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敦义应记取“马王政争”因人设事教训

+

A

-
2018-06-09 03:28:03
马英九与吴敦义对如何解决新竹县长党内提名争议,有不同看法(多维记者:陈舜协/摄)

悬宕多时未完成的台湾新竹县长国民党党内提名程序,事态发展至今,不再只是国民党中央、大老与青壮派立委的“世代之争”,马英九出面“挺制度”,国民党主席吴敦义的矛盾公开化,使得情势更加复杂。其实,马英九也曾以国民党中常会为工具操弄制度,结果埋下令马英九受伤甚重的“马王政争”远因,吴敦义应知之甚详,岂能不戒慎恐惧。

简单说一下国民党内新竹县长提名程序之争。

新竹县是国民党长期具有执政优势、以客家族群为大宗的县市,现任县长已连任一次,依规定不得再连任,因此国民党内争取代表国民党竞选新竹县长者众,台面上就有5名可能人选,其中以国民党立委林为洲及现任新竹县副县长杨文科声势较壮,但互不相让,以至于无法以协调方式推选出人选。

不过,林为洲因担任立法院国民党团干部,具有全国性知名度,拥有优势,不过,林为洲曾经是民进党籍,而且不是客家籍,成为支持杨文科一方反对林为洲的理由,甚至有重量级国民党地方干部扬言若提名林为洲将退党竞选。不过,因为国民党公布的《国民党2018年直辖市暨县市长选举候选人提名特别办法》规定,参选人提名“协调不成采全民调决定”等原则,亲吴敦义的国民党中常委因而在中常会提案,以因选情复杂,2018530日通过新竹县党内初选排除《特别办法》适用。马英九沉默一星期后,201867日向媒体表达“挺制度”,甚至68日与吴敦义同台,在媒体访问时也坚持看法,与吴敦义主张“中常会是党内最高决策机构”看法不同。

台湾舆论在这件事上的相关评论,多是指责吴敦义“因人设事”,而原本主张不涉入党内初选,在其子弟兵投入各县市议员党内初选时也未出面辅选以示公平,此时却形同毁诺,在新竹县长初选未定时表了态,形同站在要求以原先公布“全民调”方式决定人选的林为洲及国民党内青壮派这一方。

为何?就是马英九本人曾因为未坚持依照制度,从而埋下“马王政争”远因,除了他本人受害,国民党更在“3·18学运”后元气大伤。

洪秀柱也是国民党“中常会决议”的受害者(多维记者:陈舜协/摄)

时间回到201110月,当时正是台湾各政党因应2012年台湾总统大选及立委选举提名,紧锣密鼓进行相关作业的时候。原本应依据《国民党不分区立委提名办法》中“得连任一届”规定卸下不分区立委职务,若不转战区域立委,就等同必须同时卸下立法院长职务。

由于王金平自1999年起就担任台湾立法院长,在王金平转战区域立委胜选无望前提下,国民党内“本土派”立委积极运作更改《提名办法》,以让王金平成为“在任最久立法院长”历史定位为理由,说服马英九接受更改提名规定,为王金平量身定做“担任立法院院长者,得提名连任两届”的“议长条款”,让王金平如愿担任台湾立法院长到20161月底止,在任期间长达17年,超过原先由倪文亚创下的在任最久历史纪录。

如果当初马英九坚持依据制度走,不“因人设事”,王金平无法续任立法委员情形下,自然不会有之后20139月发生“马王政争”,以及“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在立法院处理之旷日废时及20143月对“3·18学运”之曲意维护。

不过,这并非马英九做的第一件“因人设事”而没有好结果的蠢事。在朱立伦担任国民党主席期间,马英九同样支持朱立伦透过国民党中常会通过“废止洪秀柱为国民党总统选举提名人案”,再通过“朱立伦征召案”;而再次遭逢任期限制的王金平,也在中常会再次修改《提名办法》,直接取消曾任立法院长职务者的提名限制规定,王金平再次被续命,但实际上在立法院内的朝野攻防对国民党的帮助有限。

不过,经过这几次几乎摆明告诉大众国民党“缺价值、没信仰”的政治决定,不仅国民党内的“洪系”与“本土派”愈来愈形同水火,泛蓝阵营内光谱偏深蓝的新党等兄弟政党也不再给留情面给国民党,也难怪在吴敦义上任后,每次国民党集会都要要求团结。

由于马英九、朱立伦等“前任”都有透过“中常会”,或透过提案直接修改党内规定或是排除适用原有制度的前例,因此,到目前为止,吴敦义对“尊重中常会决议”的立场还十分坚定。而马英九身为泛蓝阵营人气王,这次毁诺表态介入党内初选,无论是幡然悔悟还是为救党之图存,总难免落人口实。

而在这眼花缭乱中,仿佛过去那个“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国民党又再度回魂。

撰写:陳舜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