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蒂尔是东南亚的特朗普吗?

+

A

-

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这句话,在21世纪大概最能被贴切形容的人,大概是二度拜相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和其前副手安华了。

日前安华接受英国BBC采访时称,希望马国人民给马哈蒂尔一个机会,因为马哈蒂尔已改变了许多,包括对司法自由、媒体自由及经济政策的看法。玩味的是,这位在1998年被马哈蒂尔政治迫害入狱的前副首相、现公正党实权领袖的安华认为,过去的马哈蒂尔和美国总统特朗普非常相似。

光明面来看,马哈蒂尔与特朗普同有强调本国优先直言不讳的特质,黑暗面来看的话,独断排外种族主义,也确实是当年的马哈蒂尔与现在的特朗普的共同标签。而再往时间先后的顺序评断的话,或许称现在的特朗普像当年的马哈蒂尔更为贴切。

而就在620日,美方称特朗普可能会在11月于新加坡举行的第33届东盟峰会后,访问马来西亚。届时,马美两国各自的最高龄领导人能否会面,将受到关注。

孤而不独的老马

无可否认,被马国人民称为老马的马哈蒂尔,及特朗普的人格特质上都有自我为中心的特点,无论是内政或外交,都充斥着现实主义的思维,面对来自内外的挑战,其回击的手段带有马基雅维利式的风范。

马哈蒂尔的首访国家为日本,这对未来中国的“一带一路”在东南亚有何影响,备受各界瞩目(图源:Reuters)

不过马哈蒂尔和特朗普还是有不同之处,国家的综合实力决定了他们能把国家带到怎样的高度。如果说美国因为自身是强国,而“能孤且立”的话,那作为准中型国家,又极度依赖外资与出口的马来西亚,若真朝向孤立走,只会让自身“难以自立”,因此当年马哈蒂尔虽然推动发展中国家“不结盟运动”,但同时也积极推动东盟事务,透过多边外交与区域经济整合让国家“独而不孤”。

非典型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为实现其“美国再伟大”的宏愿,走的道路不但与加拿大、欧盟、日本等传统盟友的战略关系出现裂隙,还掀起贸易战。近年来随着特朗普宣布退出TPP、《巴黎气候协定》、《伊朗核协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HRC)等,其“退群”动作一再显示了特朗普的孤立主义思维。

而马哈蒂尔在选举前大力批判中资,在选后也旋即宣布要检讨中资在马国的大型东海岸铁路计划,以及退出与新加坡政府签订好的马新高铁项目协议,这种“退群”的动作也的确让人联想到特朗普的风格。马哈蒂尔的退群,除了与特朗普接近的“我国优先”思维外,马来西亚本身,是否真能承受相关涉中大型建设计划所需负担的债务,也是在务实角度上让马哈蒂尔必须重新考量相关大型建设计划的原因。

也因此马哈蒂尔在6月18日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见面时,表示对阿里巴巴会培训马国员工的承诺满意;而接受香港《南华早报》专访时,也再次强调不反中也不反一带一路,只是不满前朝政府未严格审核的中资项目。

在马哈蒂尔的“中资思维”里,中资来马投资房地产、基础建设、汽车产业不是他想要的。除了当中的国安因素与“国族情感”外,对已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危机的马国而言,确实马国更需要能促进产业升级的外资,因此马哈蒂尔才再宣布推动“向东学习”政策,鼓励处于产业链顶端的日本来投资,而对于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集团在马国打造的“数字自由贸易区”,马哈蒂尔也同样表示欢迎。

由此可见,与其给马哈蒂尔贴上亲中或反中的标签,“亲马来西亚”或许更为贴切。

特朗普访马能成吗?

如果特朗普成功在11月访问马来西亚,那他会是第三位访问马国的美国总统,前两位是1966年访马的约翰逊(Lyndon Johnson)和2014年访马的奥巴马(Barack Obama)。至于马哈蒂尔本人,则是在2002年到美国白宫访问小布什 (George W. Bush)。

若特朗普11月成功访问马国,将会是继“金特会”后2018年第二个访问的东盟国家(图源:新华社)

在马哈蒂尔首度拜相的22年间,曾以“反西方”的形象植于人心,他多次批评西方国家在民主人权方面的伪善,但实际上也依然和西方国家在经贸、国防上保持密切关系。如今马哈蒂尔的“新形象”是促成马国首次政权轮替、民主化的推手,至今仍有相当高的民望。因此特朗普能否成功访马,取决于马哈蒂尔的“世界观”是否和过往有太大的变化。

当年的马哈蒂尔反对西方世界强灌给亚洲的民主价值观,因此马哈蒂尔与李光耀都大力推崇“亚洲价值观”,被视为是“反西方”的第三世界代言人,同时也是伊斯兰世界重要国家领袖。当年的马哈蒂尔(或许现在依然如此)反“政治正确” 的这一点上,或许还是和特朗普有共通之处的。

对于是否有意与特朗普会面,马哈蒂尔至今未明确回应,反倒是在6月18日接见马云后亲自表示有意再访中,据《多维TW》掌握到的最新讯息,更指马哈蒂尔将在7月21至22日访中。但考量到半年多前,马哈蒂尔曾在2017年12月率众到驻马国的美国大使馆前抗议,对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表达不满。马哈蒂尔对中国大陆与美国的“亲疏远近”态度已可窥知一二。

马哈蒂尔二度拜相后至今,仍未对国际伊斯兰问题、美国等西方世界事务提出批评或重大看法,但从去年他率众抗议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由此可见伊斯兰宗教问题未来仍会是马国与西方国家较劲的场域之一。因此最终特朗普能否成功与马哈蒂尔会面,并就中东、伊斯兰课题进行对话,接下来的发展仍值得各界关注。

撰写:杜晋轩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