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访谈:被强化的二二八  被镜像的六四

+

A

-

人们总会说台湾的“二二八”,大陆的“六四”。两件事情都是悲痛的历史,人们需要在历史中学会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去了解历史但不能过度消费历史。曾任《中国时报》副总主笔,中国国民党文传会主委,中华文化总会秘书长杨渡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无论是二二八,还是六四,在台湾都被过度利用了,导致台湾缺少对世界的认识以及缺少对中国现实的认知,直接影响了台湾人的价值判断。

蔡英文于2017年2月28日赴二二八和平纪念公园参加二二八70年中枢纪念仪式,并颁发二二八恢复名誉证书给受难者本人或家属,她在致词中强调,有真相才有和解,会全力推动转型正义(图源:多维记者/摄)

多维:我们知道,台湾对于大陆加深理解应该有几个关键的时间节点,比如六四。现在台湾对大陆是否还有恐惧的情绪在? 

杨渡:六四是一个转折点。在六四之前台湾民众对大陆充满了想像跟希望,因为台湾1988年也才真正的开放。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台湾对大陆的各种想像热潮在六四的时候烧到顶点,顶点就是,在六四发生的时候,大家围在台北的中正纪念堂,举行烛光晚会。结果导致,六四事件结束以后,台湾对大陆充满未知和恐惧,第一次认知到原来大陆是这样子的,而不是原来想像的。进入现实认知,可是这个现实认知又过度地超出了负荷。所以我才在1990年至1996年之间,在大陆的民间到处去采访,希望了解真正的中国民间社会。说真的,我认为自己了解大陆太少太少了。

对于现在的台湾来讲,了解大陆一样有必要。台湾年轻人要寻找他们的出路,要找到不一样的未来,而不是在台湾做小确幸,因为小确幸不可能长久的,所以要走出去。台湾有理想的年轻人会跑到世界各地打工,更多年轻人也会来到大陆。现在很多台湾年轻人会来大陆开小店,这种模式跟过去的不一样。区别在于,如今台湾年轻人愿意来大陆从基层干起来,而过去都是台商来大陆投资,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昨天朋友问我怎么看待台湾三十年来的发展?从政治方面,有各种起伏,有一开始的乐观,也有后来“两国论”时的剑拔弩张,也有1996年的台海危机,还有阿扁执政后两岸交流的全面冻结。但是从民间来看,1987年刚开放,到1988年老兵出团,再到台湾的观光客达百万人潮,之后台湾的中小企业来投资,然后中小企业变成大企业,比如说康师傅、旺旺集团,还有大集团来投资,大的医院……民间交流的面是不断扩张的,现在已经扩展到民间的小店。从民间的角度来看,何曾停止过?虽然政治表面上可以用各种政治去限制,但民间自己做自己的。

所以我对两岸关系倒是不担心,因为相对来讲大陆的经济是往上升的,而台湾的经济相对持平,如果大陆这边可以给台湾的年轻人开出各种可能性,我觉得未来两岸是不会有很大的问题。而且我觉得根本不需要时间表,因为会自然而然走到那里去。年轻人的想法永远超过政治,随便你两岸政治怎样,他们关注的是寻找自己的未来。

多维:事实上中国太大了,北京上海、江苏福建、西藏新疆都是不同的存在,之间的文化和经济发展水平差别很大。对于台湾青年来说,多维度地了解中国可能是他们最需要补上的一个功课。

杨渡:台湾对大陆的了解太单向了。对我来讲很幸运的事情是,1990年代之后我常常来北京做驻点,一年在北京的时间大概3至4个月。我当时最喜欢做的是晚上去故宫的午门,那时候根本没有人,也没有太多阻挡,从午门走到天安门,之后一片开阔的天安门广场。我想着就是中国的视野:是古老的也是开阔的,有很深厚的国民的底蕴,但是也有很开阔的面向未来,这和台湾小岛生活是完全不同的。我感受到了北京的变化,这种变化与台湾的现代化历程都很快,可是大陆的变化更快,全球化的速度更快,简直是快到让台湾难以想像。

由于中国的体型大,台湾过去称为亚洲四小龙,然而中国开放改革后,犹如一条巨龙。这个巨龙一出,雁阵全部结束。日本也结束,四小龙也结束。所以整个历史就改变了。

撰写:元峰 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