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二二八事件71周年 以文化弭平历史伤痕

+

A

-

在台湾,每年的228日似乎都注定是不能平静,尽管它已被立为法定纪念假日超过20年。自从1947年以来,在台湾超过40年的军事戒严状态中,“二二八”是一个不能提到的禁语;而在“解严”之后,它则成为了一个冲突与撕裂的代名词。但近年來,则有另外一些人想要带来改变。

在“二二八纪念日”前夕,台北市政府教育局与二二八纪念馆合作,在226日联合发表“跨越时空·重返1947二二八”实境游戏教材,配合馆内的展览提供观展人士参与活动。一边是由台北市教育局团队提供的教材,一边结合二二八纪念馆内的布展主题,让观展人能藉由实境解谜游戏了解“二二八”的历史脉络,并在游戏中试图改变历史进程、拯救受难者,以落实人权教育的扎根。

“二二八事件”对台湾社会造成莫大的伤痕。图为台南二二八纪念碑(图源:中央社)

过去,“二二八事件”会成为台湾争议不断的冲突来源,必然是有一部分要归咎到参与事件的双方都想要将它“标签化”,用最简要的叙述法来概括整个事件,然后用来指责对方。绿营人士主张“是屠杀、是外省人欺侮本省人”,蓝营人士则回击“是平乱、是本省人先欺侮外省人”,双方论调是永远平行而无法有交集的。这也不得不说,里头有很大的成份是来自于台湾对于历史教育的缺乏与轻视,使得双方总是只看到自己想看见的“点”,而看不到“线”甚至是“面”了。

但通过台北市教育局与二二八纪念馆的这次合作,来馆的参观者可以使用平板电脑,藉由活动手册去到馆内不同的展区来蒐集活动资料,一步一步的“闯关”。最终在拯救受难者、完成活动时,不知不觉已经理解了许多事件的前后脉络,而恍然大悟:原来“二二八”并不是一两起孤立的事件,而是经过了一个很长时间历程,也对未来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台湾在1987年解除实行了超过38年(部分地区直至1991年才解除)之久的军事戒严以后,因为社会风气的大鸣大放以及政府档案的逐步解密,就渐渐的开始有更多人愿意投入过往既存史学的解构与再建构的步骤。而在进入21世纪以后,更有许多80后、甚至90后的年轻人,以不同的眼光与品味,利用现代的科技与资源,将过去的历史伤痛转化为文化性的资本。

例如2017年推出的桌上型游戏“台北大空袭”,便是由一群80后的年轻人组成的“谜走工作室”,在2015开始著手创造出来的。他们以台北在1945年曾遭美军空袭的历史为背景,成功创造出台湾桌游史上最大的群众募资企划,总募资金额超过600万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超过原设定目标60倍;最后订单出货远至瑞士与马来西亚等地,总重量超过10公吨,蔚为传奇。又如同瞄准台湾自由、多元、甚至有些疯狂的政治风气,由“美丽岛风云”制作团队推出的同名桌游“美丽岛风云”,让玩家扮演各个台湾著名的政治人物进行选战厮杀;游戏以辛辣的讽刺为号召,拥有大批人气并即将推出第四代,在募资平台中也动辄募得数百万新台币之谱。

至于228日当天,在台北时间的下午,更有一批由90后年轻人担任总召与主体而举办的“共生音乐节”,以和解、共生为主旋律,将在台北凯达格兰大道上迎接堂堂第六届。虽在募资平台上仅募得约4万新台币,但全体为志工的年轻人们并不因此灰心,反而要“加码”推出自制报纸传单于前一日的27日在台北街头发送。

“二二八事件”发生后已超过70年,它终有一天不再会是现在进行式,而是成为历史上的一笔记录。在那之前,若每个人都能以文化的方法,来进行各自不同的独创纪念方式,也能稍稍减少些暴戾之气,更加速族群的和谐吧。

撰写:林小山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