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大使馆于耶路撒冷开馆 中东和平恐越走越远

+

A

-
2018-05-14 09:18:44

2018514日,是以色列的七十周年国庆,同时亦是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雅法(Tel Aviv-Yafo)迁移至耶路撒冷(Jerusalem)的开馆日。尽管特朗普早前曾声称将出席大使馆的开馆典礼,但最后实际出席开馆典礼的则是美国副国务卿苏利文(John J Sullivan)、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以及特朗普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等。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则亲自接待欢迎美方代表团,并感谢特朗普“令以色列与美国的同盟比以往都来得更坚定”,显见两国关系的空前紧密。

美国这场备受争议的大使馆迁移,源自特朗普(Donald Trump)于2017126日宣布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当时便引起国际上一片震动。实际上,早在1967年六日战争以色列攻占约旦河西岸与东耶路撒冷后,联合国便曾多次决议要求以色列退回先前边界,对以色列国会宣示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永久首都更呼吁抵制,因此大多数国家均将大使馆设于特拉维夫。然而特朗普的决定打破了联合国的决议,更招来大量国家的抗议。

美国伊万卡(右三)等人出席耶路撒冷美国新大使馆开馆典礼(图源:VCG)

特朗普缘何会有如此令人争议的决策,回顾美国长期以来的中东政策可了解一二。美方主要核心考量包括,第一,保证原油供应的稳定;第二就是为维护以色列政权的存续。保护以色列不仅可满足美国境内犹太人团体的诉求,同时也可使以色列成为美国保护其中东利益的前锋,在道义、经济与政治上均有好处。故自以色列建国以来,美国便持续支持以色列,无论阿拉伯国家有多大反对,联合国如何决议谴责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人土地、兴建以色列定居点等行为,美国都时常动用否决权为其护航。尽管奥巴马(Barack Obama)在任期将届之际曾批评以色列,并在20161223日联合国安理会谴责以色列的决议案表决上首度弃权,使安理会以140的赞成票数通过,一时之间引起内塔尼亚胡的怒斥,但美国与以色列的关系基本并未受损,紧接着特朗普上任后两国关系迅速回温,更因特朗普20175月访问以色列东耶路撒冷的哭墙,以及126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而愈发坚定亲近。

也因此,凡是影响原油供应或以色列安危的各种情况,都成为美国关注甚至伸手介入的焦点。例如曾多次援助反以色列国家的伊拉克,因身为产油国的重要性与对以色列的威胁而遭美国压制。叙利亚亦是抗衡以色列的主力之一,至今仍希冀收回在1967年沦入以色列之手的戈兰高地(Golan Heights),也因此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以后,美国持续支持叛军以及要求阿萨德(Bashar Hafez al-Assad)政权下台。伊朗在1979年爆发革命后,对美国与以色列均抱持敌视态度,也曾支持反抗以色列入侵的黎巴嫩真主党、协助叙利亚政府军镇压反对派,故也受到来自美以的庞大压力。美国于今年58日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除了忧心伊朗发展核武导致区域不稳的原因外,伊朗作为产油国具有影响油价的能力以及是当前中东最后一个有实力抗衡以色列的区域大国,更是美国决心继续制裁伊朗的原因。由于在历次中东战争作为主力的埃及、约旦等国,都已陆续同以色列达成和解与建交,因此伊朗便成为少数仍坚持抗以路线的中东国家。当美国继续奉行维护以色列以及寻求稳定原油供应的中东政策时,对伊朗或其余地区反以势力的干涉,就不会有丝毫放松。

特朗普此前曾宣称,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可推进和平进程,但细究中东问题的根源,以色列的建国与石油的争夺就是争议的主因,特朗普在耶路撒冷的态度无疑令中东国家失望甚至愤怒,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514日报道,“基地”组织首领扎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更呼吁向美国发动“圣战”,同日约旦河西岸、叙利亚、土耳其等地也爆发大批民众抗议。但该注意的是,无论美国更换多少总统,只要美国不放弃将以色列视为必须守护的战略资产,不仅是当前的伊朗核问题,巴勒斯坦问题与整个中东和平,都仍有愈演愈烈的风险。和平,对当地而言推进得永远都不够多。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