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南霸天北上 陈菊入台府的能与不能

+

A

-
2018-04-03 03:53:52

有民进党南霸天之称的高雄市长陈菊,在接任台湾总统府秘书长一职的传闻风风火火多时之后,43日终于传出确定接任的消息。台党政相关人士3日向媒体证实,台府将于415日发布人事令,而陈菊本人则以战士没有选择战场的权利,默认了这项人事安排。

就在楼梯响久,人也“走下来”之际,如何解读陈菊以67岁之姿接任台府秘书长一事?这可以从陈菊接任的个人意向、时间点,以及陈菊接任此位之后的能与不能等三个面向加以盘查。

高雄市长陈菊(右)3日默认将接下台府秘书长一职(图源:台湾总统府提供)

首先来看陈菊个人的政治背景,出身民进党内美丽岛世代,陈菊的辈份足以睥睨党内,又以新潮流系大老地位雄踞高雄市长近12年,如此雄厚的政治资本就连蔡英文都得称她一声菊姐可见一斑。就陈菊2018年底卸下高雄市长之后的有利去路,除了退休之外,继续驻守高雄该是陈菊的如意算盘才对。原因无他,在新潮流系长年握有南台湾两大直辖市台南与高雄的基础上,陈菊自然有为派系固守疆域的动机,这除了为派系服务之外,当然也有为了自己在地方的政治能量续命的考虑。

根据熟悉民进党内派系运作人士的说法,陈菊经历长时犹豫,终于松口答应北上接任台府秘书长,当如她所谓战士没有选择战场的权利,是面对英派指挥下,一道不得已的选择。一如前述,陈菊一旦离开高雄,接任高雄市长者不属于“新潮流”的情况下,新潮流盘踞高雄之势自然拱手,站在派系的立场来看,自然不乐见;对于党内其他派系而言,则或许两难,一则是高雄政坛的权力真空将有机可乘,这对于英系以及积极经营南台湾的党内派系正国会而言,自然跃跃欲试。但拱起陈菊北上入府,无疑将新潮流领袖更往权力中枢里送,一来一往,对于未来党内各派系的发展来说,变数仍多。

其次,在陈菊入府接任悬缺已久的府秘书长一职的时间点上,落在民进党完成党内高雄市长初选提名、确定提名立委陈其迈角逐之后,各方已确认陈菊无力挟个人高人气与政治力护送属意人选刘世芳接替。综观高雄的选民结构,市长一职基本上是民进党提名谁,谁就笃定当选的态势,于此,在原属“正义连线”、现为“英系”的陈其迈已确定代表民进党参选下届高雄市长的情况下,陈菊北上之后,剩下几个月任期的高雄市长由谁代理的问题已然不重要,这十分有别于2005年陈水扁在时任高雄市长谢长廷转任行政院长之后,任命陈其迈为代理高雄市市长,实际有意栽培陈其迈为参选所做的准备。

是以,如今在民进党内已完成下届高雄市长部署,陈菊此时离任,对于党内权力倾轧的干扰,自然降至最低,因此此时调动陈菊离任高雄,对于蔡英文权衡民进党内权力关系来说,是一个自然不过的时间点。

高雄市长选举民进党内初选竞争激烈,最后由立委陈其迈(右)胜出(图源:壹电视提供)

最后,陈菊接任台府秘书长后的能与不能,更是观察的重点。众所周知,陈菊堪为新潮流系一姐,又府秘书长一职必须顾及行政中立,这代表陈菊于2018年台湾九合一选举辅选的角色,将被该职务所严格限制。

若进一步将蔡英文任用人事的动机分做个人选择与派系考虑来说,前者无疑是蔡菊关系一向良好,双方有长年互动默契,拉陈菊入府,对蔡英文来说,身边多了一个贴己人,以陈菊的辈份,担任府秘行调和鼎鼐之事,自然绰绰有余,尤其在派系互动中更能跳脱出派系本位,而能有一言九鼎的效果。另就后者论,陈菊因需恪守行政中立原则,无法积极为新潮流参选人站台辅选,在台面上缺席于九合一大选,也一定程度有压抑新潮流在民进内党内独大的效果,亦是其他派系乐见的结果,皆大欢喜

因此,当民进党南霸天的陈菊北上,入台府任秘书长的能与不能,就结果论,收获最丰的显然是蔡英文个人,其次则是喜见新潮流空出高雄位、又限制陈菊辅选的其他派系,对于党内大姐大卸下高雄市长,依旧挥一挥衣袖走向台北权力中枢的选择,一句战士没有选择战场的权利,或为她个人对自己政治人生所下的注记外,更或许只是一句没得选择下的实话。

撰写:陳鄭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