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开发援助”掀蔡英文版“金钱外交”争议

+

A

-

2017年,台湾蓝营立委与无党籍立委高金素梅纷纷将炮火瞄准蔡英文政府欲推行的“政府开发援助”(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 ODA)计划,抨击计划有“洗钱”、“金钱外交”、“无投入计划”、“投资风险高”之虞,从行政院政务委员邓振中4月8日出来回应“政府挥霍人民存款”等网络谣言,当民进党难以摆脱先前执政的标签包袱,这无疑又是一次民进党政府的执政信任考验。

综观蔡政府推动的“政府开发援助”计划,是属于“新南向政策”的一环,源于蔡英文在2017831日表示,政府将建立策略性融资机制,初期匡列35亿美元项目融资资金,和邦交国及新南向国家政府进行公共工程合作。归结行政部门落入如此窘境的原因有三,一来是自找的政策规划与解释不周,二是来自于质疑者对ODA采取抽换概念、膨胀数字的质疑,三则是人民长期对政府的不信任。谈到ODA计划,有3个数字持续占领媒体版面:35亿美元15亿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3美元)、7,000亿新台币,这三个数字代表着不同事情,却时而被质疑者在质询时混用。

亲民党立院总召李鸿钧(中),立委高金素梅(左)、周陈秀霞(右)于4月2日召开记者会,质疑蔡政府推ODA计划,“只是将钱砸下去” (多维记者:谭英瑛/摄)

首先,35亿美元作为计划的“项目融资资金”,并非台湾政府直接出资,不涉及政府编列预算,自然回避台湾立法院监督,这也是蔡政府屡次强调仅有动用国库15亿元台币以“利息补贴”,而谓35亿美元是台湾可争取的海外商机之故。而7,000亿台币一说,则来自于亲民党在42日记者会所言,称民进党政府欲将全台农业金库近7,000亿新台币资金投入至ODA计划。这与民进党政府先前主张的1,000亿台币相较,足足翻涨了7倍。

就官方的释疑与亲民党的质疑来看,最糟的状况可能是7,000亿台币当中,资本额1,000亿台币投入到ODA计划中,但7,000亿台币已然接近农业金库总资本额的7,828亿元,显然这膨胀七倍的数字与先前主打的1,000亿台币差距甚远。这自然吸引了民众的注意力,民众显尽焦虑之余,进而质疑民进党这项政策计划,同时也让农业金库不得不发声明澄清,“全国农业金库至今未规划参与任何ODA计划”。

不过高金素梅等人对ODA的质疑,也凸显出政府几个该政策的误区,且有释疑不足的问题。如高金素梅在质询时问赖清德,为何ODA计划的经费不经由“国际合作发展基金会”(简称国合会)的运作进行海外援助融资?赖清德回说“国合会的目的是外交,ODA的计划是要协助台湾的产业界到新南向国家发展”。

根据国合会官网指出,该会是台湾专业援外机构,主要协助推动政府开发援助,但不属于非政府组织;而ODA采取绕过国合会的运作,也反映出台湾在国际地位上的窘境,蔡政府欲借由ODA与邦交国及“新南向国家”合作公共建设,但诚如质疑者以“新南向国家”只认“一中原则”为由,怀疑ODA计划风险过高一样,若用国合会运作,即便ODA的运作是将款项交由台湾工程业者,但毕竟是在未有邦交的“新南向国家”承包工程,可能会遇上“新南向国家”的软钉子,亦不见得能顺利承包工程,这也是赖清德说ODA是想协助台湾产业到“新南向国家”发展的原因之一。

只是在人民相信政府在ODA计划的投入之前,蔡政府需要清楚解释几件事情:一是ODA究竟主要是政治外交用途,还是经贸用途;即便是不经带有政府色彩的国合会进行经贸业务,但ODA仍事先经由台外交部、行政院“经贸谈判办公室”、经济部及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员会等部会进行政策评估,实行ODA计划的投资无法完全淡化政府主导的色彩。

另外ODA在定义上具援助外国的涵义,这也是民进党政府虽已解释这计划非外交援助,但质疑者仍认为这笔钱是蔡政府借由援助促进“新南向政策”;若为了不要被搞混,政府何不考虑改个名字,借此更明确陈述该计划是“协助工程产业争取海外工程的做法”,非台政府的外交援助政策。

最后,推行的关键是如何取得人民的信心,进而使政策被实践,显然质疑方在对于ODA计划的风险上,提出精准的质疑与顾虑,不论是高金素梅问说“如果未来倒了账,谁要负责?”以及提到“只有16个人的行政院经贸谈判办公室要处理35亿美元、1,000亿台币的计划”;还是民进党籍立委郭正亮提到日本为ODA2016拨款200亿新台币作为调查费,均指出这计划的问题:审核机制、人力是否完备,足以让银行与人民安心;而以上种种问题不解决,休怪怀疑论者与反对方将这计划视为“洗钱”、“金钱外交”。

撰写:譚英瑛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