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九合一选举蓝绿角力 暗藏派系世代之争

+

A

-

台湾政坛的蓝绿角力向来不缺舞台,原本暗藏在党内的派系及世代之争,也随着2018年底九合一地方选举在即浮出台面,过去马英九时代的太阳花学运,云起一波“世代对立”年轻人的政治觉醒是促成蔡英文当选2016台湾总统时的重要能量,也间接促成台湾蓝绿政党青年世代的觉醒。然而,民进党执政两年,蓝绿阵营中的“大老”仍坚守不退,青年力量持续不满,“世代对决”正在蓝绿之间同步上演。

国民党青壮派代表人物之一蒋万安(图源:多维记者/摄)

细数国民党资深派与中生代之间的矛盾,从台湾《劳动基准法》“一例一休”修法就可看出端倪。国民党青壮派以立法委员为主,力主在立法院攻防时与劳工团体站在一起,严厉批评修法方向是“修恶”, “蒋家第四代”蒋万安还因长达2小时以上的连续质询,就此一战成名,获得台湾网络乡民封为“站神”,反观代表国民党中央的智库却认为劳基法修法方向正确,未改国民党过去长期与“资本家”站在一起的形象,双方发生意见分歧。

再者,在军公教年金改革部分,对是否表态支持反军人年改团体“八百壮士”,国民党中央及国民党团内的资深立委主张全力抵制军人年改法案,但青壮派偏向具体提出可被接受的修法方向,不轻易站在多数民众改革的对立面,最后因“八百壮士”试图闯进立法院,冲撞记者、与警察肢体冲突,国民党形象大伤。

此外,包括对“同志”婚姻、县市长党内初选提名制度争议如何解决等等,国民党中央与以立委江启臣、蒋万安等人为首党内次级团体“透明新联线”也都颇有摩擦。

尤其是延宕多时的国民党内新竹县长提名人选争议,在国民党主席吴敦义主导下,国民党中常会以过去惯用手法,以“提名最有胜选可能”人选为由,在中常会中将新竹县长提名作业排除适用“协调不成采全民调决定”的党内初选办法规定,使得属于国民党立法院青壮派立委之一、具全民调优势的林为洲形同“被公然做掉”,重新唤回台湾民众对国民党“家父长式”威权形象,更加深国民党内青年世代对“掌权”的急迫感

面对在国民党内“有志难伸”处境,国民党内的青壮世代并未选择离开国民党,但也没有就此屈服。林为洲表明不退党,但将自办民调,争取代表国民党提名竞选新竹县长到最后一刻,成为让吴敦义及党中央感觉不舒服的存在;此外,国民党团的总召选举,代表青壮世代的江启臣以17票险胜对手费鸿泰的15票党选下届总召,但不管如何,青壮世代力求掌握,徐图改革,能否一新气象,撕掉国民党“老人政治”外在形象,仍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民进党籍新潮流派系郑文灿 现任桃园市长(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虽然相较国民党,民进党偏向给年轻人更多机会,但暗中存在的党内派系以及艰困选区中生代扶不上墙依旧是民进党难以摆平的内部课题

以民进党新北市长提名人选之争为例,两位前行政院长苏贞昌与游锡堃各拥势力形成对决,在蔡英文介入协调以“胜选”为考虑,通过征召提名苏贞昌,游锡堃转请支持者力挺苏贞昌,营造党内团结形象。

民进党的新北市长初选之争曝露两个问题,一是原先争取上位的党内中生代为何扶不上墙,还要苏贞昌、游锡堃等“千岁”征战沙场;二是民进党内“名亡实存”的派系,实际上已成为民进党内嫌隙来源,尤其是以赖清德、陈菊、苏贞昌、郑文灿为首,兵强马壮的“新潮流系”,更是民进党内各派系的“众矢之的”,蔡英文一方面需要倚赖“新潮流系”的支持,一方面又要负责平衡派系,在此前提下,民进党在花莲县长提名人选不提名原先最被看好、历练完整,属于“新系”的许传盛,改提名不具全国知名度,属于“游系” “正国会”的县议员刘晓玫参选。

民进党未能派出最佳人选参选花莲县长,这对花莲县民对“选贤与能”选举的期待也不尽公平。然而,放眼望去民进党在九合一选举的县市长提名人选上,更像是民进党内的派系之争,蔡英文虽然可以暂时平衡派系争议,但如何也无法化解派系之间的恩怨、纠葛。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让有才干有抱负的年轻人上位,一个政党或一间公司才能健康茁壮。眼见蓝绿年底县市长布局将直接影响2020总统大选,而选民之间也存在新旧世代分野界线,台湾投票人口,约1,912万票,40岁以下族群占有投票权人口超过1/3,这一大群将近7百多万忧心自己未来的年轻世代,会如何选择?当两大党还在为派系与世代互相争食,不如花心力倾听青年、以真诚赢得人心,才是胜选关键。

撰写:李旻薇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