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毁台湾民主效能的政治利益分配内战

+

A

-
2018-06-12 06:01:29

一开电视就看到壁垒分明的台湾两主要政党立法委员,在台湾立法院里双臂举起标语,形成两军对峙局面;如此的战场从未因为选举结束而止,而是从选举时的两党对峙一路衍生至各项政策与台湾社会争议上头。

这是民主台湾的日常。

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吴音宁,现正遭遇各方政治力量对她能力与操守的怀疑(图源:中央社)

民进党2016年赢得台立法院多数席次与总统选举,将行政、立法权全盘端走,也激化了两党对峙情势;先前多维新闻网《政治部落主义会否撕裂台湾社会》一文引述美国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法学教授虎妈蔡美儿(Amy Chua)提出的政治部落主义political tribalism),藉此论述解释当今台湾社会走向政治部落化,原先是盼望能调和各方不同利益的民主政体,但由于双方群体信任不足,于是台湾社会坠入蔡美儿所形容的政治部落主义态势。

理想上,台湾旺盛的社会动能应能藉由建设性的讨论,将公共政策以最佳的方案加施行。但现实中的台版政治部落主义的产生,却还是基于两边部落基于执政理念的差异,进行无甚交集的论述攻防战。从2018年初的台大校长遴选案,与其衍生、导致前教育部长吴茂昆下台的赴陆兼职、开会等问题,再到近日蓝绿白核心战场—褒贬台北农产运销公司现任总经理吴音宁的多项争议;台湾人恐怕看到的不是政治部落就事论事谈论那些核心问题,却将焦点置于部落自身的政治资源与利益分配。

就拿吴音宁陷入的争议来说,不论吴音宁是否吃了那碗“鱼翅”、给了谁以1.9万台币(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业务推广费”买下的残菜,或是被指控拿“业务推广费”买酒送民进党台北党部,这些事情目前看来多不涉违法,但必然对吴音宁的公众观感造成很大的伤害,更何况这些指控还伴随着她的外传年收入“250万台币”,经过台湾壁垒分明政治部落让争议越演越烈。

在野的国民党议员、议员拟参选人之所以提出这些控诉,除了监督市政外,但更因北农总经理是由民进党推派,所以国民党一定要反击,或在民进党中央执政不利之下,各种方式打击民进党均可提升自己的政治声望,于是“残菜”、“鱼翅”、“皇家礼炮”(指洋酒)纷纷出台,不论言论是真或假,也不管吴音宁是否为蔡英文的亲信;由于当初是由民进党时代的农委会副主委陈吉仲力挺吴音宁接下北农总经理一职,想也知道蓝营对吴音宁的负评,必然刺激到绿营的齐心反击。

只是绿营对吴音宁的辩护,改善吴音宁先前不擅与媒体应对的形象,却也凸显当今台湾民主的荒谬,将针对吴音宁花费方式的焦点转为哪一任北农总经理花得多,以及前总经理韩国瑜都有买酒,国民党岂敢质疑吴音宁如何运用“业务推广费”?这种思维并非对吴音宁厘清争议有很大的帮助,对北农治理、台湾政治与社会的互信上也一样,这论点直白来说就是典型的吃味口吻:为何国民党花那么多钱,为何民进党不行?或是为何民进党可以这样做,但国民党不行?

当两个政治部落你来我往,藉其对手作为来互相推卸责任,却只字未提争议的核心:畸形的北农体制;可想而知,对泛蓝政治部落来说,仅在意吴音宁快快下台,好让北农有机会派一位可与国民党合作的人;反之,民进党保护吴音宁,亦非出于高尚理由,仅是为了不让政党蒙上不当用人的阴影毕竟2018年可是台湾九合一选举年,当蔡政府已经难逃执政失利的既有印象,民进党岂能让北农事件演变成国民党年底选举的再一根救命稻草?

于是在牵涉到蓝绿两大政治部落的政治事件,可简要归纳为几个步骤,首先是蓝营控诉绿营,或是绿营控诉蓝营;然后如此的控诉必然演变为双方互相控诉对方:为何另一方都这样做,我不行?当民主社会的主流议题只剩下解决各政治部落间的利益分配,休怪民主低效能、民粹;毕竟要为此负责的是那些倡导各自政治部落利益的菁英。

撰写:譚英瑛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