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第三波新南向 走向亚洲离岛还是群岛

+

A

-

612日,在“特金会”的同一天,美国在台协会(AIT)新馆在内湖举行落成典礼,包括台湾总统蔡英文等重要台湾党政人士出席,但过去曾传得沸沸扬扬的美国白宫高阶官员身影却丝毫不见,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的进驻也几成泡影,AIT新馆落成新闻就在特金会的浓墨重彩掩盖下,淡淡落幕了。

如今朝鲜半岛核问题已“守得云开见月明”,而在背后以东道主身份促成峰会的新加坡,更验证了新加坡“地小国不小”的雄心壮志,从“辜汪会谈”、“习马会”,再到“特金会”,新加坡的国际政治影响力不限于亚洲,还把眼光太高至全球。

那对台湾而言,自然少不了有人会感叹为何新加坡能,台湾却不能?除了国际政治现实的考量,让台湾无法以“主权国家”的身态运筹外,重要的是无论是政治领导人或民间社会,仍受限於匮乏的国际观,持续迂回在找寻自身在国际的定位。

以台湾“新南向政策”为例,新南向政策虽号称不排除跟中国大陆“一带一路”倡议合作的可能性,但其推出背景正是为了减少对“单一市场”(中国大陆)的过度依赖,寻求“脱陆入海”,寻求在广阔的南海上的东南亚国家的机会。这无可避免引起大陆对台湾“去中国化”的质疑,因这也是台湾新南向政策避免使自身成为“大陆离岛”的意涵。

然而此际的国际政治现实却不利于台湾,从AIT新馆的落成见美方未如预期高度重视台湾,朝鲜半岛核问题的解决,也很快将台湾问题带上中美两权相争的议程,在无力于摆脱国际政治困境的枷锁下,台湾难免有担心被边缘化而成为“亚洲离岛”的忧虑。

随着台湾小学的东南亚语课程即将上路,未来台湾内部的“亚洲”元素将更多样化(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有鉴于此,为避免使台湾成为“亚洲离岛”,而讲求“以人为本”的新南向政策,就成了台湾官方寻求脱离此困境的解方,力促台湾成为”亚洲群岛”的一份子。

之所以将自身置身于“亚洲群岛”的概念,是因为对强调本土、主体性的台湾人而言,台澎金马承载了过于庞大的“中华民国”遗留,乃至于台湾受限在过于沉重的“大中国”视野,认为该去认识散落在周围海洋上的东南亚国家。而这过程的其中一论述,就是突出台湾与东南亚的历史渊源,这包括台湾原住民与东南亚各民族都同为南岛语系的“纽带”链接。

然而无论是推新南向政策,或推使台湾成为国际政治的目光,当今的台湾面临最大的困境是政治体制与经济实力。

回顾李登辉时期的首波南向政策,当时台湾的经济实力是堪称亚洲前段班,同时当时台湾仍未政权轮替,仍是威权体制。领导这威权政体的李登辉与其他亚洲新兴国家领袖,都同为当时有影响力的强人领袖,如马来西亚的马哈迪与新加坡的李光耀等。而在强人领袖间的“精英网络”下,当时李登辉可到新加坡打高尔夫球,马哈迪曾赴台秘方与多次派重要部长来台,均显现了当时台湾的政经影响力。

如今强人马哈迪又回归当首相,使沉寂一时的马国重新跃上国际新闻版面;而仍是威权体制的新加坡,仍可透过政治精英由上而下地推动国家在国际政治发挥影响力,而这当中也少不了新加坡自身在国际经济的影响力与领导人国际视野高度的因素。

反观台湾,2000年首次政党轮替后,虽然扁政府为避免台商过度西进,而也喊出第二波南向政策,但扁政府的“烽火外交”也影响了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因此第二波南向政策无疾而终。

今天台湾已三次的政党轮替,尽管蔡英文政府的外交政策不如扁政府激进,但在两岸实力的消长,以及自身实力的停滞的情况下,台湾政治领导人无论在内政或外交的推动上,都难以再发挥由上而下的影响力。台湾官方也明白这困境,因此这第三波南向政策,更强调由下而上的“以人为本”理念,期待台湾人民与新南向目标国家的“人与人交流”,达致命运共同体意识。

简而言之,当前的台湾,想要的定位是脱离大陆离岛,而在国际政治上,力图避免成为被边缘化的亚洲离岛,同时藉由新南向政策成为亚洲群岛之一。

现在的台湾无论是要避免自身在国际政治上被边缘化,或是推动南向政策,都被自身整体下滑的实力拖慢着;同时也和一般民主国家的社会一样,无论是一般民众或企业,多在商言商,不一定会响应政府的号召往外走。同时,在周期性的选举、政党意识形态的纠葛下,一般政策即使再美好的愿景,也会受制于选民有限的耐性。

因此无论台湾是要成为亚洲群岛的一份子,或纯粹避免被边缘化为世界的离岛,仍有赖于主政者的视野与意志,以及仍受蓝绿意识形态撕裂的社会,对这共同体的未来有何共识。

撰写:杜晋轩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