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管”下一步:厘清两岸文教交流规范

+

A

-

423日台湾民进党立委吴思瑶在质询台湾新任教育部长吴茂昆时指出,台政府鼓励两岸交流,不过现行规范不明,只有一个函释(台陆字第0980203497号函,法律位阶属行政规则)提到大陆公立学校交流相关,却非常模糊,希望教育部能提升该函示至少到 “要点”与“法律”的位阶。

只是,这是能解决现前两岸文教交流定义不明,所产生的高教学者焦虑的药方,抑或是民进党强化管理教师兼职、两岸交流的工具

台新任教育部长吴茂昆(图源:中央社)

民进党政府“卡管”并非毫无理由,只是因“管中闵案”强化行政解释权,造成很多后遗症,其中包含两岸文教交流遭污名,国民党陆续起底绿营政府的政务官赴陆讲学、兼职记录,但认证一位专任学者的两岸交流行为是赴陆讲学,还是现行法律不许的赴陆兼课的标准判定何在?“卡管案”正好带出台湾目前赴陆文教交流的法律模糊地带。

就目前台湾教育部函释“台陆字第0980203497号函”写到:“现行与大陆地区公立学校交流政策,关于研究、教学人员交流’部分仅限于一般交流常态之短期客座讲学”;另外针对教师兼职部分,教育部在2015年函释也写到,教师非常态性(非固定、经常或持续)应邀演讲或授课,得免报经学校核准。

上述函释问题出在定义不明确,不论是吴思瑶在质询中举的例子:指导学生、参与学位论文口试,还是高教界人士在近日提到,台湾学者赴陆交流的样态多元,但兼职认定标准不明确,若教师在两岸学术交流备忘录框架下长期交流,这是否违反台湾教育部2015年函释中教师“非常态性”应邀授课规定?

另外还有一个更结构性的问题,远大于两岸文教交流的相关规定是否完备:蓝绿与两岸之间的不信任。以“卡管案”为例,当台大去函给厦门大学,请厦门大学厘清管中闵是否有在此任教的事实,厦大回函说没有,不过台湾民众不相信,形成了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情况。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最近,教育部请各大专校院所编制年度“因公派员出国及赴大陆地区计划”,原为教育部每年例行计划,却因时机敏感,被视为是教育部对学术圈赴陆的“清查”之举。

在吴思瑶的质询下,吴茂昆向她保证会在三个月内将吴在质询时引用到的函释台陆字第0980203497号函),将其从“函释”提升至“要点”;则需要观察教育部新的要点是为“解决问题”,还是为了“加强管理”这两种不同的态度,也将间接凸显台政府对两岸文教交流政策的看法。

撰写:譚英瑛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