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金会】国际大事偏爱花边 台湾恐陷恶性廻圈

+

A

-

特金会短短一天会期吸引全球3千多名媒体记者涌入新加坡,进行全方位的采访报导,显见其对全世界的深度影响力。而在新加坡的媒体中心里,更可清楚看到与会媒体中,亚洲脸孔约占半数以上,包括韩国、日本、中国大陆、泰国、越南、印度与马来西亚等。当然这一方面除了有地缘上的方便性,更可看到对亚洲国家来说,特金会可能对国际格局带来的改变,将对亚洲国家带来最大的影响。

在新加坡的新闻中心里,亚洲面孔较普遍,其中也不乏台湾媒体(多维记者:万敏婉/摄)

虽然会场上台湾媒体的身影也不少,多数却都往“花边新闻”的方向报导。如《多维TW》记者在现场就看到,当特朗普与金正恩正在进行双边集体会谈,并和金正恩妹妹金与正等人透过午宴交换意见时,台湾记者却以“特金会午宴品尝不了,只能看看媒体中心的餐盒”为主题,拍摄报导影片。或是台湾媒体记者在新加坡媒体中心内的餐厅,品尝各种餐点并将分享餐点口味,攸关国际格局的 “特金会”报导摇身一变成为“美食旅游节目”。

对于台湾媒体这种国际大事只看花边的倾向,资深驻美记者台湾东森电视国际采访处督导王祥龄坦言,这与台湾对国际事务的莫不关己心态有关。王祥龄分析指,台湾民众如此心态并非一朝一夕所成,且也并非台湾人天生就对国际大事缺乏兴趣,而是与台湾整体情势与所在大格局有所关联。

由于台湾身为岛屿,周围被海洋所隔绝,无法在陆地上与其他国家产生联系,在加上长期处在国际参与机会不足的情况下,在多种国际事务中都缺乏台湾与台湾人的身影,让台湾民众不容易对国际事务有切身参与感。而当今的台湾媒体生态,又因为电子与网路媒体的获利模式来自收视率或点击率,为了生存,媒体在国际大事发生时,只能更专注于寻求有趣、能够吸引眼球的花边议题,而非专注于国际事件以及事件的相关效应与后续影响分析。但如此一来,又相对喂养得观众更偏好花边新闻,对国际事件的理解与分析眼光相对难有所成长。

这种浅碟式的国际事件认知,对重要事件仅像沾酱油一般,听过一耳朵却转头就抛,让台湾在不关注国际的同时,也渐渐地被国际社会所遗忘。也因此,面对当今国际社会的剧烈变化,权力格局的转移,台湾只能一步步被边缘化,甚至逐渐失去自我的主导能力。

王祥龄指出此间台湾政府或许并非不想有所改变与调整,但施力不足。而其也悲观认为,在台湾媒体格局下,这种恶性循环所产生的国际事件相对漠不关心心态,即使在年轻一代恐怕也难有扭转。

由此可见,此恶性循环的重要根源与台湾国际空间的缺乏息息相关,然而当前民进党政府在意识形态与选票趋向上,难以脱离“亲美远中”的政策基调,这对改善此恶性廻圈不仅无益反而有害,使台湾更难脱离:民众对国际事务缺乏关注――国际社会不关注台湾――台湾在国际大格局下持续被迫接受影响的恶性循环,从而抹煞与虚耗的只是台湾的生存空间与经贸力量。

平心而论,国际大事件中的花边新闻并无原罪,然而若民众的目光焦点仅在花边新闻,而缺乏对国际社会与国际格局的宏观理解,甚至耽溺于政治人物所描绘的虚假国际形象,这种饮鸩止渴的方式无助于国家社会的发展,反而更容易让人民成为在温水中被煮的蛙。若欲跳出这恶性的廻圈,就从这场世纪特金会,多维度地探寻各种分析方向,仔细理解其对台湾东亚与世界所带来的影响开始吧。

撰写:萬敏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