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标准? 台文化部褒扬令挺李敖漏余光中

+

A

-

台湾文坛接连在318日、19日失去作家李敖、诗人洛夫,大家在哀叹才子殒落的同时,台湾文化部为两人申请褒扬令的行为,再次引发讨论。同样是台湾的争议人物,台湾文化部为何没有帮“诗坛祭酒”余光中申请褒扬令,却替李敖申请?

批评者认为,余光中因为服膺于国民党是“御用文人”,李敖则因为在戒严时期反抗威权更曾帮助台独人士、前台湾总统府资政彭明敏逃亡入狱,在民进党主政时期是“政治正确”, 台湾作家黄春明则表示,若是以党派为政的话,每个党都有每个党的看法。“政府这样不公平的做法,就是一种矛盾的对立。”他认为,应该要更公平的审视。

  • 台湾作家李敖病逝,身后留下褒贬不一的评价(图源:VCG)
  • 有“诗魔”之称的台湾诗人洛夫病逝台北,享寿91岁(图源:中央社)

一纸褒扬令引发的政治揣测
争来争去的褒扬令究竟是什么? 事实上,其历史法源可以追至北洋政府时期于1914年制定公布的《褒扬条例》,褒扬孝行、义行、贞操等。根据台湾现行的《褒扬条例》是褒扬国民立德、立功、立言,贡献国家,激励当世,垂之史册 涵盖的范围包括政治、军事、学术、教育、艺术褒扬是属于法律行为,是需依法定程序申请。

褒扬案件的申请程序可以透过逝者的家属、学生或地方政府提起,再经过中央机关、地方机关调查,经主管机关初审,再经行政院审查后,由总统核颁。文化事业相关人员就是由文化部初审再给总统核颁。

而余光中没有褒扬令的争议并不是蔡英文不颁发,而是文化部并未讨论也并未签办,台湾立委柯志恩在立法院质询时,文化部人文司长朱瑞皓就坦言,是没有讨论。而没有讨论的背后,就是余光中在《狼来了》一文中,指出台湾的乡土文学中国大陆的工农兵文学有“暗合之处”,在当时台湾党国体制下,反共怀乡为主流的文坛风气中,掀起台湾乡土文学论战,文坛一片风声鹤唳,此外,余光中也被怀疑涉嫌密告台湾作家陈映真作品中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字句。

因此,余光中在台湾文化圈的地位就非常暧昧。台湾总统府则在312日表示,只要符合褒扬令的相关规定总统府就会颁发。但文化部不提,余光中的亲属也不愿强要,余光中的褒扬令和他复杂的历史、在文化圈的地位碰上同样定位复杂、台湾文化部却帮其申请褒扬令的李敖,因而被大做文章。

只是将褒扬令申请与否与“政治正确”、“党派为政”挂勾或许也有点粗糙,更是二分法的将这两人挂上“服从党国”, “挑战威权”的简单标签,而这两个人物又岂止这么简单可以分析论定的。

余光中成为台湾史上曾获台湾“国家文艺奖”却未获褒扬令的第一人(图源:VCG)

身后之名 不能等量成就
李敖跟余光中已逝,而两方的家属也没有申请褒扬令的打算,李敖家属更在台湾文化部申请褒扬令后,婉谢文化部的呈请。李敖之子李勘表示,李敖一生率性而活,后事求简。余光中妻子范我存则表示,余光中生前不汲汲营营于名声,身后也不会在意褒扬令,能留下作品最重要。而两位大师的家属都不愿强求的褒奖,外人也无需做过多的批判强扣上各种帽子。

一个是著作等身的叛逆才子,一是“左手写诗,右手写散文”的名家,套台湾作家平路所言,文学有更长远的价值,褒扬令有或无,作家的成就,日后世人各有评价。

撰写:蔡苡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