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起:两岸和解已无只剩对抗

+

A

-
2018-06-29 05:30:05

台湾媒体报道,日前“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接受法新社专访时表示,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制约“中国”。对此,马英九政府时期的前国安会秘书长苏起表示,蔡英文使用“中国”而非“中国大陆”,“一边一国”的概念已出,他谈到,拉拢全世界对抗大陆,等于走上国际,两岸和解没了,只剩下对抗。

苏起是“九二共识”名词的创造者,在国民党与共产党的互信基础之上,“九二共识”在两岸交流的历史上扮演了阶段性的角色。但是随着国民党的式微与其他政治势力的丑化,当下也面临极大的冲击与挑战。

苏起深谙两岸事务,他曾经有本著作叫《危险边缘──从两国论到一边一国》,写于李登辉发表“两国论”之始,而当时苏起正担任行政院大陆事务委员会主任委员。

1998年8月,李登辉成立'强化中华民国主权国家地位'小组,召集多位年轻法政学者参与研究。研究的主要方向是'中华民国主权如何与一个中国脱钩',报告于次年5月完成。这篇报告在前言中以历次修宪来论述中华民国自成一个主权国家的法理基础,并提出该如何实现维护台湾主权的整套计划,包括修宪、修法与废除国统纲领。

隔年,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李登辉说,“中华民国从1912年建立以来,一直都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又在1991年的修宪后,两岸关系定位在特殊的国与国关系,所以并没有再宣布台湾独立的必要。

“特殊国与国”的提出,招致中国大陆的强烈反对以及国际社会的普遍疑虑。而当时李登辉的对外解释是:“特殊国与国是为因应两岸对等谈判,强调中华民国主权,与台独本质不同”。甚至李登辉在1999年7月接见AIT主席卜睿哲时还重申反对台独的立场。

而当时陆委会主委苏起认为“两国论”是防卫性的宣示,并不是挑衅性的举措。他后来把“一个中国”解释为三段论,对于“一个中国,各自表示”,苏起认为“一个中国”是未来式,现阶段两岸的政治定位为“特殊国与国”。

李登辉当年在总统任内提出的“两国论”对两岸关系造成巨大的冲击与影响(图源:中央社)

平心而论,李登辉当时抛出的“特殊国与国”与陈水扁的“一边一国”或 “一中一台”或有不同,“两个中国”的论述强调“中华民国”的正统性以及与中国大陆的对等关系,甚至不排斥终极统一的愿景,但是当多数台湾民众开始认同中华民国的政治实体等同中华民国在台湾是一个区隔对岸的主权独立国家,无疑加剧了多数台湾人与中国大陆的疏离感。

李登辉的“两国论”提出后,联合报民调显示,超过半数民众对此支持,中国时报的民调也有四成民众认同李登辉的主张。由于台湾特殊的历史背景和复杂的两岸现实,当一个中国的认知已渐渐模糊,也为日后各种依附在“中华民国”下的台独主张提供了温床。而今日反对“一中一台”的苏起,彼时在陆委会主委任内所扮演的角色却是为李登辉的“两国论”背书。

苏起后来回忆:自“两国论”发表,台湾海峡两岸有了比康乃尔事件更空前的危机,让台海陷入了第一次的危险边缘,他本人担任陆委会主委,国家安全会议紧急会议把责任推给了陆委会,更让他在那之后一个月间深受其害。

事实证明,“两国论”触怒了北京与华府,让台湾承受无比的压力,虽然陈水扁在2000年总统就职时承诺四不一没有,保证在他任期之内,不会宣布台湾独立,不会更改中华民国国号,不会推动两国论入宪,不会推动改变现状的统独公投,也没有废除“国统纲领”与国统会的问题。但是随着2003年台友邦转向中国大陆,他提出的一边一国的主张,也让台湾险些再度步入台海战争的边缘。

时局多变 世事沧桑,在李登辉提出“两国论”二十年后,曾经幕后主导的蔡英文将“一中一台”跃然纸上,面对前车之鉴,或许曾经的见证者,此时也多了一份省思与警惕。

苏起如此,其他人呢?

 

撰写:郭茂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