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争同婚三十年 漫漫长路未有尽头

+

A

-

台湾婚姻平权法案自从2016年12月26日经立法院司法委员会初审通过,但直到2018年3月都看不见有任何突破。反对同婚团体也动作频频,台湾知名反同婚团体“下一代幸福联盟”,向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提出“国民教育不实施同志教育公投”,但遭台湾中选会认定违反台湾宪法,314日召开公听会与下福盟沟通。而另一边,除婚姻平权大平台、伴侣盟等挺同团体在会场外召开记者会,要求中选会退回提案之外,全台包括台北市立建国中学(建中)、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级中学(北一女)等明星高中在内的数十所高中、共数百名学生也联名连署,反对将教育议题交付公投。

台湾同志运动始于1986年,当年29岁的祁家威(台北市荣誉市民与杰出市民、总统文化奖得主)在台北市麦当劳召开“国际记者会”,公开“出柜”(形容向外人宣告自己的性取向),包括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等都到场采访,开启了台湾同志运动的长路。同年8月,祁家威与同性伴侣前往台北地方法院公证结婚遭拒,之后他就长期投入争取同志权益至今。当时台湾政治上还处在军事戒严状态,民风保守,祁家威还曾经被台湾警备总司令部约谈并拘禁,与陈水扁、郑南榕等知名政治犯隔间相对。

1990年代后,已陆续解除党禁、报禁的台湾,长期因性向而受歧视与社会压力的情况,不再被刻意掩藏而得以进入主流的目光中。例如1994年的北一女学生相偕自杀案,震惊台湾社会,引发广泛的关注与同情。台湾同志运动就在这背景下蓬勃发展,还在2003年举办华人世界第一场同志游行,以后更是年年举办。结合全台各地以及周边地区的同志运动者和社会运动者力量的同志大游行,在2017年参加者已超过12万,也奠定了台湾同运中“彩虹旗”的广泛认同与代表地位。

1986年的台湾立法院公文:“同性恋为少数之变态……违背社会善良风俗。一直到2017年的台湾大法官释字第748号:民法不允许同性结婚属违宪。这跨越30年的改变不能说不大。但另一方面,包括下福盟、安定力量在内的各个台湾社会团体也依然以传统道德、善良风俗、以及特定宗教教义作号召,不断游说台湾政府机关与各级民意代表,或尝试发起公投连署等,持续表达反对立场。

台湾面对同志议题看似开放,但反对声浪始终存在(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我们不是反对同志。”公听会结束后,会场外作為下福盟友盟而行动的好盟行动连线代表,接受多维记者访问表示:“我们只是反对同志教育而已。”下福盟的诉求是,接受国民教育的学子身心状况都还未成熟,若是在这个阶段接受同志教育,学习到所谓“性别光谱”存在,并认知到同性恋这一名词,极可能会混淆学子的性别认同,戕害学子的身心精神。

撰写:林小山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