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核养绿”公投 让民进党趁机解套

+

A

-
2018-06-29 06:27:04

2018九合一选举将在1124号举行,除了将投票选出县市长等地方公职、民意代表外,选民还将以公投决定多项议题。不过,在众多的公投提案中,有一个攸关台湾电力供应能否持续稳定的“以核养绿”公投提案,已进入“户籍查对”阶段,若最终能够成案,则不失为“2025非核家园”的解套之方。

蔡英文参与2012年总统大选时提出的“2025非核家园”写入法条(图源:中央社)

蔡英文政府执政两年,缺电问题浮出台面,尤其2017815日因为人为疏失导致大潭电厂暂停供电,竟然波及全台838万户在炎炎夏夜初尝“分区供电”之苦,也曝露了台湾能源供应体系之脆弱。

而其解决之道则是让岁修完成后的核能二厂二号机组恢复商转发电, 然而,在中长期电力供应上,出身环保团体的环保署副署长詹顺贵,在环评大会上支持通过“深澳火力发电厂”引发争议,民众担忧桃园、台北、新北、基隆及宜兰地区的空气质量将因「深澳火力电厂」运作恶化,赖清德为了护航政策,脱说出“干净的煤”等悖离事实的诳语,显得在能源政策上无计可施及急迫感。

然而,深究蔡英文政府同意让核二厂二号机“恢复运转”或是强力护航并不干净的“深澳燃煤火力发电厂”,莫不是因为《电业法》第95条第一项明订“核能发电设备应于2025年前停止运转”,等于是蔡英文政府头上难以脱掉的紧箍咒。

过去台湾的“反核四”运动在1980年萌芽,早于19869月民进党正式成立以前,且最初在最早立法院倡议反对兴建者即为“党外”立委余陈月瑛等人,从最初的“反核四”到之后与社运团体发起的“反核能”运动,民进党与“反核”势力的结合,除了历史因素,还有政治现实,而利用舆论关注产生政治影响力,进而扩大民进党政治版图,则是不争的事实,“反核”在台湾从来就是政治议题,而不是单纯的经济或能源议题。

台湾的反核运动吵了1/3个世纪,始终围绕着“核四”打转。自19805月提出兴建计划以来,期间历1次暂缓兴建、1次停建以及多次民间自发性的“反核大游行”,尤其是2001224日那次大游行,更一举号召3万多人参与,喊出“核四公投,人民作主”口号更是震撼人心。

“核四”之所以成为反核目标,有很大原因在于兴建过程中的政治角力造成它盖盖停停,加上反核团体“核四是不安全的拼装货”让民众戒慎恐惧,2011311 日因东日本大地震引发海啸造成的“福岛核灾”,则成为压垮核四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决定将核四封存,并同意逐步迈向“非核家园”。

民进党在2016年总统副总统及立委选举取得全面执政优势,更进一步修改《电业法》,将蔡英文参与2012年总统大选时提出的“2025非核家园”写入法条。

过去反核声浪高涨,如今随着世界趋势逐渐下降(图源:中央社)

过去《台湾指标民调公司》于20133月发布一份有关民众对“核四”以及“核能”态度的民意调查报告,报告指出有高达58%受调查民众赞成停建“核四”,直到20184月《远见杂志》针对“核四”、“核电”态度进行民意调查,54.7%受访群众同意“重启核四”、57.9%受访民众支持“核电”,若以年龄族群区分,1829岁族群支持“核电”的比例更高达70.5%

从以上民调数据来看,过去马英九当时决定“停建核四”是不得不然的选择,而他决定以“封存”替代“终结”,则显现了承担。在历经“815大停电”、“深澳电厂环差报告过关”以及日益恶化的空气质量及减压供电的生活日常之后,民意有了新的变化,也该是时候再次面对“核能”议题。

为何是2025年?根据蔡英文2011年在脸书(FACEBOOK)说明,因为2025年是“核能三厂”的除役时间,必须从现在开始致力改变电力结构,在核能电厂除役前摆脱核能依赖,不客气的说,这是典型不考虑现实的“口号”。

看看发生“福岛核灾”的日本,虽然一度朝“零核电”方向前进,但考虑到现实问题,日本政府自2013年起就陆续让无核安顾虑的核电机组陆续恢复运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更在20163月在福岛核灾5周年纪念仪式上发表:「我国资源贫乏,在考虑增进经济发展,以及变迁问题时,不能没有核电确保能源供应稳定」。

台湾的处境相比于日本如何?诚然,民进党虽已经同意核二厂二号机恢复运转,却无法改口承认“核电”对仍在发展“绿电”中的台湾,是相对稳定且没有增加碳排放及造成空气质量恶化的选项。

核四公投曾是反核团体的长期主张,然而,仍有许多民众对核四有安全疑虑却是不争的事实。“以核养绿”公投并未触及“核四”是否重启的敏感议题,却是解除“2025年”即将到来的“非核家园”炸弹引信的一个契机,并提供台湾人民正面检讨能源策政的机会。

撰写:李旻薇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