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台者还是融陆者 台湾人在意的是体制吗

+

A

-

英国媒体BBC中文网近来援引“脱北者”的概念,创造了一个新词“脱台者”,用以描述“改当中国人的台湾人”,把世界银行前副行长林毅夫与上海市台湾同胞联谊会会长卢丽安等人视为“脱台者”的代表人物,并定位为了工作、求学、经商而游走两岸的台湾人是“半脱”的“脱台者”。为此卢丽安特别加以回应,指出“融陆者”比“脱台者”更适用。

林毅夫出生于台湾宜兰,被视为最著名的“脱台者”(图源:新华社)

而大陆国台办与台湾陆委会也为了“脱台者”互怼,国台办说两岸已进入制度与人才之争的时代;陆委会则回应称,脱台者这个词汇不适合台湾,中共当局根本没有资格以其制度为傲。问题在于,把层次上纲上线到两岸制度之争,反而无助于理解当前两岸民间往来的真实面貌,也不能精准描绘台湾人在此局势下的心理认同。

“脱台者”的发明者,似乎有意把“脱台”与“入中”划上等号;大陆国台办与台湾陆委会的回应,也陷入了逻辑迷思,把两岸人民的流动看成是非此即彼的竞争。但是在两岸交流大局之内的台湾人,从来没有把这个状态认知为一道“是非题”或是“单选题”,反而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复选题”。

从战后台湾的社会性质来看,台湾一直都处于“人才外流”的状态,所以才会有“来来来,来台大;去去去,去美国”这个顺口溜的诞生,1970年代台大校园里也出现过“留学问题”论战,反思台湾的高等教育为何变质为“留学补习班”,大部分的精英都想往海外跑。相较于精英,台湾的中产阶级亦是如此,自己这一代留在台湾打拼,创造“台湾经济奇迹”,但也要把下一代送到海外。

除了发展型态之外,台湾人对于现代化的想象以及“三观”,也是把人才往外推的因素之一,只是长期以来落脚的首选地不是欧美就是日本,这些地方是台湾战后在冷战格局中处于“西方阵营”所型塑出来的现代化“模范”。能到欧美日工作求学,甚至是能移居、移民当地,就意味着“高人一等”或“出人头地”的“进步”。因此“脱台”并非台湾的新鲜事,而是一种常态,只是“脱台”之后选择“入欧”、“入美”或“入日”各有不同,当年高喊“爱台湾”的民进党政府“国策顾问”金美龄入籍日本,不也是一位“脱台者”?

在大陆生活工作、穿梭于两岸之间,是台湾青年的“新常态”。图为首批在大陆航空公司晋升乘务长的台籍人員(图源:中央社)

当中国大陆取得了经济成长的成就与区域整合的主导后,自然而然成为台湾人的另一个选择,而且是可行的出路。虽然台湾还未跨过认同大陆的心理障碍,这背后涉及的又是成长环境长年型塑出来的思想立场,但中国大陆确实对海峡彼岸的台湾人形成了新的发展生活方式。特别的是,两岸的地理与文化上的亲近性,台湾人到大陆发展,并不需要完全抛下台湾原有的基础,而可以在便捷的时空条件下常来常往、穿梭于台湾海峡。两岸民间所形成的往来模式,是人民为了生活与生存自然形成的,不需要背负起认同的原罪,当然也不表示选择了大陆,就把台湾当成敌人,两者不是互斥关系。在两岸舞台上大放异彩的艺人们不就是很好的案例吗?他们不该随意“被台独”或“被统一”,因为他们只是在寻找未来与机会,为了三餐糊口的台湾普罗百姓更是如此。

两岸的态势,北京看得其实很清楚,也很明白自己能对台湾发挥的优势在哪里。如同《多维TW》在《共产党要的不是“价值认同”》文章所分析的,大陆要的是台湾青年能适应往返两地的生活,让两地“界线感”越来越模糊,“让大陆成为台湾青年一个务实的选择,且让在大陆的台湾青年如同大陆青年一般工作、生活”。而且对台湾青年而言,这样的往来或选择,“与统一、民主等问题无关”。

“脱台”的确是一个隐含冷战对立思维的词汇,而“融陆”则是北京心照不宣的对台策略。夹在其中的台湾人,追求的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将会用脚做出选择,无论是直接西进大陆,或是留在台湾打开视频网站准时收看大陆的电视剧,在两岸与东亚新的格局下找到自己的定位。

撰写:伍逸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