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实上海精神 为国际关系提供新指南

+

A

-
2018-06-11 04:35:21

2018年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于69日至10日在中国大陆青岛举行,会后发表《青岛宣言》,重申遵循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上海精神,在维护联合国体系、巩固核不扩散、打击恐怖主义、加强成员国彼此的文化、科技、执法与经济交流等议题上取得共识,同时也为阿富汗与叙利亚局势提出建议,希冀以当地人主导当地的政治进程。讨论的内容包含区域安全、军事、经济、国际局势等等,可谓相当广泛。

上海合作组织峰会6月9日至10日间于山东青岛举行(图源:Reuters)

对比68日至9日于加拿大举行的七国集团首脑峰会(G7),由于美国发起贸易战、退出巴黎气候协议与撕毁伊朗核协议等作为,导致与原先的盟友关系恶化,令诸般矛盾在峰会上尽显无遗。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甚至建议,邀请因2014年合并克里米亚而遭逐出的俄罗斯重返集团,令其余成员国大为不满。最后由于在贸易争端上仍未取得进展,美国会后拒绝签署联合公报,这是自1976年七国集团成形以来,成员国首度未在联合公报上取得一致,显示彼此的严重分歧,同时与上合组织的和谐气氛形成强烈反差。

当冷战结束后,世界由原本的两极对抗逐渐趋于美国独大的单极体系,联合国等多边机制的作用也因此受到挑战,从2003年美国不经联合国授权入侵伊拉克一事,便能看出联合国的无力。近年乌克兰危机、叙利亚内战和美国贸易战等事件的爆发,无论是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WTO)或七国集团,都无法有效解决有关国家的冲突。毕竟,传统欧美强权承袭过去殖民扩张下的军事或经贸遗产,在全球各地均有不等的利益关切,导致其外交模式容易陷入零和思维,进而影响与其他国家的合作或自身发展。以美国为例,从围堵苏联阵营的杜鲁门主义(Truman Doctrine of containment)、标榜人权外交的卡特(James Earl Carter)政府、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的反恐战争,再到奥巴马(Barack Obama)的亚太再平衡战略,都旨在确保美国自身利益,并以意识形态差异作为干涉他国的依据。在此思维下展开的合作或竞争,都不免会带有些许针对性或排他性,有更大的机率产生矛盾。

至于上海合作组织,自20016月成立迄今已17年,与联合国、北约等悠久的国际组织相比,是个年轻的新兴集团,且没有显著的战略包袱和合作困境。成员国多半是发展中国家,并不谋求参与欧美列强在世界各处的竞逐,而是互利平等的共同发展,因此屡次声明不干涉彼此的主权或内政。如这次《青岛宣言》提及恪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保障自主决定国家命运和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道路的权利等其他公认的国际法准则,或成员国强调不允许以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为名干涉别国内政,坚决维护成员国的主权。

习近平于峰会上呼吁尊重各自选择的发展道路,兼顾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同样是为上海精神下脚注。正由于不附带先决条件或意识形态的包容性,才使中国、俄罗斯、印度、巴基斯坦等文化差异巨大核心利益未必相同甚至互有抵触的国家,能够在此框架下共商合作,并使上合组织成为其余合作计划的对接平台,如中国的一带一路、俄罗斯的欧亚大通道等等,大大扩展了上合组织的功能与地位。

作为仍在成长中的国际组织,从最初的区域安全合作,到如今横跨经济、卫生、科技、文化等各项领域的交流,上合组织还有诸多进步的空间,其重要性并未大到足以撼动或取代当前任何一个区域联盟或国际组织,而且这也并非其创立的目的。毕竟上合组织的存在与扩增,并不图谋改变国际秩序,反而企求维护多边体系,绝非国际的威胁。因此,即使上合组织并非解决国际争端或介入地缘争霸的平台,无法解决世界各国的各种矛盾,但其所揭橥的上海精神,却不失为国际关系提供新指南,避免冷战式的对抗态度,在当今多边体系备受打击的格局中,可为其他期盼摆脱意识竞争或强权干涉的国家,起到积极的示范作用,进而构建如习近平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想。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