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脱贫无捷径 对症下药才是良方

+

A

-
2018-05-29 03:10:49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一再宣示在2020年要完成中国大陆的脱贫任务然而近期大陆各地却出现地方政府在贫户家门口挂牌告示的情况究竟能否真的达到脱贫目标还是又是一场政治大戏仍需大陆官方仔细研究

扶贫脱贫是中国大陆亟欲尽速处理的社会问题,但过程中遇到相当多的困难与险阻 (图源:新华社) 

基本上世界各地不论何处哪种环境贫富差距穷人富人与中产阶级始终存在于人类社会这牵涉到各地的政治体制社会制度历史发展风土民情等因素可谓相当复杂因此说要消灭贫穷似乎是一种有梦最美但现实残酷的梦幻愿景

这次惹出争议的地方在于大陆地方政府的主事者为了表示对中央政令的重视或是便捷本身处理工作的需要在贫户家门口挂上扶贫公示牌脱贫帮扶信息公式等告示不论相关人员的心态究竟为何这些行为举动相当程度会影响贫户家庭的心理甚至有可能造成贫户的压力进而产生反效果

台湾在处理相关议题时主要以《社会救助法》为本另外各地县市政府也有相应的法规1970年代时台湾曾经实行《台湾省消灭贫穷计划纲要》除了提供实际的救助外也以该法辅导贫户或中下阶层生产与就业并提供包括教育训练等方式欲治标亦治本双管齐下解决低收入户及相关社会问题然而截至2017年为止根据台湾卫生福利部统计全台仍有超过10万户30万以上的低收入人员占了全台总人口将近2个百分点因此2016年卫福部也发布施行协助积极自立脱离贫穷实施办法》,希望协助弱势民众逐步摆脱贫穷困境

中国大陆究竟有多少贫穷人士或是低收入户近年来官方并没有公布实际的数据然而根据大陆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在201837日的发言显示中国大陆原有近1亿的贫穷人口在过去五年减少了近6,000因此笼统地说仍有高达3,000多万的人口是处在饥贫状态而这又仅是官方对外宣称的数字实际情况恐怕只会更加严峻

在这样的情况下习近平试图在2020年之前将中国大陆的贫穷问题消灭会有几个问题需面对首先如何定义贫穷若只单纯的以收入来界定之则又会有地域的差异例如在上海市生活的民众其日常开销必然会高过生活在贵州深山的少数民族藏人的生活习惯与方式与城市汉人完全不同纯以收入来看一个人是否贫穷”,似乎稍嫌武断

另外许多贫户是因病致贫”,这些人可能生活在较不便利之地或是因为医疗的开销过大使得负担加重这需要相关的社会保险制度配合才有机会改善再来中国大陆幅员广大中央政令从上至下救助拨款从中央到地方都经过层层的关卡不同的解读中间官员中饱私囊作假的情事仍层出不穷要如何根治考验着中国大陆领导者的智慧

中国大陆仍存在大范围的穷乡僻壤,然扶贫脱贫工作需因地制宜才能获得改善 (图源:Reuters) 

平心而论即便所谓已开发国家”,都存在着一般认为的贫户与穷人纽约地铁巴黎街头随处可见流浪汉向人行乞因此要让贫穷完全消失只是一种愿景现实难以实现然而政府以法令以官方的强制力提供所谓贫穷人士脱贫亦属必要不只单以金钱援助而能供弱势者更多接受信息的方法更多的训练多管齐下才有可能让贫穷不再是问题

东西方皆存在贫穷世袭的问题这些人往往资源少接收知识的管道也少加以本来就收入不高更没有多余的方式去改变自己的生活只能日复一日地将这样的情况传递下去中国大陆各地的贫穷问题成因绝对不同地方政府基层单位应该实地考察研究分析因地制宜找出适合各地改善问题的方法中央应要赋予弹性否则这种标记贫户将贫户的信息公布于世的蠢事只怕会一再上演政府原本的美意将会被这些花絮所掩盖

撰写:荀文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