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金会外 边缘化的日本影响力不再

+

A

-
2018-06-13 04:14:49

举世瞩目的特金会612日于新加坡举行,中、韩两国也为促成朝鲜半岛局势的稳定付出极大心力,习近平、文在寅与金正恩都各自会晤了两回。然而,邻近半岛的日本却难有发言的机会,几乎已无影响进程的能力。

根据日本《朝日新闻》报
,日本曾向朝鲜探询安金会的可能性,但朝鲜并未回应。这使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今(2018)年4月与6月两度访美,期望美国可继续对朝鲜无核化施加压力,并在朝美峰会上提及遭朝鲜绑架的日本人问题,正说明日本目前仅能透过美国表达自身的政治期许。

516日,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于自民党宴会上竟声称希望能保佑那破破烂烂的朝鲜飞机平安飞到新加坡,不然中途落下来了,就没得谈了,或可侧写日本在半岛问题中遭边缘化的些许不甘。也因此,特金会后日本将于613日派遣外相河野太郎访问韩国,以及于14日与美韩举行外长会谈,磋商朝鲜问题,就是希冀不在这世纪变局中失落自己的发言权。

特金会前,安倍晋三曾赴美要求谈及遭朝鲜綁架日本人的问题(图源:VCG)

68日至9日于加拿大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日本也要求将朝鲜半岛无核化和绑架问题写入会后宣言内,但峰会上聚焦更多的是美国发起的贸易战,以及退出伊朗核协议等问题,且成员国大多非半岛问题的当事国,影响力有限,故日本期待的政治效果难免会打折扣。

且在贸易战的冲突中,日本的无力更加凸显。为了美国课征钢铝关税等问题,峰会成员国和美国屡起争端,尤以德国、法国、加拿大为甚。

同样遭到课税的日本,由于依赖日美同盟的缘故,仅能试图协调,未如欧洲国家发出强烈的抨击,甚至紧随美国拒签保护海洋与环境的协议,并在特朗普提议让因
2014 年合并克里米亚而遭逐出的俄罗斯重返集团时,安倍晋三还表示 为给经济、安全保障、全球面临的课题开出药方,也需要俄罗斯的建设性参与 ,与其他国家的反对声形成强烈对比。但美国最后仍拒签联合公报,创下 1976 年七国集团形成以来未有一致签署联合公报的首例,也令对美国亦步亦趋的日本更无所适从。

内外因素夹击 导致日本衰退

自从2010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被中国超越、失去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宝座后,作为美国在亚洲重要盟友的日本,在全球经济与政治能发挥的作用就逐渐减少,这主要是内部与外部因素所造成。内部因素为日本自身政府频繁更迭导致的动荡,以及经济的长期低迷,造成国势消退。从小泉纯一郎2006年卸任首相开始,日本首相几乎年年换代,直到 2012年安倍晋三二度任相后才稳定下来,并推出 安倍经济学 ,提高消费税、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和扩大支出,试图刺激内需以重振经济,但因为人口老化、贫富差距与对中小企业支持不足,使得成效不彰,日本的经济结构仍旧未改善。

至于外部因素,则是美国的衰退,中国、印度和韩国等国的崛起,都使日本原先的战略价值日趋稀释,国力走下坡的美国亦无法给予充分支持。在国际局势此消彼长的变动中,日本仍紧随美国的外交政策,未与邻国达成更广泛深入的和解,导致其相对孤立又缺乏弹性的结盟困境。

2012年日本因钓鱼岛国有化事件与中国大起摩擦,促使中国于2013年划立东海防空识别区作为反制。2015年日本和韩国达成赔偿慰安妇的协议,希冀此后不再因此事阻碍双方关系、以及拆除驻韩日本大使馆前的慰安妇少女铜像。但由于韩国民间反弹增高,随着文在寅于2017年当选韩国总统、并表达慰安妇协议存在重大缺陷后,这份协议已难以为续。日本对此声言不能接受,因而影响日韩关系。

直到
20185月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三方发表联合宣言,将在延宕许久的中日韩自贸区、《区域全面伙伴关系协议》(RCEP)等议题上加快谈判,日本与中韩的关系才有实质的突破,但日本在此中的作用并非规则的制定者,而是融入中国所主导的合作体系。

2018年5月,安倍晋三前往俄罗斯会晤普京,商谈北方四岛主权合约问题(图源:VCG)

至于对俄罗斯方面,尽管安倍晋三自2016年起,接连三年会晤俄国总统普京( Vladimir Spiridonovich Putin ),希望商讨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主权问题与缔结和约,但俄国始终不愿退让,仅愿意与日本共同开发北方四岛,致使日俄关系至今仍未有更大突破。

强化与美同盟 企图再振国力

日本面对己身实力的下降和对外关系僵局,试图以强化与美的经济与军事关系来弥补之──也就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TPP )以及 印太战略 的联盟。没想到特朗普( Donald Trump )就任美国总统后,奉行美国至上的单边主义,于2017年正式退出协议,使日本顿失靠山。接着更在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中遭到课征钢铝关税,至今尚未获得豁免。

印太战略 方面,日本是在2016年印度总理莫迪( Narendra Damodardas Modi )访日后,揭橥此一词汇,希冀建立日本、美国、印度与澳洲的联盟围堵中国,并数次与美国和澳洲共同于南海议题上发声,批评中国在南海岛礁的军事化,此强调自身在太平洋的战略价值。

然而,虽然围堵中国符合美国的利益,但随着莫迪于
20184月出访中国武汉,与习近平非正式会面后,中印关系逐渐好转, 印太战略 的完整不免出现缺角,使日本在亚洲孤掌难鸣。因此向美国靠拢不仅未 让日本再度伟大 ,连期望的盟友优惠也落空,更增加与邻国摩擦的风险,可谓得不偿失。

由于美国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以及对日本、韩国、欧盟等传统盟友的攻讦,日本过去在美国扶持下所扮演的地缘角色,其份量正逐渐缩减。再加上日本国力的衰落,更使日本在全球事务上能发挥的影响力愈来愈小,今(2018)年的特金会与七国集团峰会正是日本衰退的缩影。

2005年纽约艺术博览会上曾出现一幅名为《北京2008 》的油画,画中正在打麻将的4名女郎被认为是影射中、美、日、俄等国,4名女郎衣衫各有多寡,象征其国力与底线,其中一丝不挂、仅专注手上牌的女郎被解读为筹码最少的日本。如今,在国际事务中日本似乎仍自认握有纵横全局的筹码,但实际上牌桌似已未替日本保留参赛的席位。假如日本仍坚持着依赖美国来发展国力,未真正“ 脱美入世 ,那么恐怕日后连观赛的座次都难抢。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