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劳检防火墙 就是拉低劳权下限

+

A

-

6月11日有平面媒体报导,台工商团体对于劳动检查的不满和困扰,其列举了劳动检查的三大争议,包括了“匿名恶意检举”、“工时纪录无弹性”,以及“劳检素质待提升”。对此,台劳动部于11日也发了标题为“事业单位遵守劳动法于受检即毋须多虑”的澄清稿,表示事业单位如能落实《劳动基准法》(即《劳基法》),甚至是以优于《劳基法》的标准善待员工,应当不致发生劳工抱怨或申诉检举之困扰。

台湾的劳动检查是否真的如同工商团体所言“受到无理劳检的困扰”?事实上,只要从“劳检人力”、“劳检复查率”,以及“劳检处分率”都表现不佳的数据来看,就知道这样的说法究竟可信度有多高。因为依照现行的劳检覆盖率和成效都并不理想的情况下,对资方而言,根本难以有“打扰”的效果。

长年以来,台湾劳检人力不足一直是各种劳动法令难以落实的重要原因。台湾劳检员分为两类,第一类为负责《劳基法》相关的“劳动条件”,一类为负责《职业安全卫生法》相关的“职业安全”。根据2016年的统计,全台正式的劳检员法定员额为762名,其中”劳动条件”类的检查员法定员额为325人,但实际只有289人。

这不到300名的劳检员,所要面对的检查对象却是高达67万家事业单位,看守855万名劳工的劳动基准(适用《劳基法》之劳工数)。平均来说,1个劳检员要负责检查2,200家事业单位,换言之,如果要全面劳检一次所有事业单位,进行“无理的困扰”,至少得花上9年的时间。劳检人力不足,也是为什么台湾“复查率”和“覆盖率”向来低落的原因。

面对工商团体开始“带风向”的攻势,劳动检查这道防火墙,如果再被攻破,将让台湾劳工的劳动基准没有下限可言(图源:中央社)

进一步检视2016年全台各县市政府劳动条件检查执行统计结果,可知各地方劳动主管机关即便进入事业单位劳动检查,但获违法认定的处分率平均只有19%,认定违法,在实务并不一定会开罚,因此低处分率也意味着更低的开罚率。

此外,在劳工职业安全的部分,台监察院2017年对于劳动部的纠正案,即指出由于劳检人力的不足,台湾劳工的职业安全是严重缺乏保障。台湾的劳检人力和成效,一定程度地说明了,为何作为最低劳动基准的劳动条件和职业安全规定,在许多事业单位都形同具文,以及为何台湾职灾死亡千人率较高,且重大工安事件频传。

在劳资关系严重失衡,台社会学家谢国雄称之为“市场专制”的台湾劳动体制,透过政府在劳动法令和社会安全的介入,以保障劳工最低劳动保障标准,是让劳工免于被资本“剥削到底”的重要防火墙。劳动检查这道防火墙,如果再次被工商团体给拆除和攻破,将让台湾劳工的劳动基准没有下限可言。

面对工商团体开始“带风向”的攻势,现在劳动部的澄清稿是呈现坚守劳检的立场,不过在年底九合一选举后是否会在上意的压力下而转向,令人担忧。届时,难保出现这样的情形,即台行政院就以“劳检扰民”,为让事业单位都能遵守法令,而再次启动《劳基法》修法,以降低劳动基准来因应。在同样可谓“市场专制”的政治体制下,这并非不可能。毕竟谁是“人民”,什么是“民意”,对于执政者而言,在选前、选后是截然不同的。在投票前,劳工总是“心头最软的那一块”,但政权稳定后,劳工及其利益往往就成了“最软弱”而无须在意的那一块。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