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威权铜像 台湾真能对蒋介石功过并陈?

+

A

-

近年台湾兴起“转型正义”风潮,欲对过去台湾在威权统治时期的历史论述、国民党的“不当党产”等议题做出全盘性的检视,便衍生出对蒋介石铜像泼漆、砍头的社会事件。借助这股社会氛围,台湾政治大学的学生社团“野火阵线”,打出“迁移两座铜像、决定政大价值”的口号,于政大图书馆举办“蒋介石功过并陈纪念展”,声称“必须将蒋介石及其带来的威权业障一并好好的送走”。

台政大学生社团“野火阵线”于图书馆举办“蒋介石功过并陈纪念展”,现场布置“一寸山河一寸血、数万台人数万冤”对联(多维记者:许陈品/摄)

《左传》有云:“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立德、立功、立言,被世人称为“三不朽”,成为中国传统知识分子所要追求的终极目标。不论是秦始皇一统中国后东巡泰山的刻石,明代帝陵的神功圣德碑,以及清乾隆年间福康安平定林爽文事件后所立的九尊赑屃驮碑(现存于台湾台南市赤崁楼),无不是在使后人铭记前人的功业,现留存在台湾各地的蒋介石铜像,在设立之初就有着相同的功能。

蒋介石于197545日逝世,同年8月,台湾政府特别订定《塑建总统蒋公铜像注意事项》,当中除了规定台座高度(不得低于2米)与铜像的高度(不得低于1.7米),且铜像的神貌必须充分显示“蒋公慈祥、雍容之神貌,并含蕴大仁、大智、大勇、坚毅、乐观之革命精神,与至诚、博爱、愉快、生动之神情”;其神态“应采用自然立姿、神态挺拔、舒适、栩栩如生”;服装规定为“中山装”。至于在机关、学校的室内外铜像,“可采用坐姿或半身像,半身像之高度,应塑至上装第三颗钮扣处”。军事机关、部队学校则可采用戎装,并佩带勋章。

作为台湾政治大学首任校长的蒋介石,政大校方在蒋过世后为了感念其发动国民革命军北伐以扫除军阀、形式上统一全中国;设立中央党务学校(政大前身)为国育才,以及领导中国人民在抗日战争中获得胜利等功勋,便在校园中设立铜像以资师生纪念。政大校园中现存两尊蒋介石铜像,一尊位于中正图书馆内(坐姿)设立于1977年,迄今已有41年头;另一尊位于户外(骑马戎装),是在政大建60周年(1987年)校庆活动所设立,至今也有31,已成为长久以来政大师生的集体记忆之一。

2017年,台湾立法院三读通过《促进转型正义条例》(简称促转条例),其第五条第一项称:“为确立自由民主宪政秩序,否定威权统治之合法性及记取侵害人权事件之历史教训,出现于公共建筑或场所之纪念或缅怀威权统治者之象征,应予移除、改名,或以其他方式处置之。”被定位成“威权象征”、遍布全台的蒋介石铜像,部分人士早欲除之而后快,也从此有了法源依据,此风随即席卷了全台各高校,如今政大“野火阵线”举办的“蒋介石功过并陈纪念展”正是最好的印证。

“蒋介石功过并陈纪念展”中的超渡用纸莲花,上面写着“蒋介石和他带领的国民党/加害体系遗留在台湾的业障”(多维记者:许陈品/摄)

“野火阵线”在展览现场用问答、“揭秘”形式在广告牌呈现,先是叙述诸如蒋以六十万大军浴血奋战,八二三炮战、古宁头战役的发生,“避免台湾沦落到被共产党统治”等“保卫台湾、免于赤化”的作为;底下却解释,这是由于中共能力不足、美国介入、台湾共产势力的疲弱等因素,才使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难以被撼动、颠覆。结论是:“将台湾免于赤化全然归功于蒋介石,是对国际局势与历史的忽视,更是个刻意将蒋介石造神化,美化他的施政。”

然而,历史解释从来不是建立在单一因果关系上所能诠释的。中共渡海作战能力不足是事实;美国介入稳定了台海局势,同时避免蒋借朝鲜战争爆发反攻大陆是事实;中华民国政府迁台之后,严厉打击共产主义等左翼势力也是事实,但上述论据都只是历史事实的一部分,均无法否定蒋在保卫民族复兴基地时做的努力,彼此并不互斥。如果“野火阵线”认为台湾的历史叙事是“将台湾免于赤化全然归功于蒋介石”,那就更应该提供充足的论据,指出究竟是政府的文宣、教科书的描述出处,抑或是学者的著作有上述观点,否则也难免沦为以偏概全式的指控。

“大中至正”纸莲花,上面写着“两蒋威权遗毒”、“和解共生”等字样(多维记者:许陈品/摄)

政大经过了八次校务会议、三次公听会,以及校园内无数次的对话与讨论,终于在20181的第195次校务会议后决定搬迁图书馆中的蒋介石铜像,并将于78期间完成迁移。不过,迁移铜像真的就可以消除人心中的政治恐惧吗?换个角度想,两蒋过世距今都已30年以上,现在还有多少台湾人见到蒋介石、蒋经国铜像会心生恐惧?如果不会,那清除铜像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20183月,已故马克思主义革命家罗莎卢森堡(Rosa Luxemburg),在她出生地波兰扎莫希奇市Zamość的牌匾,遭到卢布林Lublin)省政府拆除,连同100多个与工人领袖、工人斗争和红军解放纳粹占领区有关的街道名称、牌匾和纪念碑一同被清除,只因为它们“与民主不兼容”。510日,中国大陆赠送给德国特里尔(Trier)、纪念马克思(Karl Marx)诞辰200周年的铜像,遭到不明人士纵火破坏可见以牌匾、铜像作为历史人物的纪念方式,在波兰和德国同样都会引起不小的争议与破坏,台湾并不是特例。如果在台湾政大的展览真能做到“功过并陈”般名副其实、平衡说法,也许才能真的让政大师生好好反思历史,理性地去推倒人们心中的那座铜像。

撰写:許陳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