍然需要陆军来进行最后的收尾,因此维持一支有一定战力,能抵抗敌方的陆上力量有其必要性。

大陆近年来不断强化两栖登陆能力,对台湾防务造成严重威胁,图为071型船坞登陆舰龙虎山号(图源:浩汉防务)

而第二点关于战车对台湾地形的适用性上,若了解台军的军力部属及战术规划,便能明了上述担忧不构成影响。从军力部属来看,台军主要的战略执行单位,划分为各作战区以及下辖之联兵旅,皆有各自专属防区,负责当地防务,同时台湾西岸的特殊地理条件,也限缩了解放军可运用的登陆点,而台军则能针对可能之登陆点做重点布防,将相关装甲兵力提早布署至反击位置,进而达到台军“战力防护、滨海决胜、滩岸歼敌”的用兵构想。

而对于战车是否适合在城镇环境中运用,从美军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以及新加坡从德国引进与M1A2重量相差无几的豹2ASG型(Leopard 2A4SG)主力战车,就可以看出战车在现代城镇战中的价值。200411月,由美军在伊拉克所发动的第2次法鲁加之役(Second Battle of Fallujah),就充分展现出,若有良好步战偕同机制,战车所具备的火力与装甲优势在战场中仍是无法被取代。而作为城市国家的新加坡,也是基于参加联合国在伊拉克维和行动的经验,除了购入重型主力战车外,也积极与德国军方合作,以城市狭窄街道作为战场想定,实施新式战术训练。因此,与其说台湾的环境不适合战车运用,倒不如强化台军本身的城镇战训练,才更是提升战力的因应之道。

虽然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对台湾来说维持一支一定水平的装甲战力,仍能发挥作战效能。但回归到装备如何获得上,姑且不论采购M1A2战车的问题,只谈M60改造必然面临很现实的问题,就是中科院有没有能力进行诸多软硬件升级?诸如新式炮管、炮塔、射控以及装填系统,乃至于很可能未来会追加的装甲及动力系统更换,这些都超出了中科院的既有研发能力,只能求诸国外厂商协作。而目前国际上针对M60战车的升级案,目前观察只有美国雷神公司(Raytheon Company)对M60战车所提供的服务延长计划(SLEP)较符合台军需求。根据消息指出,雷神公司将于2018年五月的台美国防会议来台,与台湾相关单位进行议题讨论,或可能针对M60战车升级案,与中科院进行技术转移等讨论,到时将可拭目以待。

撰写:陳雨揚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