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最大化终遭反弹 垦丁观光雪崩之路

+

A

-

“垦丁?傻瓜才去。”、“专门去被坑杀的吗?”、“去冲绳还更便宜。”……这几年,凡是说到去垦丁旅游,许多台湾人都是满腹牢骚,早已不复过去年轻人视“夜冲垦丁”(趁夜骑机车直达垦丁)为一生志愿的景象。

这也绝非是网络酸民(专门在网络上发表尖酸言论的无聊之士)的一家之言。根据台湾观光局统计,在2015年垦丁尚有800万人次的观光客,到了2016年竟只剩下600人次;2017年更惨,腰斩到400万人次。观光客数量下滑如同雪崩,旅馆食宿一间间歇业,业者屡屡攀上新闻版面诉苦。到了20183月间,甚至在订房网上已打出了双人房800元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的“跳楼”价码,期望能够度过这个旅游寒冬。

但是若细查台湾的各项观光数据,会得到近乎完全相反的光景:来台人次在这三年来是约略持平在1,040万1,070万中间,出国人次却由1,318万大增近两成到1,565万;台湾国内旅游在2016年足有1.9亿人次,国内旅游收入为3,971亿元新台币,从2012年以来都是稳定上升。

可见那句老话的是灼言:不是不去玩,是不去垦丁玩。垦丁音乐节业者早已嗅到风向,老牌“春天呐喊”今年弃垦丁大街、鹅銮鼻而去,改在邻近的屏东县满州乡举办;“春浪音乐节”出走两年终于回头,却有意避开4月清明连假改在5月举办,十足戒慎恐惧。其它业者则有的转战高雄,有的直接收摊,颇有“大难来时各自飞”之感。

若谈到原因,所有人就只得一个字:贵。在201712月,垦丁即接连传出知名卤味“天价”的消息:买到一盘卤味920元新台币还算是平实,买过2,000元3,000元新台币也大有人在;甚至有买过6,000元新台币的──光看价格,可能会错以为是身在台北市的高级餐馆。消息一出,卤味老板反驳是不实指控、扬言提告,可见这价格确实不平常。

但这非是原因,而是结果:是垦丁观光业者十数年、乃至数十年以来只追求利润最大化而导致的结果。毕竟,能卖得新台币1,000元,何必卖500元?既然加到天价都卖得出去,又为何不加?景点名声、旅游品质、观光环境等等,毕竟不比口袋里的金银实在。

是以垦丁没有垃圾桶,故有游客将垃圾塞满变电箱;是以大街长年缺乏公厕,故有游客在警局、麦当劳外头大排长龙;是以业者寡占沙滩插满阳伞出租,故有游客遍地不寻空地小憩──凡此种种,直教人问是否视游客如寇雠,乃有“塞”(交通混乱)、“脏”(环境脏乱)、“贵”(物价昂贵)之讥。

垦丁是台湾旅游胜地,但近年被指“塞”、“脏”、“贵”,观光人数惨遭腰斩(图源:VCG)

2008年台湾开放陆客以来,最多一年足有400万人次陆客来台,许多观光景点赚得钵满盆溢,价格节节攀升,品项多多益善。可是一味朝利益最大化的路子去走,当价格益高、人潮益多,环境却益加脏乱、设施则益加破旧,却要如何吸引回头客?近年陆客数量锐减,多出的空间却无人填补,只因被炒作、哄抬的价格在本地人眼中简直不可思议,而剩下的旅游品质却再不复往日回忆矣。近年台湾人宁愿搭飞机出国都不愿搭高铁南下,其来有自。

可惜道理简单,当局者却始终执迷不误:以组织“悬赏抓谣言”来应付网路负评、以除名国家公园来应付环保舆论、以政府补贴来应付观光人次下滑……恐怕,若有天当名为陆客的潮水终于退去,别说业者的裤子,而是整个产业都要被冲走了。

撰写:袁愷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