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操弄民粹 台湾陷入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的不义与两难

+

A

-

政府的政策制定和执行时,社会上出现不同的民意是相当正常的事;不过近几年,台湾却因为政府沟通失能、政客操弄民粹,导致政府政策执行上的困难,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议题上,这样的角力更是明显。

这阵子吵得沸沸扬扬的深澳发电厂,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位于新北市瑞芳区的深澳发电厂1960年投入生产时,是台湾首座大型发电厂,2007年因机组老旧除役,原本预计改建后在2019年再次投入生产,但改建计划中所包含的卸煤码头被认为会影响当地海洋生态及火力发电所带来的空气污染,改建工程遥遥无期。蔡英文政府在上任后,在非核家园的前提下,为了平衡南北发电,透过“环境差异评估”的方式让深澳发电厂起死回生,引发一连串的争议。

深澳发电厂的所在位置,正好是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的选区,16日他带着当地的自救会举行了记者会,反对燃煤电厂兴建。黄国昌表示,台湾电力公司对外宣称瑞芳地区的民众都赞成深澳发电厂的兴建工程,根本是胡说八道、混淆视听。环保署草率以“环境差异评估”用12年前的“幽灵电厂”作为比较基准,没针对大台北、宜兰及桃园影响仔细地影响评估,环保署到底凭什么数据,宣称此深澳发电厂的兴建对深澳湾的生态不会产生负面影响?这是赤裸裸权力傲慢。

黄国昌也说经济部已经承认深澳电厂到2025年才能启用,发电量占整个备载容量的0.1%,他无法理解这0.1%到底是要解决什么问题?还是官员只看到新台币1,000亿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的开发利益?若这1,000亿元拿来投入再生能源或节能设备,可产生更大效益,为何环保署、经济部拒绝?更重要的是除了开源,在节流部分,经济部到底做了多少?连一个最简单基本的智慧电表,搞了这么多年还在原地踏步,只会要求北台湾居民继续忍受开发燃煤电厂,这样经济部是不负责任的。

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对政府而言是相当重要的课题(图源:新华社)

环境影响评估v.s.环境差异评估
在正式进入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课题前,要先厘清环境影响评估和环境差异评估的差异。政府在进行开发前,都会有审慎的评估,而所谓的“环境影响评估”,是开发案在政府审查后有一定可行性,就会委托给环评团队去就开发案可能会影响到的环境做评估,看这样的开发破坏程度是否必要。环境影响评估通过后开发案就能取得执照、动工。

而“环境差异评估”是指开发案在通过环境影响评估后,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取得开发执照且超过3年以上,由于开发案的影响可能已经因为时空背景的变化而有所改变,就必须重新做所谓的环境差异评估。

政府用12年前的基准来进行环境差异评估,而非重新进行环境影响评估也正是反对深澳电厂兴建的民众之所以反对的原因之一。

如何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两难间取得中庸?
深澳发电厂所在的深澳湾具有丰富的柳珊瑚、燕鱼、黑鲷、小丑鱼、海龟、藻类等生物资源,过去曾因为发电厂的运转遭到破坏,未来若发电厂恢复运转,海水温度将会超过32度,不但将导致珊瑚白化也会连带影响栖息于珊瑚礁的物种。此外,电厂兴建后必须筑一道超过1,000公尺长的堤防,也会破坏深澳湾内的海藻床,连带鱼苗成长觅食及近海鱼种的避难场所等水下生态系都将受到冲击,石花菜等经济藻类也将失去生育地。

更别提台湾日渐重视的空气污染问题。新北市过去因为PM2.5超过标准值因此不再核发生煤使用许可,新北市环保局也曾委托学者模拟深澳电厂污染模式,结果发现深澳电厂PM2.5日平均增加量,是台电环境差异分析报告书模拟值的3倍以上;新北市环保局表示,因深澳电厂的地势不平坦,台湾电力公司委托评估的空气品质模式为“高斯扩散模式”无法准确评估影响程度,而学者使用的“轨迹模式”针对不平坦地形能有较准确的评估,PM2.5日平均值最大浓度值落点于九份老街、黄金博物馆至阴阳海一带,除影响在地居民健康,也可能冲击当地观光。

种种开发案可能带来的环境破坏,亦是环境影响评估存在的必要性,评估开发案的破坏是否“必要”,这是一种价值的选择。赖清德也曾在与媒体餐叙的场合感叹,他在担任台南市长的期间,眼看着台湾因为这样的争执停滞太久,先姑且不论速度快慢,但开始往前走是必要的。他是新北市出身的孩子,绝对不可能因为他现在是行政院长就经济发展而牺牲新北市民的健康,但一些团体的行为确实让他无法苟同;看得出来,赖清德试图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取得平衡。可恶的是,少数政客们操弄民粹,让民众在懵懵懂懂的情况下为反而反,绿能未起步、核电不能、燃煤发电也不行,最后一事无成、全盘皆输。

撰写:劉育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