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长初选内战 牵动民进党2020年执政路

+

A

-

竞争激烈的高雄市长民进党内初选结果,早在36日就出炉,虽已出现结果,由英系的现任立委陈其迈胜出,但真正的内战才要开打。原本现任市长陈菊极端不愿意将高雄市让出给好不容易从谢长廷派系手中抢下、经营12年的高雄市政经利益;且高雄市在总统选战地位一向不输新北市,2004年陈水扁以3万余票惊险过关连任成功,就在于反攻高雄战略成功所致。故高雄市的资源、地方人脉、派系纠葛,都将成为2020年总统选战的指标,甚至是前哨战。

众所周知,陈其迈是蔡英文身边极少数拥有选举经验、善于操盘的选战策略大将,相对于民进党中央由洪耀福、林锡耀、徐佳青等新系大将操盘选举,蔡英文更加信任英系的现任立委陈明文与陈其迈的最后定夺。而原本职掌选对会大旗的陈明文,因为极端诡异的性骚扰事件从选对会下台,对英系势力在党中央的掌舵产生严重影响,各种阴谋论频出,如:国民党介入、新系结合国民党等,耳语不断。

陈其迈(右一)在高雄市长初选胜出,也对蔡英文的2020年连任增添极大变量(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不论如何,陈明文失势之后,只有陈其迈是蔡身边的亲信,故将陈其迈锁在高雄市拼市长初选,一直是新系对抗英系的战略,战术则是用尽全力诉诸陈菊情结,陈菊甚至自愿下场参战,出书力挺新系子弟兵、民调成绩殿后的刘世芳搅局,被政坛讥为“世袭”,书中甚至还揭开新系与谢系的往日恩怨,引起正反两面不同评价。也因为陈菊的过度操作,反而使刘世芳无法公平竞争,只能背负着陈菊子弟兵的包袱和低民调数字,黯然退出。

而刘世芳退出之举,其实也未必是新系在高雄市的失败,反而是另一个战场的开始。据知,可能因为市长初选激烈,伤痕未平,新系以刘世芳为筹码,更有能力在中央要位子。故刘世芳在此任立委任期结束后,几乎有九成的机会将不再续任立委,而转战中央内阁。《多维新闻》日前也独家披露,刘世芳可能是未来第一位女性国防部军政副部长的热门人选,甚至更上层楼成为第一位文人女性国防部长的可能性,也并非没有。刘世芳在高雄的左楠选区,目前已有某派系市议员接手,刘世芳入中央,似乎成为定局,仅看蔡英文当局是否能在2020年顺利连任。

陈菊爱将刘世芳的“以退为进”,将让其背后的新潮流系,有了更多筹码对蔡英文予取予求(多维记者:郭宏章/摄)

回头看陈其迈的抉择。他虽以高民调顺利拿下高雄市市长候选人宝座,以民进党目前的气势,国民党无论推谁出来都几乎毫无胜算,故陈其迈此局为头过身也过的必胜之势。但由于初选期间牵涉了英系与新系杀红眼的互揭疮疤,以及谢系、新系间的新仇旧恨,由于谢长廷在赴日担任代表之前,已经把谢系解散、拱手送给英系;但谢系子弟兵各怀鬼胎,原本在市长选局曾经一度领先的现任立委、谢系名义上大家长的管碧玲,却在新系、英系的斗争中被边缘化,加上另一前谢系成员、现任立委赵天麟突然搅局,更让谢系呈现自相残杀的惨况。

政坛阴谋论有谓,必败的赵天麟出来搅局,幕后可能有新系的影子在,新系在刘世芳民调低落的初期,同时鼓励赵天麟出来瓜分选票,甚至可能有承诺赵阵营新系全力支持你的耳语出现,故造成党内初选的情势更加诡谲。由于各方势力复杂交错,民调数字虽有起伏,但党内态势相当险恶,陈其迈在初选选战后期甚至狂打猎雷舰弊案牌,意图让和此案颇有关系的陈菊高市小内阁重伤,其中各式阴谋论满天飞,是有史以来最血淋淋的高市市长初选选战,与当年陈菊、叶菊兰和管碧玲之争的激烈,犹有胜之。

陈菊(右)以高雄市现任市长身份介入民进党初选甚深,恐对蔡英文2020年连任之路带来巨大影响(多维记者:陈郑为/摄)

陈其迈得高雄市,等于是为蔡英文的英系获得领土,因为英系的组合一向是立委、学者、中央官僚的组合,民进党内各县市长有力诸侯皆不属于英系,原本仅有嘉义县堪称是英系唯一一块领土 有土斯有财的概念是台湾中央、地方选举的基本定律,没有执政县市的资源奥援、选票桩脚的绑固与合作,万不会有中央执政的坚实基础。

是故,陈其迈虽帮蔡英文得到高雄市,却也让蔡英文在中央必须更加让新系予取予求,未来行政院长赖清德的新内阁,会是新系人马的一次大洗牌,将完全汰除前阁揆林全的官僚学者内阁成员,成为名副其实的选举战斗内阁。而陈其迈被锁在高雄,蔡英文身边缺乏有力的选举策士,2020年的党内总统初选,在新系撤退转进、蹲低高跳的战略中,恐怕将出现今日还想象不到的激烈斗争。

撰写:陳宗逸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