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纵涉性骚法官 台舆论反弹

+

A

-

台湾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一名已婚陈姓法官,2014年涉嫌对1名女助理拥抱、强吻,该名女助理在社群网站抒发心情使全案曝光;法官评鉴委员会在事发后建议免除陈姓法官的法官职务,并送监察院弹劾,司法院职务法庭2016年判决免除陈姓法官职务,让他成为台湾首位因性骚扰而被免职的法官。

陈姓法官以司法事务官身份退休后,提起再审;司法院职务法庭将原先的“性骚扰”事件认定为“办公室恋情”终止后,陈姓法官“骚扰”女助理,但未达“性骚扰”程度,3月8日废弃先前免除法官职务之判决,改判裁罚陈任职时1年薪水共新台币216万元(1元新台币合约0.03美元)。

此判决出炉后,引发各界关注,除了出现合议庭是否合法的质疑外,该案的陪席法官、台湾高等法院庭长谢静慧也因为此判决请辞职务法庭法官一职。身为该案受命法官的台湾基隆地方法院法官陈志祥在3月8日接受台湾广播媒体专访时表示,在阅读相关资料后认定本案“根本不是性骚扰”,发现原判决认定事实有误,当初认定的8项错误行为,经重新认定后仅3件成立,依据“罪刑相当原则”无必要剥夺该名陈姓法官的法官身份。至于陪席法官谢静慧因此判决请辞职务法庭法官,陈志祥表示尊重,不予置评。

蔡英文提的司法改革之所以能获得多数台湾人支持,正是因为法官判决不符社会期待的争议不断发生(图源:台湾总统府)

这次的判决,无非又是台湾的社会期待和法官间的战争。

2012年,陈志祥法官因担任基隆市长关说案的审判长,以无惧权势形象一战成名;他在接受广播专访时说到,“宪法有比例原则、刑法有罪刑相当原则”、“法官可贵之处,就是不用迎合舆论,要迎合的话,就不必设法官,舆论审判就好了。”这些话,确实彰显了台湾司法独立审判的可贵,也应该被支持。

但法官擅自亲吻女助理嘴角、称不会原谅女助理接受男性邀约、阻挡办公室大门不让女助理离开办公室等行为,若仅是“骚扰”而非“性骚扰”,那就不禁让人想问问陈志祥法官,何谓性骚扰呢?

在台湾,性骚扰的认定日益严苛,从过去的“无证据、难以成案”渐渐转化为只要“当事人感受到不舒服”就能成案进行调查、处以罚锾,这过程是经历无数受害者的眼泪催化,才得以有今日的成果,然而这次的判决无非是对众多被害人的二次伤害,甚至导致更多被害人选择隐忍,因为法官说了:“这样不算性骚扰!”

此外,合议庭以该名陈姓法官担任法官近30年,除了其中有3年考绩获乙等,其余均获甲等,“表示陈姓法官素行尚佳”,加上陈姓法官在助理异议后立即中止不当行为,显然还有自制力、还帮助理找对象,可见他“已悬崖勒马、深具悔意”等语。

试问,法官都替加害人想好了说辞,又有谁来替被害人想?

撰写:劉育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